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对自我威胁的认识

  第三节 对自我威胁的认识

  人类的自我威胁均源于人性的弱点,人性的弱点则必然会导致一系列自我威胁的出现,而且,只要人性的弱点不改变,各种新的自我威胁也必然会随着新的不同环境的出现,以及新的时代的影响而显现出来。

  人性的弱点是人类本性中“恶”的表现,是人类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物种固有的特性,在人类没有得到进一步进化之前,人性的弱点是不会改变的,而人类要有进一步进化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那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我们对未来的分析与展望,只能基于人性确实存在这些固有弱点,并不指望这些弱点会得到根本的改变。

  一、科学技术对自我威胁的决定性作用

  在第四章中阐述了人们已经认识到了的主要的自我威胁,以下通过对这些自我威胁进行分析将可以发现,每一种自我威胁与科学技术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论这些关系是间接的,还是直接的,但从整体来看,科学技术在自我威胁中的作用都是决定性的。

  (一)科技加强效应

  通过对第四章中列举的所有自我威胁进行分析可以看出,有一部分内容是自古以来人类社会就固定存在的问题,例如战争、恐怖袭击和贫富差距等。但是,从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分析,这些固定存在的问题,以及它们对人类生存与幸福的威胁,今天的严重性远远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期,而且,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每一个问题都在变得越来越严重,这种危机每到一个关键时期,其加重趋势就发生突变,即其加重趋势的速度会突然变得很快,这个突变点,正是技术革命的突破点。这就意味着,正是科学技术加重了这种固有危机,我们把这一规律称之为科学技术对自我威胁的加强效应,或简称为科技加强效应。

  科技加强效应的简单解释是:科学技术将人类自我威胁的作用加强了,它使人类社会的固有自我威胁的危害性变得更加严重,而且这种加重趋势越来越明显。

  从战争的发展趋势可以明显地看到科技加强效应的作用。在人类刚刚开始脱离动物的特征时,人与人之间的打斗只不过是嘴咬手抓,与动物并无多少差别,其伤害程度一般不会有致残致死现象,那是最初的战争形式,这种战争称为群体打斗可能更确切一些。当进入旧石器时代后,人类学会了使用石器与木棒之类的工具,这是最早的技术进步,那时的群体打斗稍稍激烈一些,由于石器与木棒的采用,偶有伤亡是可想而知的,然而,即使如此,也还不能称之为战争,因为这样的打斗伤亡只是个别现象,群体打斗的规模也不会很大,因此,顶多只能称为准战争。

  进入新石器时代,特别是农业革命带来了社会的变革,战争之神真正降临了人间。石刀、石斧、弓箭的出现,使群体的打斗真正具备了战争的特点与性质,村落、部落以及国家的形成,使得战争规模不断扩大,死伤人数越来越多。

  青铜器的发明,以及铁器时代的到来,还有车轮的发明和马的驯养,这一系列的技术进步,进一步促进了社会的变革,并且使战争规模扩展得更大,战争的效率更高。金属材料越来越普遍地用于战争,采用金属材料制造的刀、剑等武器更加锋利,战车、战马和战船的使用,使战争可以由近距离伸向较远的地方,战争规模由千人、万人、十万人达到百万人之多,最多时,一场大战下来死伤人数可达几十万。

  火药的发明,特别是工业革命的爆发,给战争特点带来了更加残酷的变化,爆炸弹的出现,以及汽车、轮船、飞机的发明,并将其用于战争,战争的死伤人数迅速增加,尤其是平民的死伤增加得更加明显。而且战争的范围能够波及全球,战争的规模发展成世界性的,一场战争下来死伤人数可以超过千万,甚至达到上亿。由于武器杀伤效率的提高,以及交通运输工具的改进,一场大范围伤亡空前的战争却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

  科学技术对战争的影响,以原子弹的发明为标志,使一种武器在瞬间的杀伤力量变得十分巨大,这种巨大的毁灭力远远超过了人们过去的任何经验,一颗核弹能够顷刻间抹平一座数百万人的城市。同时,导弹、战略运载飞机则可以将这样的毁灭性武器准确地送达至世界的各个角落,由此,便可以对未来的核大战作出明确的评估,即未来战争的毁灭规模与残酷性程度,必将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战争,人类的整体生存与幸福将在这样的战争中面临严峻的考验。

