第一节 对大统一社会的整体设想

  毋庸置疑,提出并建立大统一社会的初衷只是为了人类的整体生存,但是,我们仅仅着眼于将大统一社会建立起来,并以此保证实施全球范围内严格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从而保证人类因此避免灭绝,这只是实现了我们意欲实现的第一个目标。人类的理想远不止是简单的生存,作为一种智慧生物和文明生物,人类有诸多的价值需求,如我们还有幸福的需求、快乐的需求、享受的需求等等,人类所打造的社会制度理应要为自己的一切价值需求服务,使自己的价值实现达到最大化。

  那么,大统一社会作为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其所开创的是人类历史的先河,在这之前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借鉴,这不仅预示了要建立这一全新的社会制度我们必将会面临许多的难题,同时又提示了我们,在一张白纸上可以画出最美的图画。既然我们没有沉重的历史包袱,便可以轻装上阵,按照最理想的方式将大统一社会设计并打造成一个最符合人类理想的社会。

第一节对大统一社会的整体设想

  以今天来看,大统一社会应该是人类社会的最终社会形态,因为只有大统一社会才能够做到全人类真正实现统一行动的目标,并一致实行对科学技术的限制,从而避免人类走向灭绝。之所以得出这一结论,是在现今我们的智慧能够达到的境界范围之内,还不可能破解科学技术发展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的难题。因为至今为止,人类的进化水平还没有达到完全理智地开发和利用科学技术的高度,如果随着进化的深入,人类的智慧以及理智程度完全可以使自己能够严格地做到对科学技术理性地开发和运用,当真会有那么一天时,本书的所有结论都将是过时的。虽然我们真诚地希望这一天会到来,但是,这是一个涉及生物进化的问题,仅就生物进化的时间规律而言,没有数万年以上便连最基本的进化时间长度都达不到,更谈不上是否会有这种进化的结果了。

  我们对大统一社会的一切方面的思考与设计都立足于这样一个基本出发点,即不仅要把大统一社会建成一个可以拯救人类于灭绝的社会,还要把大统一社会建成一个符合人类理想的社会。

  然而,大统一社会却亿万年的长久,它不仅超过人类有文字记录以来的时段,也要超过人类有考证以来的时段。在如此漫长的历史中,我们甚至不能肯定未来的人类是否与今天的人类一样,因为人类也在进化之中。任何人的智慧都不可能对如此长的未来的一切问题都进行准确的判断和预测,甚至大多数的问题要作出稍长一些的评估都是极其困难的。

  因此,这里对大统一社会的所有的研究,不论是方法、过程还是结论,都只是立足于今天的视野,并依据今天普遍认同的方法体系与价值体系所产生的,而且所形成的结论仅仅只是框架式的设想。随着人类与人类社会的各种条件发生变化,无疑所有的内容都会有过时的一天。

  一、全新的非竞争社会

  由于我们不仅要把大统一社会建设成一个能够拯救人类于灭绝的社会,同时还要把大统一社会建设成一个符合人类理想的社会,因此,首先就应搞清楚怎样的社会才是符合人类理想的社会?

  这里认为,一个社会制度符合“最大价值原则”的社会,便是符合人类理想原则的社会,也可简称为理想社会。这一点告诉我们,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一个能够保障最大可能多数的人获得最大可能多的价值实现的社会,便可堪称是一个理想社会。

  由于在人类所有的价值中,生存的价值排位第一,幸福的价值排位第二,其他价值排居其次,而在生存价值与幸福价值中,人类的整体生存与整体幸福又尤其的重要,特别是人类的整体生存是决定人类一切价值的前提,因此,要设计一个理想的社会,首先便应该从人类的整体生存问题入手进行深入的研究,同时还应重点考虑人类的整体幸福问题。

  之所以人类社会应由国家社会转变为大统一社会,正是出于对人类整体生存问题考量后的结论,因为不实行这样的转变,人类就有可能很快走向灭绝。这其中的最主要原因则是,国家社会多个国家并存状态必然导致国家之间的竞争,这种竞争又必然导致科学技术飞速发展,而且不可能控制,人类整体生存的威胁正是源于因自己所调动的科学技术的力量。

