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限制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提条件

    当明确了要避免人类的灭绝,就必须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这一结论后,这里就让我们来分析,人类是否能够实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这一目标。

  一、今天的社会形态是国家社会

  人类社会的社会形态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原始的迁徙社会,之后的村落、部落社会,以及今天的国家社会。

  最早期,原始的人类一直处于迁徙群体状态,人们过着采集式的迁徙生活,各群体之间很少往来。农业革命,由于对动物与植物的驯化,人类得以定居下来,于是,村落、部落形成了,人类社会的形态由迁徙社会阶段发展到村落、部落社会阶段。

  农业革命几千年后国家形成了,最早的国家形成于距今大约6000多年前。国家社会是人类社会形态的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今天。

  国家社会是村落、部落社会进一步发展的结果,国家社会的形成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由于人类的极端自私性与永恒争斗性,导致村落、部落之间常常兵戎相见,为了赢得战争,同时,农业生产也需大规模地建设水利工程及防范自然灾害的工程,这就要求将更多的人联合起来,于是便形成了国家。

  在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之后,今天的人类社会虽然继续着国家社会的形态,但今天的国家与几千年前的国家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的人类社会也要比几千年前丰富得多、生动得多。

  国家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组织形式,今天,它远不是唯一的,在今天的世界里活跃着各种各样的组织形式,从组织形式的规模考虑,一般而言,最大的要数各种国际组织。国际组织是由国家参与的集团,例如,联合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国际组织,它作为一个普遍性的国际组织,现有192个会员国,几乎包括了全世界所有的主权国家。除联合国这样的普遍性的国际组织之外,还有各种地区性国际组织和跨地区国际组织,如欧洲联盟和东南亚联盟属于地区性国际组织,八大工业国集团则属于跨地区性国际组织。

  除了国际组织之外,更多的是那些大量存在的小的组织形式,例如各种政府机构、企业、协会、学校、公益事业部门、社会福利机构,以及各个城市、村、镇、街道社区等等。这些组织形式存在于我们身边的所有地方,而且我们每一个人都置身其中,它们的存在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还有一种组织形式是以一种无形的方式存在的,它以血缘或者信仰联系着人们,使每一个相关的人都以一种强烈的内心情感将其默默地认同,这就是民族与宗教。我们每一个人都属于某个民族,全球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也许人们不一定受一个特定的民族组织机构与宗教组织机构左右,但每个人都不能否定它的存在,而且每个相关的人都对自己所处的民族和所信仰的宗教抱有一种亲近之心与认同之心。

  诚然如此,但是,在当今人类社会中,联系最稳固、主权最神圣、组织最严密的最大的组织形式是国家。我们今天所处的人类社会的形态属于国家社会形态,作为一种特殊的组织形式,国家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权力体,也是最神圣和最高的权力体(由于国家的行为由国家政权来决定,因此,也可以说国家政权是国家社会的最高权力体),当今人类世界唯一的主导力量是国家,任何别的组织形式都从属于国家。

  在国家范围内的各机构、群体与组织在这一点上自不待言。而且,各种国际组织事实上也是从属于国家的,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需要,决定是否加入这些国际组织,同时,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决定是否退出这些国际组织。国际组织受国家的左右,尤其是组织中的大国常常是决定组织行为的决定性力量。因此,是国家在主导着国际组织,而不是国际组织在主导国家,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同样,民族与宗教也从属于国家。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包含了多个民族和多种宗教,而一个民族和一种宗教又常常分布在多个国家,虽然每个人都有民族情感与宗教情感,但为了国家的利益,同一民族的两个兄弟国家常常刀兵相见,同一宗教信仰的两个不同国家也常常血流成河。

  国家的神圣权威自6000多年前人类社会形态进入国家社会之后便开始了,一直延续到今天。其间虽然也有宗教势力凌驾于国家权力之上的时候,例如,中世纪的欧洲,教皇的权力就高于世俗王权,但那只是一个发生在局部的短暂过程,且已经成为了历史。虽然在今天还是有少数政教合一的国家,但在这些国家更多的是政治家和宗教领袖利用宗教的号召力,以达到国家政权统治的目的,事实上,宗教仍然是从属于国家的。

