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对外在威胁的认识

  之前两章阐述了人类有可能遇到的外在威胁,以及已普遍认识到的自我威胁,本章将对人类受到的这些威胁进行总结,以便真正认清危害人类整体生存的最重要的因素,并寻求解决的办法。

  外在威胁是一种客观存在,与人类的本性无关,与社会制度也无关,无论我们愿不愿意,也不论我们以怎样的态度面对,都不可避免地要承受这一切。但是,人类的自我威胁则完全不同,它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人类的本性,同时也决定于与人性有关的人类社会的社会制度,及人类已经经历过的历史等多个方面。正因为如此,当我们总结人类所受到的威胁时,也就不能不首先认识我们人类自己的本性以及主要的社会制度,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深刻地认识有可能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各种因素。

  第一节 对外在威胁的认识

  一、外在威胁的严重性分析

  在第三章中列举了各种有可能危及人类的外在因素,毋庸置疑,这些因素虽然都有可能对人类的生存或者幸福构成威胁,但是,不同的因素对人类的威胁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些因素是对人类整体生存的威胁,有些是对人类群体或者个体生存的威胁,有些则是对人类幸福的威胁;从另一角度分析,有些威胁是非常现实的,有些威胁则是可能性极小的事。那么,哪些是我们必须严肃面对的,哪些又应该是我们不必过分在意的呢?这就要求我们对各种不同的外在威胁的严重性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对外在威胁的严重性分析,是决定我们对不同外在威胁所采取的应对方式与应对态度的基础。

  我们可用三项指标来分析不同外在威胁的严重性:

  第一,这种威胁发生的几率有多大?通过对外在威胁的研究我们知道,有些威胁是必然会发生的;有些威胁存在相当的可能性;有些威胁仅仅是从理论上的推测,发生的机会却极其微小,也可以认为基本不可能发生。对发生机会完全不同的各种威胁,它们所意味的严重性自然也完全不同。

  第二,这种威胁的发生距今天的时间有多远?在对各种外力威胁的分析中我们已经知道,有些威胁就在我们身边,几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有些威胁则距我们非常遥远,甚至是无数万亿年之后的事,对于这些时间遥远程度相差极大的不同威胁,我们认定的严重性自然也会完全不同。

  第三,这种威胁对人类的影响程度有多大?我们知道,有些外力威胁直接造成的是人类整体毁灭,有些涉及到个人或者少数人的生存问题,有些只是影响一些人的幸福。这些影响程度相差巨大的不同外力威胁,对于人类所意味的严重性也理所当然的绝对不同。

  通过对以上三项指标的权衡,便可以全面地确定各种外力对于人类威胁的严重性程度。

  按照人类的价值追求,我们可以概括性地将外在威胁简化为对人类整体生存的威胁、对人类群体与个体生存的威胁,以及对人类幸福的威胁等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基本代表了人类主要的价值追求。人类的整体生存无疑是所有价值中至高无上的,人类的群体与个体生存以及人类的幸福同样非常重要,但其价值分量是有区别的,谁轻谁重要视它们所涉及的范围大小以及具体内容而定。以下将根据前面所述的三项指标,逐一对这三个方面的威胁进行分析。

  (一)对人类整体生存的威胁

  在各种外在威胁中,许多都涉及到人类的整体生存问题,如黑洞吞噬、微黑洞威胁、反物质星球威胁、恒星撞击、独立行星撞击、近距离的超新星爆发、宇宙终结、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大的小行星撞击、外星人入侵以及人类基因退化等等。任何一种外在威胁让我们赶上,无疑都是人类的末日,那么,人类是否真的会有那一天呢?