  国家为了保障自己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会想方设法使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都处于竞争的氛围中,如国家要调动企业的竞争热情,使企业能够提高劳动生产率,且不断出新产品;国家要调动学校的竞争热情,使学校尽可能好地培养出符合竞争要求的人才,且多出科研成果;国家要调动全社会每一个人的竞争热情,从而使每一个国民都能够为了国家的利益不顾一切地冲锋陷阵……由于每个国家都在如此动作,于是,整个人类社会便都形成了一种竞争的氛围,因此,今天的人类社会是一种竞争的社会。

  竞争社会不仅会导致人类的整体生存受到威胁,而且,还必然会导致人类的群体生存、个体生存以及幸福的价值都受到威胁。例如,从整个人类历史看,战争这一对人类群体生存形成最大威胁的因素,其主要的导致原因便是国家的竞争、民族的竞争以及宗教的竞争,由于这些竞争必然产生对抗,于是便爆发了战争;又如,对人类个体生存构成最大威胁的恶性社会犯罪,也主要是因为国家、民族与宗教之间竞争与对抗的结果,同时也还主要取决于在全社会整体的竞争环境下,人与人之间自然会产生竞争与对抗的原因。

  这里还要重点阐述竞争社会对于人类幸福价值的影响。今天的历史学家普遍都认为,古人比今人幸福,甚至旧石器时代晚期刚走出山洞的人们也要比今人幸福,因为,那时的人们其欲望更容易得到满足,也有足够的时间可供娱乐。

  但是,今天社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知识已形成爆炸式增长,人们苦读多年还要不断更新知识,否则便会被淘汰;在竞争的大环境中,全社会都形成了不停地攀比的风气,人们比学历、比财富、比社会地位,由于这种攀比永无止境,逼迫着每一个人都得拼命地向前冲刺、冲刺、再冲刺,一生很苦很累却还是不会满足,最后留下许多的遗憾走完疲惫的人生;同时,由于竞争社会战争与恶性犯罪频繁发生,人们必须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必须承受因战争与犯罪导致的各种损失与不便,且安全感严重缺乏。因此,竞争社会很难为人类带来幸福。

  就人类整体而言,竞争对于人类价值实现的危害是多方面的,最典型的是,由于竞争直接导致各个群体与个体其生存与幸福都面临威胁与挑战,当需要各个群体和个体去处理涉及人类全局利益、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的事务时,便很难理性与冷静地进行处置。

  例如:国家作为人类社会的最高权力体,其国家之间的竞争不可能被任何力量所约束,因此这种竞争便常常会以战争的方式作为最终的解决手段。这就说明,竞争的失败者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亡国灭种这样的灾难,面对如此巨大的灾难,由于科学技术是国家实力竞争的最好的着力点,因此,谁也都不可能放弃对科学技术发展的追求而顾全人类的利益,即使科学技术导致人类的灭绝也在所不惜,因为人类的整体生存是大家的事,且只会发生在未来,而国家的生存则属于自己的事,且会发生在眼前。于是,科学技术的发展便形成了今天这种爆炸式增长的势头,而无法约束。

  同样由于上述原因,要各国理性地处理好资源问题、环境问题、人口问题、贫困问题等等一系列涉及人类社会全局、长远与根本利益的问题都是极其困难的。道理很简单,身处于激烈的国际竞争环境,面临着自身的生存与幸福随时都有可能受到危及,谁都难以兼顾子孙后代的利益去控制不可再生资源的开采,谁都难以真正不顾现时发展而投巨资用于环境保护与控制,谁都不可能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控制人口的增长,谁都不可能真心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援助和扶植贫困国家和弱势群体。

  综上所述,由于人类是地球生物史上唯一的智慧生物和文明生物,人类的命运与人类社会的发展不应与任何别的物种简单类比,人类的极其强大使得人类不可能有任何的竞争对手,而且一般的自然力量也不可能危及人类的生存与幸福,这就使得人类的主要敌人便是自己。作为一个物种而言,这就是说种内竞争是人类的主要威胁,它不仅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同时也威胁着人类的幸福和其他价值的实现。因此,要使人类的价值得到最大限度地全面实现,就必须要淡化这样的种内竞争。