  回顾科学技术对战争的影响历史,从最初人类嘴咬手抓式的打斗开始,到可以预测的未来核战争,前者仅有极少伤残,而后者可达数十亿人的死伤;前者只会导致打斗的两个群体内部略有悲伤,而后者则会使整个人类痛苦不堪,其科学技术对于战争危害性的加强效应是可想而知的。

  恐怖袭击也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形成而出现的,对政治人物的暗杀,对有钱人的绑架勒索,对社会的仇恨报复,在有人类社会以来就一直存在。

  恐怖袭击区别于战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恐怖袭击是秘密进行的,它是由个别人或者少数人参与的行动,这种行动往往只是一次短暂的袭击,而且多数只有一次性出手。冷兵器时代,杀戮手段仅限于刀、矛、剑、箭,兵器一次出手只能杀伤一人。由于这一特点,这时的恐怖袭击往往只会伤亡一人,或者少数几个人。

  当火药发明后,火药在爆炸时可以伤亡周围一片,正是由于这一特点,这时采用炸药进行恐怖袭击便可能会杀伤许多人,并还会危及周围的建筑。

  在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后,恐怖袭击的危害性发生了实质的变化。由于飞机的飞行特点,只要在飞机飞行途中有一次实施恐怖袭击的机会,便能够造成数百人死亡;而建筑的不断向高空发展,又为恐怖分子利用飞机和炸药摧毁住有数千人或上万人的大楼提供了条件,于是,便有了飞机撞击大楼和炸药炸毁大楼的事件,在这样的恐怖袭击中可以导致数千人伤亡。

  将科学技术成果应用于屠杀手段有了生化武器和核子武器,由于生化武器的杀伤规模大,而且易于获得,于是,恐怖分子便习惯于采用生化武器来对普通平民施行非人道袭击。可以预见,只要核子武器能够被恐怖分子获得,将其用来对城市进行恐怖袭击也只是早晚的事。

  以恐怖袭击的杀伤规模而言,从早期针对一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的杀戮,变成现在使用飞机、炸药、生化武器,乃至未来有可能采用核子武器的大规模杀伤,由此可见,科学技术已将恐怖袭击的危害性加强了数千倍,如果核子武器用于恐怖袭击的话,这种加强效果可能就要用百万倍来计算了。

  贫富差距是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发展而出现的。农业革命之前的原始公社时期是没有贫富差距的,在原始的采集阶段,每一个群体内部都实行平均分配,任何人的采集收获都必须提供给群体中的每个人集体分享,同时,每个人也都有获得别人劳动成果的权力,作为迁徙式的采集群体,没有过多的剩余产品可供私自占有。此时,各群体之间也没有多大的贫富差距,因为采集方式的生产力水平都很低,一般只能维持基本的温饱,因此,相互差距都不会太大。

  技术革命推动了农业化时代的到来,正是农业革命的出现,导致了群体迁徙生活的结束,村落、部落以及国家相继出现了。农业耕种与养殖的兴起,使得剩余产品出现,这样便有了贫富差距的产生。同时,战争以及奴隶的出现,推动了财富分配差距的不断扩大,人类社会的整体贫富差距也就由此扩大了。

  工业化时代的到来,将贫富差距以更加快得多的速度进行扩大。科学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使生产力水平得以数百倍、数千倍地提高,国家之间的竞争与企业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多地依赖科学技术的创新能力,在科技创新方面稍有落后,所导致的生产力水平的落后就会相差一大截。在这样的竞争中,获胜的国家要远富于失败的国家,获胜的企业要远富于失败的企业。同时,企业内部的收入差距也越拉越大,企业主与高级经理层要远远高于广大的生产工人与普通员工。与此同时,由科学技术的发展带来的社会状态的改变,也加速了这一差距的拉大。

  回顾原始社会,几乎没有贫富差距,相比今天,因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导致某个富人的财富竟相当于一个几千万人口的国家的全年GDP总值,而一个富有的国家的人均GDP,比一个贫穷国家的人均GDP高出几百倍,这都是科技加强效应的巨大力量。