  可以肯定地确认早晚会降临到我们头顶、且根据今天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还无法应对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只有两项,一是宇宙的终结,另一是太阳演变为红巨星。

  根据现有宇宙学理论,宇宙总会有终结的一天,终结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以开放宇宙的方式终结,另一是以闭合宇宙的方式终结,但不论是以何种方式终结,宇宙终结的时候,无疑也是人类终结的时候。除非我们今天对宇宙的认识出现了彻底的错误,即所有奠定今天宇宙学的理论基础都出现了错误,否则,将逃脱不了宇宙终结给人类带来的灭绝。

  另外,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只要人类还生活在地球,也必然会遭受灭绝的灾难。那时,除非已经远离地球,移居到别的星球;或是生活到人造天体上;或者能够移动地球,逃离演变为红巨星的太阳的灼热烧烤,否则,人类的灭绝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并最终成为一颗死亡的恒星是确定无疑的,所以,由此造成的人类灭绝危险也是确定无疑的。

  由于宇宙的终结太遥远了,那是许多万亿年之后的事,我们今天去考虑那么遥远的危机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所以,怎样应对宇宙的终结问题应该由许多代之后的子孙们去考虑。同时,今天我们对许多万亿年之后宇宙的终结给人类带来的灭绝灾难还无能为力,尽管许多未来学家对于应对宇宙的终结也想出了各种办法,但那些都只是停留在科学幻想的阶段,要实现那些幻想,还没有任何可靠的科学根据,与其这样,还不如把问题留给未来比我们更具智慧的子孙们。

  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事实上也是足够遥远的事。50亿年后的人类应该具有相当高的智慧,通过未来漫长的发展与进化,人类势必已经具备足够的能力远离红巨星的太阳,在宇宙的其他安全之地建立自己新的家园。

  除了上述两个因素之外,对人类整体有可能构成威胁的各种外力,大部分都是一些几率非常小的因素,如黑洞吞噬、近距离的超新星爆发、恒星撞击、独立行星撞击、大的小行星撞击、人类基因退化等等。这些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在因素,从理论上说都是客观存在的,虽然它们发生的几率都极其微小,但是,这些威胁却随时都可能会发生,而且只要发生一次,我们人类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那么,当我们再回过头来仔细分析这些因素时发现,这些外在威胁呈现一种规律,即毁灭性越大,有可能发生的几率就越小,反之则几率越大。

  发生几率最大的是大的小行星撞击,一颗能够毁灭人类的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可能性,是在数亿年发生一次,那么,对于数亿年发生一次的小行星撞击事件是不能不考虑的,因为数亿年的事对于生存于地球的人类几乎可以肯定会遇上。那是因为我们在地球上还要生活数十亿年,在如此长的时间内,几乎可以肯定会遇上大的小行星撞击事件。所幸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有能力防止这样的灾难。我们的天文观测能力再进一步发展,便可以准确地预报这样的灾难,而我们的核技术、宇航技术以及导弹运载技术,只要稍作发展,便可以挡截或者通过其他办法化解这样的天体撞击。

  但是,像黑洞吞噬、超新星爆发、恒星以及独立行星撞击,其毁灭性虽然远大于小行星撞击,但由于其发生的几率要比大的小行星撞击小许多万倍(这是因为小行星撞击是在太阳系的范围内的撞击事件,且只有近地小行星才会有可能发生,而后者则是恒星际的事件,论撞击几率,自然比小行星撞击小得多),因此,几乎可以不考虑它们对人类的威胁。

  人类基因的退化发生的可能也很大。由于长期的繁衍,人类难免不会在有些重要器官上出现退化,从而导致无法继续生存下去。发生这样的灾难也许是在几百万年、几千万年后,也许是数亿年后,但早晚一天总会来临。然而,以今天我们掌握的基因工程技术完全可以作出再造人类基因的展望,如果真的出现退化的现象,通过改造人类基因,完全可以做到使已经有数亿年生存历史的人类这一物种,重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还有一类可能毁灭人类整体的威胁,它们到今天都只是一种猜测,或者还是未经证实的理论推测,如微黑洞威胁、反物质星球威胁、外星人威胁等。对于这样的威胁至今始终只停留在我们的主观想像中,它们也许根本不存在,且即使存在,发生的可能也是极其微小,危及人类的几率并不比独立行星或者恒星撞击地球更大,所以,都属于不必担心的问题。

  (二)对人类群体与个体生存的威胁

  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面对威胁人类群体与个体生存的外力袭扰,最直接的如疾病、地震、火山、各种生物等,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剥夺人类的生命,而且任何一个人都注定有从生到死的过程,没有一个人的肉体可以永生,接受死亡是任何人都不可能逃避的自然规律。