  而我们今天的人类社会不仅不是一个淡化竞争的社会,相反却是一个强化竞争的社会。尤其可怕的是,正是人类社会的最高权力体国家最热衷于这种竞争,也正是各个国家利用着自己独一无二强大的权力优势与调动资源的优势,引领与强化着这种竞争,从而把人类的种内竞争推高到极致,使得人类社会呈现出的最大特点便是竞争社会。

  要充分地保证人类各项价值的全面实现,使全人类能够获得最大限度的生存安全和最大限度的幸福感受,必须脱离现时这样的竞争状态,将人类社会由一个竞争社会转变为一个全新的非竞争社会,使全人类在一个平和、安详的环境下尽享生命的安全与心灵的幸福。

  需要说明的是,永恒的争斗性是人类的固有本质,只要有人群的地方便难免有竞争,这里强调的非竞争社会不是说绝对没有竞争,这样的社会是不可能形成的,它只是说要将这种竞争弱化到极低的程度。

  那么,人类历史上是有过非竞争社会状态的,在原始的采集迁徙社会,广袤的土地,极少的人群,土地并不是财富,并不值得人们为此争斗,各群体相互隔绝,不仅群体之间不会产生竞争,而且许多群体的内部也是非常平和,少有竞争的。

  当然,要把大统一社会打造成一个非竞争社会,其前提条件早已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同时,我们也绝不会甘愿回到那种原始、落后、非文明的非竞争环境中间去。

  今天,人类的规模已经变得十分巨大,各种交通与通信手段已经将全人类凝聚于一个小小的地球村,人类的文明水平已经达到相当高的程度,人们的思想认识能力早就远超古人……在此基础之上建立的全球性的非竞争社会,与原始的采集迁徙阶段的非竞争社会将会有巨大的不同,例如,远古的非竞争社会是自然形成的,而未来的非竞争社会则是通过理性与科学设计的结果;远古的非竞争社会是低生活水平、低生产效率、低文明程度、小规模的,而未来的非竞争社会则是高生活水平、高生产效率、高文明程度、大规模的……因此,未来的非竞争社会是一种全新的非竞争社会,这样的非竞争社会将能够为人类带来普遍的幸福与快乐,是一个十分令人憧憬与向往的社会。

  二、建立非竞争社会的可能性

  上世纪70年代,在菲律宾、新几内亚和美洲等地,发现了一些与世隔绝的部落,这些部落各自的争斗特性其表现天壤之别。如1971年在菲律宾发现了由27人组成的塔萨代人,他们是以采集为生的与世隔绝的部落,当人们发现他们时,这个部落表现的特征是他们几乎完全没有争斗的特性,不仅没有武器、战争、愤怒和敌意这类名词,在与外界接触后,他们了解到了如大刀、长矛、弓箭等各种工具和武器,但他们只对大刀这类在日常生活与生产中能发挥作用的工具感兴趣,而对长矛、弓箭这类武器则采取了完全拒绝的态度。他们将采集到的各种食物公平地分配给部落每一个人,很少发生纷争。

  而在美洲,所发现的印第安人的霍皮人部落和祖尼人部落也是如此,他们无意争斗,心态平和,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许多世纪。

  然而,与之对应的则是,有些部落竞争意识与攻击性却极强,如在新几内亚发现的芬图人部落,他们由30人组成,个个都凶猛好斗,爱好打仗和格斗。而类似的部落还有美洲印第安人的科曼奇人部落和阿帕切人部落,这些部落都热衷于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战士。

  这一切都说明,人类的争斗特性有着很强的可塑性,并非只能形成今天这样的高度竞争的社会。在各自隔绝的群体,因许多的偶然、历史的延续以及群体首领的价值取向,导致了一些群体是非竞争性的,而另一些群体则是竞争性的。这说明一个社会是否是竞争的社会,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取决于这个社会的社会制度,这里所说的社会制度是指广义的制度,如从一个小的部落群体而言,大家共同的约定,历史延续下来的规则,以及部落首领的要求等等,都属于社会制度的范畴;而从一个大的社会而言,如今天的国家,社会制度包含的内容便会更多,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社会等各方面的政策、体制、要求、措施等等,这些都属于社会制度的范畴。

