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读者李纲2009年4月12日来信及回复

(按:这是香港读者于2009年4月12日给我发的邮件并附的信,以及我的回信。)

胡家奇先生:

    距离我起草这封信半年过去了,金融危机仍在弥漫,扩大,但没有经济学家,政冶家提出类似问题,即文明更替,市场失灵,科技创造过剩。特别是第三点.我以为该向你讨教了。我不一定准确,但肯定不会幼稚。

                                                                                         李.香港,4,12.

附信

胡家奇先生:

    拜读“论人类灭绝”,震撼之余,亦为你的论点增加视野.这对200年至500年人类最终灭绝是一种事实支持。

    当前的全球金融海嘨,蒸发的财富巳经天量,但这仅为开始.此次灾难的无数原因中,有一个至今无人披露的原因:就是科学技术在21世纪创造的市场财富,超过劳动者与投资者创造的市场财富近百倍,这种”第三者行为”由于无法分配,而不能进入社会造福人类.它阻挠市场再生产,导致从市场到市场的疯狂金融放大,刺激实物产能放量增长,地球生态破坏尽殆.一切监管,理性,良知,国家,民族,在这轮疯狂的科学创富巨魔中,不但渺小与无能,而且助虐为衬,极尽贪婪,自私,愚昧之能事。

    就以互联网普及的短短十年内,人类对时间与空间的掌控,对自由与全球经济的成夲压缩,巳超越了工业时代之极致.进入了一种直接经济的信息时代.信息配置取代资源配置,信心经济取代了商品经济.劳动过程不但短暂瞬间,而且大多数体力劳动者与金钱投资者都迅速边缘化,成为科学财富的鄙弃者与被玩弄者。

    如巴菲特,比尔,盖次.索罗斯,等等,他们的科学创富的源头与获益者,但即使他们,也被变异的科学创富能力,与不能释放能量而拼发出来的惊天动地破坏力震摄,大喊”百年一遇”。

    以上是最简单陈述,其内涵之丰富,与你“论人类灭绝”书一样.不过题目是:“论人类市场灭绝”。你所担心的事巳经发生。不过,之前预演结果是:人类选择了”消灭市场,文明倒退”方式,最后安静地生活在这个星球.这种经济暂且名为”生态经济”吧。

    只是,这种不同于工业文明间接经济的生态文明直接经济,它养活不了地球目前65亿人口.这是资本为追求利润而生产出来的人口,它与石油,煤炭,钢铁,生产与消费的规模是均衡的.工业文明一旦结束,资本的形态也就结束.人口与产能必须消灭.现在,这场金融海嘨的直接后果应该就是这两个消灭.首先从资夲家开始,一直到芸芸众生的杀戮.

    资本与工业时代能甘愿退出人类历史舞台吗?还有潮水一样的人口,每年出生的8000万新生命?

    一场场战争,瘟疫应该开始了。为油,为水,还是籍口为了什么?

顺致,敬意.

                                                                                          李纲.香港.10,20

                                      (我于2009年4月20日的回信)

李纲先生:

    你好!感谢你的来信,关于你提出的问题我是这样思考的:

    我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出现了整体的方向性错误,工业革命初全球人口才7亿,仅200多年,而今人口已接近70亿,十倍的人口消耗和十倍的人口污染,就有了不可再生资源普遍面临枯竭的问题,以及难以逆转的环境问题。更让人担忧的是,科学技术支持下的持续经济增长,导致今天一个人的消耗是200多年前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这就告诉我们,在10倍的人口基础上还要乘上几十倍甚至上百倍,那就是几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消耗以及相应的污染,简单思考都可以想到,地球终将不可能长期维持人类的生存。关于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一个涉及多方面的问题,我在香港有一本书名为《拯救人类(精选本)》,该书的下半部分有我较详细的思考与分析。这里仅简单说几点:

    1、经济像今天这样的持续增长何时是头呢?社会的发展不等于经济的增长,经济只有平稳延续才是人类可能长期生存的条件。

    2、全球人口必须降至地球的可再生资源能够维持其生存才能够使人类这一物种在地球上长期延续下去,这就告诉我们全球人口不能高于10亿,最好在5亿左右才行。

    3、要实现上述想法今天的社会做不到,只能人类实现大统一。因为今天是国家社会,国家之间的对抗与竞争使得各国都在单独算帐,都在非理性发展。只有大统一的世界政权才有可能真正立足于全人类的利益理性地考虑并处理全人类的根本性问题。

    由于事务太忙,只能简短回复,见谅!

                                                                                             胡家奇

                                                                                          2009年4月20日

 

                                     (读者2009年4月21日的再回信)

胡家奇先生:

    很感激你百忙中回函。我是做产业投资基金研究员.我是从经济的角度看待今天可怕的过剩,它在摧毁整个市场体制.而社会的,科学的现状,我其实并不清楚,所以,象拜读你的书一样,我亦会细读你的来邮。

    何时能实现大一统全球攻府?夲次中美准共冶,是否初现端倪?

    有机会再拜读你其他大作。

                                                                                               李纲.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