  除了上述必然会发生,并且时时刻刻都在危及人类的外力之外,还有一些危及人类的外力,如冰期的到来、地磁的消失等,它们也一定会出现,也会在相当程度上危及人类的生存。这些威胁的特点是它们出现的周期都很长,要许多万年才出现一次,但它们的出现,只会给人类的部分个体,或者少数群体带来生命的伤害,并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人类的幸福。

  另外,一些稍小一些的小行星与彗星撞击,虽然不至于灭绝整个人类,但是只要撞击一次地球,在短时期给人类带来的灾难甚至是任何疾病、火山、地震都无法比拟的。而且,我们必然会面临这样的威胁。

  那么,通过分析以上各种危及人类群体与个体生存的外在力量,可以得出如下几点结论:

  1、越是一次性毁灭巨大的力量发生的几率越小,反之则越大。如小行星和彗星撞击,撞击规模越大则发生的可能性越小,也就是发生撞击的间隔时间越长,反之则几率越大,即间隔越短。

  2、越是毁灭巨大的力量反而越可以通过人类的力量加以防范,如小行星和彗星撞击就可以通过航天技术与核技术的发展加以防范,反之,对人类生存构成较小威胁的外力则防不胜防,如生物的威胁以及疾病等等。

  3、人类个体的死亡不可避免,只要人类不通过自身伤害的手段结束自己的生命,任何人都逃避不了最后必定会被一种外力剥夺自己生命的命运。但是,个体的死亡并不影响整体的生存,人类作为一个生物物种,正是在生生死死的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中得以繁衍发展的,反之,只有生没有死人类则不可能在地球上持续生存。

  (三)对人类幸福的威胁

  对人类幸福构成威胁的外力很多,几乎所有对人类的群体与个体生存构成威胁的外力,都是对人类幸福构成威胁的因素。例如疾病,在没有致人死亡的情况下,病魔会给人带来痛苦,一个有病痛折磨的人在幸福感受上就要大打折扣。又如地震与火山,在夺去一部分人生命的同时,还破坏了人们的建筑与生活设施,使活着的人倍感失去家园的艰辛,也使那些在灾害中失去了亲人的人痛苦不已,这些后果都属于幸福价值的范畴。

  冰期的到来、地磁的消失、各种动物与植物的威胁,都会影响到人类的幸福。例如在冰期来临时,高纬度地区的人们将面临冰雪的袭扰,粮食作物以及各种植物无法在冰雪的世界中生长,人们不得不向低纬度地区迁移。又如地磁消失后,太阳粒子与宇宙射线将更多地进入低层空间,人们的身体将会更多地受到这些射线的侵害,由此引发皮肤癌或者其他疾病的机会无疑会增加;各种动物与植物对人类身体、家庭物品以及对农作物的袭扰与破坏,都是客观存在的。这一切都会在不同程度上破坏人类的幸福价值。

  实际上,如小行星与彗星撞击地球之类的灾难,对人类的幸福同样是一种破坏因素,这样的撞击必然会造成大范围的生态破坏,并有许多人因此受到伤害,由此而造成的家园破坏、环境破坏、身体伤害、粮食作物减产,并进一步带来的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巨大损失,都是直接影响人类幸福的因素。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往往破坏力越强,对人类影响作用越大的外在威胁,反而发生的机会越小、周期越长,也越能够防范。正如小行星和彗星撞击地球实际上我们已经可以防范;冰期、地磁消失这样对人类幸福有可能构成威胁的因素,通过妥善处置也是可以防范的。而诸如疾病、生物伤害,这样一些司空见惯、普遍存在的威胁却是防不胜防的,而且有些因素在人的一生中几乎每个人都必然会遭遇上,如任何人在一生中都基本上可以肯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疾病袭扰,我们只能延缓它们的到来,或者减轻其带来的痛苦,却不可能完全逃避这样的外力侵袭。

  二、外在威胁的几个基本结论

  前面通过对各种危及人类生存与幸福的因素进行分析后,可以得出如下几个结论:

  (一)数十亿年之内没有不可避免的整体生存威胁

  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人类的整体生存是至高无上的价值,这不仅是因为整体生存本身是居于无数的个体生存与群体生存之上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人类的整体生存只有一次,任何人类个体与群体的消亡都不会阻止人类的继续繁衍生息,但人类的整体只要有一次消亡,人类就再也不复存在,也没有任何再生的机会。