  上述的各项分析明确地显示,人类社会的许多固有问题对人类危害的严重性本来并不至于那么大,但加进了科学技术的成果之后,便变得严重得多,科技加强效应正是揭示了这一规律,同时也说明了,科学技术在人类的自我威胁中起着关键性作用这一事实。

  (二)科学技术直接造成的威胁

  科学技术不仅对固有的自我威胁有加强的作用,科学技术的发展同时还会给人类的生存与幸福直接造成威胁。生化武器与核武器的研制成功就是科学技术发展的直接产物。

  工业革命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同时也推动了战争武器的革命,化学武器正是化学工业发展的产物。长期的科学研究成果的累积,与长期的技术进步成果相结合,奠定了近代化学工业的基础,于是,便有了各种化工产品的出现,化学武器就是化工产品中的一类。而生物武器则是生物技术达到相当水平后的产物,这种武器利用近代生物技术成果,将能够自行繁殖传播疾病的传染病的病原体作为战剂用以杀伤敌人,许多人估计,今天,利用基因技术生产出的生物毒素,其杀伤力甚至可以超过核武器。

  核武器的出现更是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产物,科学家通过对核物理学的深入研究,最终认识到物质内部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而后通过大量的科技投入,终于研制出了原子弹、氢弹、中子弹等一系列的核子武器,如果科学技术没有发展到相当高的程度,是不可能想像会出现这样的武器的。

  互联网犯罪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关系同样是直接的,电子计算机的出现是科学技术高度发达后的产物,互联网正是建立在电子计算机达到相当水平,并被普遍应用的基础上的。互联网把世界联为一个整体,在实现信息共享的同时,给不法分子提供了犯罪的条件,他们非法撞入各企业、研究机构和政府核心部门的网站、数据库;进行各种网上诈骗活动,把世界搅得不得安宁。

  臭氧层的破坏是因为氟利昂的使用,氟利昂是化学工业发展的产物,它被广泛应用于制冷行业。不论是化学工业还是制冷行业,都是科学技术发展后,工业革命导致的工业化的结果,在没有科学技术发展的原始人类时期,不可能出现化学工业和制冷行业,也就不可能有氟利昂的生产与使用。

  全球气候变暖、酸雨以及空气污染,都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有直接的关系,科学技术发展推动了工业化的进程,大量的工业生产导致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化石燃料的大量使用,而燃烧化石燃料必然造成二氧化碳这样的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及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这样的酸性气体的排放,在化石燃料的燃烧中,大量的粉尘也会随之排放到空气中。同时,汽车、飞机和轮船等工业产品的使用,在方便了人民生活的同时,也造成了对化石燃料的大量使用,特别是汽车的大量进入家庭,使得化石燃料的使用量迅速增大,全球气候变暖、酸雨的危害以及城市空气中颗粒物浓度的提高,与汽车的大量使用都密不可分。

  不可再生资源的无节制使用也是因工业化而引起的,没有大规模的工业生产便不可能有大规模的资源使用,也不可能生产出需要大量消耗各种资源的工业产品,而工业化正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

  我们知道,水资源危机的首要原因是人类对水资源的污染,对水资源的污染可以分为工业污染、农业污染和生活污染,在现代条件下,哪一种污染与科学技术都密切相关。工业污染自不用说,工业生产中含有各种有毒物质的废水排放到江水中,使江河的水质极度恶化,无法饮用;农业污染过去只是粪便和有机肥,而今天的农业污染则包含了各种农药和化学肥料;包括生活污水,也有各种洗涤剂这样的化工产品,这些化工产品全部是工业化的产物,同样也是科学技术发展的结果。

  土地荒漠化与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从表面上看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并没有多少关系,其实不然,土地荒漠化与生物多样性丧失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这就是森林的破坏、草原和湿地的破坏。这样的破坏首当其冲是由于世界的贫富差距加大,落后的国家急于赶上发达国家,在科学技术发展能力不可能与发达国家进行比较的情况下,这些国家最后便采取了饮鸩止渴的方式,对资源进行破坏式利用。同时,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往往又是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新增了人口就有吃饭的问题存在,为了解决这些人的吃饭与生活,国家在拿不出别的办法的时候,最终便选择了破坏式利用森林、草原和湿地。那么,不论是贫富差距问题还是人口膨胀问题都与科学技术的发展相关。

