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原创)科学技术不都是中性的
(原创)科学技术不都是中性的

\

  在香港与一位知名媒体的总编又谈到我的观点,边吃饭边聊,我认为科学技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往前走,因为它有灭绝人类的能力,当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高度后离灭绝人类已经并不遥远,如果再冒然向前就会把人类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总编首先赞同科学技术有灭绝人类的能力这一点,但反对我科学技术不能再往前发展的观点,他反复强调,科学技术是中性的,科学本身无罪,是人类过去没用好它,他坚信科学技术是人创造的,人类终究有能力控制并使用好科学技术。

  由于我要赶从香港开往广州的火车,没有很多的时间阐述自己的观点,因此没能说服他。考虑到在过去和朋友的交谈中持总编那样观点的人普遍存在,便想到就这一问题写一篇博客,供朋友们点评。

  杜 邦公司发明氟里昂的时候发现这种物质非常稳定,认为这是作为制冷剂的最理想产品,并将其广泛地用于空调、冰箱。然而,正是由于他非常的稳定,与什么都不反 应,从而可以飘然而上一直到达大气层的顶端,在这里遇上了没经过滤的紫外线的强烈刺激,分解出氯离子,与臭气发生反应,导致了臭气层的破坏。

  DDT曾经被认为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农药,因为它对人、畜、鸟类没害,只对害虫有害,其效用的发现者缪勒因此还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DDT之所以对人、畜、鸟类没害,是因为它不溶于水,不会被身体吸收。但它却溶于油,殊不知人是要吃油的,鸟类吃鱼,鱼身体也有油,于是DDT就成了一种很有害的东西。

  由此可见,科学技术不全是中性的,对上述科技产品我们都是一种希望它造福人类的心理在用它,其实它有害。

  为什么科学技术会这样防不胜防,难以把握呢?这是因为不可确定性是科学技术的一种固有特性,总有一部分科学技术是不能够确定的, 再好的科学家也不能够确定,包括爱因斯坦和牛顿都有许多科学判断失误的例子,况且其他人呢!

  再 从另一方面谈这一问题,说科学技术永远没错,是使用它的人不好,所以有问题的是人,而不是科学技术。这里要特别强调一点,我们人类是一个特定物种,再好的 社会制度,再好的法律体系,再好的道德价值观,仅仅只能对人类的整体起到比较好的约束作用,但却绝不可能保证每一个人都是绝对理性的, 每一个人都不干极端坏事。 那 么一定要知道,我们人类就是这样一个并不十分完美的物种,总有一部分人是非理性的,总有一部分人会干极端坏事,无法改变!不论是生产什么科技产品还是从事 什么科学研究,我们面对的对象不仅仅只是理性的人,不仅仅只是善良者,而是面对的全人类,既然是全人类就什么样的人都有,也有干坏事的人。 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科学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政治家也不是生活在真空。

  抛开科学技术的固有特性去谈怎样把握好科学技术的研究与使用,抛开人类的固有本性去谈怎样让人类变得理性,那仅仅只是善良者的一厢情愿,是一种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事 实上,并非所有的科学技术都是中性的,同时,人类绝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掌控所有的科学技术,人类也绝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理性地使用好所有的科学技术成果。那 么,当科学技术发展到能够灭绝人类的层级之后,只要是对极端的科学技术有一次判断失误,或者那些丧尽天良者对极端手段只要是有一次的恶意使用,人类的路就 走到了尽头。要避免人类迅速走向灭绝,只能是限制科学技术不往更高层级发展。
 
欢迎访问我的个人网站www.hujiaqi.com(我从事人类问题研究达30年,研究表明,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必定很快灭绝人类,这是事关全人类生死存亡的无与伦比重要的最大的问题,我们到了必须要觉醒的时候。要拯救人类于灭绝世界只有走向大统一,且实现大统一的基本条件已经成熟,缺的只是人们的共识,即需要全球的觉醒。)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原创)人 类 不 爽(2009-10-09)
(原创)科学技术不都是中性的(2009-09-15)
(原创)社会发展不等于经济增长(2009-08-27)
(原创)绝不能要求经济长期持续增长(2009-08-06)
(原创)人类社会的发展出了方向性错误(2009-07-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