  那么,外力能否灭绝人类呢?通过之前的阐述,已有一个明确的结论,这就是在数十亿年之内,人类不可避免的整体生存的外在威胁是没有的。确切地说,利用目前人类已经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还无法防范且必然会降临的外在威胁只有两个,一是宇宙的终结,另一是太阳演变为红巨星。

  关于宇宙的终结也许是人类真正的末日,那是至少许多万亿年之后的事,或许我们真的躲避不过那场最后的劫难。但是,这个问题在这里谈论是不切合实际的,首先,基于今天的宇宙学理论我们还不能完全准确地解释宇宙的最后结局,况且,现代宇宙学理论的建立仅仅只有几十年的时间,我们对宇宙本质的认识还十分的肤浅,许多认识几乎可以肯定还很不确切,对宇宙的终结就此妄加定论,从而给人类的命运武断地打上句号,似乎是一个不太合适的举动。另外,即使按今天的宇宙学理论,宇宙的终结也还至少需要许多万亿年,那是一个十分漫长的未来,许多万亿年之后人类应该何去何从,根本不应该是我们今天进行具体规划的事。而且,随着人类的继续进化,我们应该相信,未来的人类一定比今天的人类具备高超得多的智慧,他们到时应该会有万全之策。

  关于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完全可以肯定,那是一个必然会到来的事实,也完全可以肯定,那时只要人类还生活在地球,便必然会遭受灭绝的命运,同时还可以肯定,依靠今天人类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确实我们还没有能力逃避那场劫难。然而,我们却可以对逃避劫难的办法作出合理的设想,例如:想办法移居到别的星球,或者将地球移动至一个安全合适的太空位置,或者制造出适合人类居住的人造太空装置等等,如果能够做到上述一切,人类自然可以继续生存。但是,至少凭今天的能力,我们还无法实现这样的设想。所幸,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供我们进行充分的准备,凭人类的超凡智慧,想必一定可以躲过太阳演变为红巨星的灾难。

  还有一些灾难凭今天人类的能力也是无法躲避的,如黑洞吞噬、近距离超新星爆发、恒星与独立行星撞击、地外生命入侵以及微黑洞与反物质星球的威胁等等,对于这样的威胁要么还没有经过实际观测加以证实,要么即使真正存在这样的威胁,也是几率十分微小的事,数千或者数万亿年都不可能发生一次,如果在遥远的未来真的被我们赶上,那时的太阳早已经演变成一颗死亡的星球,如果人类还生存着的话,也早已经搬离了太阳系,这样的威胁也就无从谈起了。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得出数十亿年之内不存在不可预防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在威胁的结论。

  事实上,数十亿年极其的遥远,考虑那么遥远的问题并没有多少现实的操作意义,得出数十亿年之内人类不存在整体生存的外在威胁这一结论,更重要的是在提示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为那样的威胁担惊受怕,而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关注与解决其他关系人类的切身利益的问题上,因为需要我们去做的事有很多很多。

  (二)数十亿年之内的重大威胁都可以预防

  我们得出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在数十亿年之内不会降临人类头顶这一结论,分界线是以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作为标志的。事实上,在50亿年之内还有许多大的外在威胁会危及人类,例如小行星与彗星撞击、地震与火山、进化规律的威胁等等,特别是大的小行星撞击以及人类基因出现大的退化等因素,甚至有毁灭人类整体的可能。所幸的是,对于这类重大威胁,人类反而有能力预防,从而可以避免这样的灾难发生,或者极大地减轻这样的灾难损失。

  所谓有能力预防这样的灾难发生,是就今天人类已经掌握了的科学技术而言的,因为凭我们今天的能力,已经可以通过提高建筑的抗震水平,以及火山的预报和防范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和减轻地震与火山的灾害。同时,通过对今天我们已经掌握的天文观测技术、航天技术、核技术与导弹运载技术,稍加发展,便已经有很大的把握去改变小行星与彗星的运行轨道,或者摧毁它们,这就意味着人类完全可以避免小行星与彗星撞击的灾难。另外,也可以通过改造人类的基因,防止人类基因的重大退化。