  全球人口“爆炸”主要是由两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就是一方面现代医疗与医药技术的发展,使得婴儿的死亡率大幅度下降,以及人类的寿命大幅度提高。而与此同时,世界贫富差距的加大,使得绝对贫困人口在不断增加,人们受教育程度不能提高,传统的生育观没有改变;而且,穷国的人民不能够享受可靠的社会保障,也逼迫着人们不得不多生育子女,以备年老后有人赡养;贫穷还使得一些人根本无力购买节育工具,所以没有能力采取避孕措施。不论是医疗与医药水平的提高还是贫富差距的加大,都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医疗与医药水平的提高无疑对于人类是一件好事,但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又导致了贫富差距的加大,这便使得一方面婴儿死亡率降低了,人类寿命增长了,另一方面出生的人数并没有下降,最终结果就是人口迅速膨胀,地球不堪重负。

  二、自我威胁的不可确定因素

  (一)不可确定因素之一:科学技术的最终毁灭力

  人类最高的价值在于人类的整体生存,人类的整体生存是人类一切价值的基础,我们最关注的问题,以及我们全部思考的核心也是人类的整体生存。那么,科学技术会不会最终危及到人类的整体生存呢?

  毋庸置疑,科学技术的确为人类创造了许多的财富、带来了许多的享受,我们今天能够坐在带有空调的舒适房间里看着液晶电视,或者用电话和电脑与万里之外的朋友和客户进行沟通;可以驾驶汽车或者乘坐飞机游览世界各地;可以借助新的医疗与医药成果,解除疾病的痛苦,这一切无不是科学技术的功劳。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只是属于人类的部分生存与部分幸福的范畴,这些方面固然重要,但与人类的整体生存相比,都变得非常次要,如果人类的整体生存受到威胁,由科学技术带来的人类所有其他价值的实现都不复存在,因此,我们特别关注科学技术是否会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必须知道科学技术的最终毁灭力会有多大,如果不能够深刻地认识这一问题,也就不可能对自我威胁的最终严重程度作出明确的判断。

  我们之所以不能够确定科学技术的最终毁灭力,是因为人类社会仅仅只是停留在今天,今天的人类刚刚完成自己的进化不到5万年,而科学技术普遍影响人类社会是从工业革命才开始的,从起点到现在仅仅只有200多年的历史。可是,人类的未来却还极其的漫长,按我们的希望,人类的生命之火最好永不熄灭。

  可以肯定,今天我们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仅仅只会危及人类的部分生存与幸福,还不足以毁灭整个人类。常有人说,世界核武库的核弹头可以多次毁灭全人类,但这只是一种简单的计算,按照核弹头所折合的爆炸当量,如果均摊到每个人身上,确确实实可以许多次毁灭人类,可是,这种均摊的情况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核弹的爆炸,是在一个点上集中释放能量,爆炸点的周围可能一切建筑都会被摧毁,一切生命都被消灭,但距爆炸中心再远一些就可以安然无恙。即使按照核军备竞争最高峰时期,全球各国具有总量达7万件的核弹,也远不可能将整个人类全部毁灭,如果再加上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同样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况且,这些武器分别掌握在许多人手中,同时被使用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而且一旦有这样的武器被使用,人们一定会采取各种办法来躲避其攻击。因此,以现有核武库的规模作出这些武器可以毁灭全人类的判断,只是担忧人类命运的人士的形容和呼吁而已,其实际情况与此是有相当差距的。

  即使如此,但我们却有这样的明确判断:未来科学技术决不只是停留在今天的水平上,一定还会有比我们今天了解的所有武器更具毁灭力的手段出现。然而,即便是这样,我们也还不能够贸然确定,科学技术手段早晚会具备灭绝人类的能力,人类的自我威胁会最后终结人类整体。因为,人类的灭绝绝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做到的,没有根据地随意做出这样的结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二)不可确定因素之二:人类能否控制对科学技术的发展