  彼此隔绝的各群体,因历史的延续和种种必然和偶然的原因,这些群体既有可能形成竞争性群体,也有可能形成非竞争性群体。但是,不论他们是否是竞争性群体,哪怕在许多的群体中只有一个是竞争性的,其他所有的都是非竞争性的,但只要这些群体产生接触,便很快都会演变为竞争群体。因为,竞争群体都具有争斗的特性,他们会不断地攻击其他群体,如果那些非竞争群体在遭受攻击时还是仍然保持非竞争的特性,便必然会遭受杀戮与抢劫,人类的本能决定了他们必然会反抗,在思考自卫的同时,也会思考怎样去攻击对方和其他的群体,因此便自然地演变成了竞争的群体。

  人类社会整体由非竞争社会演变为竞争社会正是因上述原因所致。当人类社会形态由采集迁徙阶段进入村落、部落阶段后,人类的各个群体不仅定居了下来,而且各个村落和部落的剩余财富已经增多,相互的接触和交往也明显增多,那么,这些村落和部落源于原始的各采集群体,它们有的具有竞争性,有的则是具有非竞争性,正是那些具有竞争性的村落与部落不断地攻击与影响那些非竞争性的村落与部落,最终导致了全社会都形成了竞争的氛围,于是,大规模的竞争社会便产生了。

  当人类社会进入到国家社会阶段后,同样延续了上述特点,因此国家社会也必然是竞争的社会。即:正是因为多个国家并存于世界,其中必然会有具有竞争特性的国家的存在,由于这些国家会不断地攻击和影响其他非竞争性的国家,这就无疑会导致国家社会一定是一个竞争的社会。

  当然,即使同处于国家社会,不同的国家,甚至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与不同群体,其竞争的意识与竞争的氛围也存在较大的差别。一些国家推行的社会制度更偏重鼓励竞争、创新和冒险,于是,这些国家的整体竞争氛围便更浓;一些国家推行的社会制度在鼓励竞争、创新与冒险的同时,还强调了社会的和谐与友好,这些国家的竞争氛围便弱一些。

  例如东南亚国家老挝和处于喜马拉雅山脉的不丹,由于它们是内陆小国,受外界干扰较小,加之都推行佛教信仰,因此其民风非常淳朴,人们的心态也较为平和,竞争氛围相对便较弱。

  从每个国家的情况看,我们会发现,城市的竞争氛围普遍强于农村。这是因为任何国家的城市都是处于竞争的旋涡中心,这样的竞争氛围导致了人们的心理压力偏大,人与人之间关系冷漠,幸福感普遍偏低;相反,由于农村远离竞争的中心,而且历史延续下来的习惯与风俗保留得较好,因此,竞争氛围便普遍偏弱,在这样的氛围中,人们的心理压力普遍偏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普遍较亲近,幸福感则普遍较高。

  但不论怎样,国家社会的高度竞争氛围毫无疑问是普遍存在的,这种竞争氛围的主要导致原因是作为最高权力体的国家之间相互竞争与对抗的结果。大统一社会的情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它意味着人类社会的最高权力体是唯一的,大统一社会虽然历史地延续了国家阶段竞争社会的特征,但是,由于世界政权有着独一无二的权威与力量,其唯一性使得它将失去任何平等的竞争者,这种最高权力体的竞争对象的消失,为把人类社会打造成一个非竞争的社会创造了最主要的条件。

  我们知道,一个社会是否是非竞争社会,取决于这个社会的社会制度,那么,谁是大统一社会的社会制度的策划者、推动者和把握者?毋庸置疑,它必定是统一的世界政权。而世界政权的唯一性便使得人类社会将能够形成一个统一一致的社会制度,在没有了多个最高权力体并存的局面之后,大统一社会完全可以将人类社会设计并打造成一个非竞争的社会,且由于这个非竞争社会又是唯一的,再不可能有任何别的竞争社会来干扰和影响它,这便使得大统一社会的非竞争特点将可以长期延续,而不会中途夭折。

  为建设一个非竞争的社会,世界政权有能力动员自己所有的政权机器为此服务,并为此设计和推行一系列的制度措施,如推崇一种非竞争的道德价值观,尤其是与之相适应的幸福观;实行统一的民族、宗教包容与融合政策;推崇一整套非竞争性的生活方式;打造一个平和、友好的社会氛围;以及创造一个均富的、有着相当的福利保障的和充分体现人权的社会等等。随着这些制度措施的不断落实,一个非竞争的社会必然会就此建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