  事实上,上述这些威胁才是最可怕的灾难,因为它们比较现实地威胁着人类,而且一旦降临,人类的损失会非常大,甚至有被灭绝的可能。对上述灾难的足够预防能力,是对人类未来生存的极大保障,有了这样的保障,在未来数十亿年的时间内,只要提高对这些外在威胁的防范意识,就可以避免人类灭绝的危险,也可以极大地减轻这些威胁给人类带来的其他重大损害。

  (三)一般的威胁是不可避免的

  在对各种外在威胁进行分析后可以看出,甚至多数外在威胁都是不可避免的,例如疾病、动物伤害、植物侵扰、冰期的来临、地磁的消失、太阳黑子与磁暴的袭击等等,而且,即使有些威胁在一定程度上虽然可以防范,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或轻或重危害人类,如地震、火山等。这些外在威胁或危及人类的群体与个体生存,或危及人类的幸福,或两方面的威胁都具备。

  我们发现,越是不可避免的威胁越是普遍存在的威胁。就如疾病是不可避免的,它普遍地危害着人类,几乎任何人都逃不过疾病的侵害,一生中没得过疾病的人少之又少。又如,动物侵扰也是不可避免的,各种动物与我们相处在一起,难免不受到它们的捣乱和袭击,即使要完全避免像蝗虫、苍蝇与蚊子等昆虫的危害都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这样的威胁同样普遍存在于我们的身边。

  另外我们还发现,每个人都在试图躲避自己个人的生存威胁,最简单的例子,任何人都有一种防范伤害的本能;在生病后,任何人都会试图寻医治疗。但是,任何人都不可能躲避最后的死亡,也就是说,人类个体生存的最后终结是必然的,而且,个体生存的终结绝大多数是因外力的作用,例如,疾病就是最为普遍的终结人类个体生存的外力,除此之外,还有地震、火山、雷电、动物伤害等等,这一客观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逃避。

  还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越是不能逃避的外在威胁,越是远离人类的整体生存。正如疾病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的外在威胁,但任何疾病都不可能同时夺去人类全部的生命;地震、火山也无不如此;同样,未来的冰期、地磁消失等威胁也会是这样。事实上,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律,要是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普遍存在的话,人类在过去600万年进化的历史中早就被灭绝了。那么,正是具有强大的抵御各种威胁的能力,才决定了人类今天能够成为地球上最具生命力的物种,并且牢牢地统治着地球。

  三、对外在威胁的再认识

  在对各种外在威胁进行了全面的分析之后,我们可以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来看外在威胁问题,甚至可以跳出外在威胁本身,来关注人类未来的道路,由此获得对我们的未来选择有益的结论。

  (一)接受极其偶然的事件

  我们知道,像疾病这样的外在威胁几乎是任何人都无法躲避的,人类个体的死亡更是必然早晚会降临在每个人的身上,面对这样的威胁,我们最终只能坦然接受。因为,无论你愿不愿意,这都是人类必然的宿命。个体的死亡并不影响人类的整体生存,相反,如果只有生没有死,人类将不可能长久生存下去。因为无限增长的人类,早晚会因缺衣少食而灭绝。

  接受人类的个体死亡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道理,即使多数人都不情愿或者害怕死亡,但都会接受每个人在年老体衰后因病去世的现实。然而,只要是正常心态的人,却不可能接受人类整体灭绝的结局,我们作为人类的一员,理所当然地把人类的整体生存价值看得远远高于其他一切的价值。

  通过之前的阐述已经明确,在50亿年之内即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之前,人类并没有不能够预防的危及其整体生存的外力,但上述分析是在排除了诸如黑洞吞噬、恒星与独立行星撞击、微黑洞与反物质星球威胁以及外星人入侵之后而作出的结论。之所以把这一系列威胁因素都加以排除,是因为这些因素要么是纯理论的推测,并没有得到确切的证实;要么是即使现实存在,也是发生机会极其微小的事。这种机会之小,甚至超过了数万亿年才有一遇,对于在50亿年后便必须搬离地球的人类,是不应该考虑它的威胁的。