  影响我们对自我威胁最终下结论的另外一个因素是,我们还不能够确定人类是否可以控制对科学技术的发展。按理而言,不论科学技术有多大的毁灭力,至少今天它还不至于有毁灭人类整体的能力,只要人类能够具备这样的理性,即当意识到科学技术的危害后便可即刻控制自己对科学技术的发展,在科学技术停止发展,或者有着十分安全的发展方向的情况下,科学技术最终也不会对人类的整体生存构成威胁,人类的未来还是乐观的,我们也可以依此对人类未来的行动作出相应的乐观安排。

  但是,从科学技术过去的发展历史来看,情况并不容乐观。对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可以明确地将其分为两个阶段,即以工业革命为界,之前与之后是两个差别极大的不同阶段。工业革命之前,包括漫长的人类进化期,虽然人们已经初步感受到了技术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但这种好处是很有限的,究其原因,一方面科学技术研究成果的累积还比较少,另一方面科学还没有真正对技术发挥指导作用。因此,即使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上总有进步,但这样的进步并不是很快。

  工业革命之后,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这时,科学的成果已经有巨大的累积,而且,人们已经越来越明显地看到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生产力的极大解放,以及科学与技术相结合爆发出的巨大能量。正是有了这样的了解,于是,人们对科学技术的追求热情火山般地爆发了出来,几乎到了狂热与盲目的程度,人们毫不考虑科学技术的负面作用,也毫不怀疑科学技术发展的正义性,自始至终勇往直前,全无顾及地冲向科学的纵深。由于有这样的基本历史事实,致使我们在这里对于人类在未来能否把握对科学技术的发展,心中并没有信心。

  (三)不可确定因素之三:人类能否理性地使用科学技术成果

  我们还不能够保证的是人类是否能够理性地使用科学技术成果,真正做到每一项科学技术的成果都完全应用于符合人类整体价值追求的各个方面,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总是优先用于战争,或者其他有悖人类整体价值的领域。

  纵观历史,仅就对科学技术成果的使用而言,人类几乎没有完全正义地应用过一项科技成果,不论是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还是农业革命的诸多成就、工业革命的诸多成就和信息产业革命的诸多成就,几乎所有的科学与技术成果,只要在当时那个时代是代表最先进的,从来都是首先用于战争。在今天的世界,我们同样可以清晰地看到,许多国家都宣扬和平地利用核能,而在和平利用核能背后的用心便是寻求获得相应的核技术,稍进一步便可以获得核武器;一些国家总在宣扬和平地利用外层空间,其实,不论是资源卫星还是气象卫星,其用途稍加改变便是军事卫星。所谓和平发展,本来就是另一层次的军事竞争,不论高喊多少“和平”的口号,使用科学技术的方向最后必定走偏。

  200多年来,在科学技术的推动下,工业革命使人类改变世界的能力大幅提高,但人类约束自己的能力却没有随之增强。由于涉及到人类整体的价值实现问题,尤其是人类的整体生存问题,尽管人类确实在过去的历史中没有过很好地把握科学技术成果的使用的记录,但是,我们却还是不能够轻易承认人类在未来就不能够把握好对科学技术成果的使用,因为,要客观地作出这样的结论,是需要进行严密的科学论证的,因此,在这里充其量只能将其作为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加以考虑。

  (四)不可确定因素之四:人类能否准确地判断科学技术的性能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科学技术的使用不慎给人类带来的极大危害。例如,臭氧层的破坏是因为氟利昂造成的,氟利昂之所以会广泛用于制冷行业,是因为在杜邦公司发明氟利昂后,通过对其研究,发现它有着无毒、稳定、不腐蚀金属和不燃烧等特点,于是盲目作出了这种产品是作为制冷剂的最佳候选者的结论。殊不知,正是氟利昂的稳定性导致其可以随着空气一直飘然而上,直到进入臭氧层,并在紫外线照射后进行分解,变成了臭氧层的最大杀手。