  但是,所谓数万亿年一遇只是一种概率分析的结论,不论其概率多么的小,总不能排除这一因素的存在,而且不论概率多么小,甚至数亿亿年才有一遇的事,也有可能刚好是明天或者明年就会发生,这是概率规律的特点。因此,尽管我们可以十分肯定地下一个结论,即那样的事几乎完全不可能,但却不能够说根本不可能,只要概率不为零,就不能排除数亿亿年一遇的事会十二分凑巧地发生在眼前。

  而对于上述所列举的一系列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利用今天的科学技术是根本不可能预防和躲避的,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很长时间内,我们也不可能具备防范这种威胁的能力。如果真的遇上那么巧之又巧的事,人类只能是认命,坦然地接受那种极其偶然的事件,全当是上天对人类的有意安排罢了。

  反过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防止那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外在威胁,大量地动用人力、物力、财力去刻意进行大规模的研究与投入,因为,这样的威胁只是从理论上存在的一种可能性极其微小的事,而在50亿年之内,即在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之前,人类有许多的事需要去做,完全不必劳民伤财地去为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大动干戈。况且,即使动用大量的力量,也基本可以肯定,从根本上是预防不了那样的威胁的。因此,用极其坦然的态度去面对那种概率极其微小,而处置难度又极其巨大的事,是唯一合理的选择。

  (二)确定合理的预警期

  通过之前的阐述已经明确,一些威胁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或者对人类的群体与个体生存,以及对人类的幸福带来重大影响的外力,是注定要降临我们头顶的。除了宇宙的终结之外,其他注定要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和许多会对人类的群体与个体生存,以及对人类的幸福带来重大威胁的外力都是可以预防的。典型的是小行星与彗星撞击地球的问题、人类基因退化的问题和地磁消失的问题,而且,即使太阳演变为红巨星的问题,都有可能通过未来科学技术的发展避免其伤害。

  人类理应要维护自己的生存与幸福价值,尤其是人类的整体生存更是不可动摇的最高价值追求。因此,面对这些必然会出现的外在威胁,我们肯定应该采取相应的防范与应对措施。

  但是,要防范与应对这些威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需要耗费巨大的投入,包括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在十分漫长的未来的时间长河中,出现这样的外力袭击事件只是在极其个别和特定的时间点上,如果为了那些数十万年,乃至数千万年甚至数十亿年才会出现一次的袭击,长期一贯地消耗我们的巨大资源,明显是不合理的。况且,要是长期总在准备一件遥遥无期的事,反而会导致人们思想的麻木与大意,更不利于真正实施好对这些威胁的防范措施。

  由此,对于防范那些危及人类生存与幸福的重要外在力量,应确定一个合理并且保险的预警期,以便在科学合理的时间段内,制定并实施一系列针对其威胁的切实有效的防范与应对措施。

  需要强调的是,预警期必须是合理且保险的。例如,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是一个明确无误的外在威胁,这一外在威胁是关系到人类整体生存的重大威胁,要应对这样的威胁,应留足的预警期可能要在10亿年左右。

  之所以确定10亿年的时间,是根据今天我们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和拥有的一切能力并将其引申后作出的综合判断(也许经过许多年后,科学技术有了进一步发展,这种判断会有相应的调整)。理由是,根据人类今天掌握的科学技术知识,要避免这种威胁,我们只能作出搬离太阳系、迁徙到其他星球;或者建立巨大的太空人造生存空间;或者将地球推移到一个安全的新的恒星附近的设计。然而,要实施上述设计,利用今天的科学技术手段是根本做不到的,要完成这一设想,或者要想提出更加合理的方案,还需要进行更加深入的科学技术研究,这种科学技术研究需要未来无数的科学技术成果作为铺垫,其科学与技术的高深程度,远远超出了当今我们已经掌握的一切科学技术知识。因此,要完成这一任务,仅从科学技术的准备时间就要留足亿年以上。

  那么,为什么还要考虑10亿年的预警期呢?因为这是涉及人类整体的生存问题,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预警期留得尽可能足够与充分是十分必要的。同时,还要考虑这样一个因素,即太阳演变为红巨星虽然还有50亿年,事实上,在50亿年之前的一段时间太阳已经变得不太稳定,它会经常出一些“毛病”,而太阳出一点小毛病地球生态就可能会出大毛病,因此,我们搬离太阳系的时间不能刚好选择在太阳演变为红巨星的那一时刻,而是要在这之前很久,也就是在太阳还处于稳定的燃烧期时就应该搬离太阳系了。而且,我们说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实际上这一时间的确定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还必须留足有可能误判的时间,否则,人类整体就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由此可见,预警期总计确定为10亿年左右是十分必要的,甚至预留更长的时间也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但是,对于其他一些威胁就完全不必留下如此之长的预警期了。如对于小行星或者彗星撞击地球,事实上我们已经在保持密切的观测,如果发现有小天体可能会撞击地球,只要留足几十年的预警期便可以解决问题。理由是,依今天我们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完全可以通过几十年的准备,制定并有效地实施一整套化解这种威胁的方案,比如用宇宙飞船把核弹送上小天体,将小天体的运行轨道改变,也许就是一个很合理的方案。对于这种方案的实施,实际上只需要几十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

  关于应对基因的退化而留的预警期,应该确定在人类基因已经开始有明显退化迹象时。基因的退化不可能出现整个群体的同时突变,以整个人类作为考察对象,基因要是出现重大退化时,一定首先是从个别人或者个别群体开始的。同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退化到马上就不能生存下去的地步,应该是一个缓慢的不断退化过程。这就给我们应对这样的威胁留下了可供准备的时间。

  目前我们已经较好地掌握了基因再造技术,再进一步发展,完全可以十分精确、自如地使用这一技术;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进一步实施,不需要很长时间,我们便可以十分准确地了解人类所有基因的内部结构,以及所代表的遗传信息;加上今天已经掌握了的“克隆”技术、人工授精技术、基因冷冻与保存技术都还可继续发展。有了上述这一切作为基础,应对基因退化的预警期设定在人类基因出现明显退化迹象时应该是比较合理的。

  应对地磁的消失要留下的预警期可能需要得长一些,原因是对于地磁消失我们还不能十分准确地预测其具体时间。当然,地磁消失对人类带来的伤害肯定不如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大,也没有小天体撞击地球和人类基因退化带来的危害那么大。而且地磁消失带来的危害不是直接的,也许实施相应的防范计划不一定动用那么多的投入,但预警期则应留得富余一些。

  确定合理且保险的预警期,是充分保证人类生存与幸福的必然要求,预警期留得过长或过短,都不利于人类生存与幸福价值的实现。

  (三)反思深远原则

  第二章中确定了本书全部的研究依据的两个原则,即“最大价值原则”和“深远原则”,其中深远原则是指我们的研究视野力争做到空间尽可能广阔,时间尽可能长远。由此,我们确定了把空间定位在整个宇宙的范围,而时间则定位在从宇宙的开始到宇宙的终结这一跨越亿万年的时间段。

  根据之前的研究及所得出的结论,可以看到,在50亿年之内没有不可避免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而50亿年之内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即使利用现今已经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稍加发展都可以防范。这就告诉我们,人类完全可以在数十亿年之内,本着平和与坦然的心态,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用在自己现实的切身利益上,因为,需要我们去做的事很多,如果把过多的精力花在那些还遥遥无期的外在威胁上,是一种纯粹杞人忧天、劳民伤财的事,反而会影响人类价值的实现。

  同时,这一结论的明确也特别提示了我们,在外在威胁方面,有足可以供人类长达数十亿年安稳平静生活的时间,这就间接地告诉我们,研究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主要注意力可以从外力因素转移出来,而应该把重点放在人类自身的威胁上。

  有上述一系列的结论,再来反思深远原则便会发现,将研究的时间与空间确定得如此之长远和广阔,既不是为了研究我们在未来的亿万年应该做什么,也不是为了研究我们应该深入到宇宙的最深处做什么,而是通过以亿万年的时间长度与整个宇宙的空间广度作为参照与镜子,排除我们不必刻意去做的诸多内容,而最终把立足点放在这样一个现实的层面上。那就是在今天或者不远的将来,我们人类应该围绕我们生活的周围世界切切实实做一些什么?以及应该谨慎地应对哪些有可能出现的现实问题?而通过上述方法所得出的结论,才是真正深刻、全面、科学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