  杀虫剂DDT的盲目使用也与这类似,DDT的效用被发现时,它被认为是一种只对有害昆虫有杀伤作用,而对大多数有益的生物,以及对人类都没有毒性的神奇农药,其效用的发现者缪勒还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因而,DDT很长一段时间在全世界被广泛地使用于农业、林业等领域,而且还成为家庭杀虫的必备之物。但是,在使用中问题便逐步显现出来了,DDT可以使鸟类的蛋壳变薄易碎,并致使幼鸟死亡,一些鸟类因此濒临灭绝;而且,DDT虽然不溶于水,但却可以溶于油,使之易于吸收,对人类和其他生物的毒性会增加许多,因此,之后不得不停止对DDT的使用。

  由此可见,我们正是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科学技术的禁区,正如同我们现在使用的许多科学技术成果也都是无意中发现的一样,科学技术产生的破坏与毁灭也常常是防不胜防的。这一事实也就告诉我们,科学技术能否灭绝人类,还应该弄清楚人类是否有能力做到完全准确地判断科学技术的性能。

  三、外在威胁的可确定性与自我威胁的不可确定性

  在对外在威胁和自我威胁进行分析后可以发现,外在威胁一般都是可以确定的。以有可能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因素而言,我们知道,50亿年后太阳会演变为红巨星,因此到时候人类必须远离太阳,依托新的恒星生存;我们知道,黑洞吞噬、恒星与独立行星撞击、微黑洞与反物质星球威胁以及地外生命威胁,这一系列威胁都是一些几率极其微小的事,人类完全不必为了这些基本不能发生的事去烦恼;我们知道,宇宙的终结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以至于今天完全不应该担心那些许多万亿年之后的事情;我们知道,对于人类整体生存真正可称得上威胁的,在数十亿年之内只有较大的小行星与彗星的撞击,而对于这样的威胁,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水平,稍加发展便可以防范;我们还知道,在数十亿年之内,人类还存在基因退化的危险,但以现在的基因工程技术与医疗技术作为基础,稍加发展便可以通过改造人类的基因以避免人类的灭绝。

  由于有了这一系列明确的结论,于是,我们便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应对外力给人类整体生存带来的威胁,并且能够从容地安排好我们今后的计划,这个计划就是:在目前我们有能力安排的未来许多年之内的事务中,只要加强对于宇宙的观测,为应对小行星和彗星的撞击作好适当的准备,并对人类自身基因的退化稍加留意之外,完全可以坦然地面对其他一切有可能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因为那些因素都不足虑。

  通过对上述威胁之外的其他外在威胁进行逐一分析后,则有足够的把握肯定地回答,这些威胁因素只会对人类的部分生存与幸福构成影响,而不会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同时我们还知道,有些威胁是固定不变、无法防范的,有些因素则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加以化解,而在数十亿年之内的有可能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都属于可以化解的危机。正因为对这一切能够认识得十分清楚,于是,我们对这些威胁因素便可以形成十分明确的态度,这就是,对于那些无法防范的威胁我们应该从容面对,毫不回避,而对于那些可以防范的威胁,我们则应该积极研究,努力化解。

  不论怎么样,对外在威胁有上述的认识,使我们可以确认,在可以掌握的未来许多许多年之内,外在威胁都不会影响人类整体的生生不息和世代繁衍,这一点的明确,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和安慰。

  我们之所以在相当程度上如此准确地了解外在威胁,是因为外在威胁是由自然规律决定的,而自然规律是固定的,没有大的机动因素与灵活因素会影响人们的判断。正因为如此,就使得我们可以肯定性地作出一系列的结论,并根据这些结论制定有把握的应对措施。

  与之完全不同的是,我们反而对于人类自身的威胁却难以有确定的判断。正如之前所述,我们不知道人类还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发掘出科学技术的潜力,以及未来科学技术的成果能够带给世界多大的毁灭力;我们不能够确定,人类在未来是否能够把握住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向;我们也不能够确定,人类是否能够把握好对科学技术成果的使用方向;同时,我们还不能够确定,人类是否能够万无一失地准确地判断每一项科学技术的性能。

  我们之所以不能够确定上述因素,是因为人类作为一种智慧的生物,其思维与行动都是灵活的,一举一动都有诸多的不可确定性,远远不像自然规律那么明确和简单。同时,人类的理性与智慧又是有限的,人类远不能按自己价值实现的客观要求设计与把握自己所有的行为,也远不能对所有的自然事物进行准确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