  因此,我们可以进行十分准确的定位,即:在今天我们所处的国家社会中,国家主导了从属于这个国家的各种集团、组织和个人的一切行为;国家又根据自身的利益需要,决定自己对外的一切行为,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着各种角色,并最终决定着人类世界的走向。

  二、国家的竞争

  人类的固有弱点导致了人类的每一个体、每一群体的行为常常是非理性的,一个人的非理性行为其危害性往往有限,一个普通的组织与集团的非理性行为,其危害性也大不到哪里去。然而,一个国家的非理性行为就大不一样,国家是当今世界的最高权力体,国家要是致力于做某一件事会动员所有国家的资源倾力而为,而且没有任何别的社会力量可以制约它,因此,国家的非理性行为其毁灭性与危害性自然便会超过任何其他的社会力量。

  由于多个国家并存于世界,国家与国家之间始终处在一种竞争状态,这种竞争无休无止,体现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国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竞争产生的矛盾激化达到一定程度后,便会以战争的杀戮形式表现出来,国家社会从来都没有摆脱过这一规律。

  站在人性的角度分析,国家之间的竞争由两个因素决定:

  第一个因素是由人性的永恒争斗性决定的。

  人性的永恒争斗性决定了并存的每一个国家从建立之初,便把其他国家当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它们要在各个方面赶上和超越对手,小国的超越目标是中等大国家,中等大国的超越目标是大国,大国的超越目标是超级大国,超级大国的目标是进一步与其他国家拉开距离。

  国家之间的竞争虽然涉及国家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但重点则在经济与军事两个方面,只要经济与军事的实力能够提高,国家的总体实力便自然可以得到提高,与此同时,在政治、外交、文化等各个方面的竞争实力也就顺理成章地相应地得到了提高。因此,任何国家都会把经济与军事建设放在国家发展的优先地位。

  决定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的很重要的方面是国土规模、人口规模以及国家资源状况等等。正如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即使再发达、文明程度再高,它可能会赢得世界的赞赏与尊重,但却不可能成为一个主导世界事务或者地区事务的大国;而像印度这样的人口与国土大国,即使比较贫穷与落后,但其国家规模很大,任何人也不可能小视这样的国家。正因为如此,国家便必然会在骨子内潜藏扩张的心态,这种扩张心态与国家的竞争心态是相生相伴,紧密联系的。于是,在一个国家希望赶超其他国家,并最终希望成为一个大国,或者是超级大国时,它所采取的竞争方式最终便一定会发展到领土扩张道路上去,因为只有走领土扩张的道路,才能够使国土规模与人口规模得到迅速提高,才能够使自己占有的资源更多、更丰富,由此,国家实力也就更强。而国家领土扩张惯常的办法就是战争。

  第二个因素是由人性的极端自私性决定的。

  采用战争的手段进行扩张和掠夺是一种极端自私的行为,这种行为的最大特点就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将自己的获得建立在他人的失去之上;将自己的国家目标建立在千百万人的死伤之上,而且这样的大量人员死伤,不仅包括了对方国家的人民,也包括了本国的人民,它所带来的痛苦是双方的。但是,国家不可能因其扩张与掠夺野心的不道义,而去放弃竞争,人性的极端自私性根植于人类心底,使得国家的这种扩张最终不可避免。

  对于国家的扩张不可避免这一点任何国家都认识得非常清楚,因而,每个国家都在为防止他国吞并与掠夺进行努力,这其中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发展经济与军事,因为只有当自己的经济与军事实力增强,并由此达到整个国家的国力增强之后,才有足够的能力来抵御外敌的入侵。由于每一个国家都有这样的危机意识与紧迫感,这便意味着在多个国家并存的情况下,每个国家都不可能有安全感,因此,这种危机意识与紧迫感在不停地促使每个国家都在拼命地向前奔跑,你不超过别国别国就会超过你,当被别国超过的时候,便意味着被侵略和被杀戮,于是,出于迫不得已一刻都不敢停留。

  那么,当这种危机意识与不安全感所左右的国家发展方向,在采用单纯的经济与军事的发展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便会自然地感觉到再仅仅局限于本国范围内的经济与军事的发展,已经无法继续提高自己的国力,每当此时,国家继续提高国力的道路便会自然地偏向对外的领土扩张与掠夺,这就意味着防范被侵略的国家只要达到相应的时机,也必然会演变为一个侵略者。

  综上所述,如果说人性的永恒争斗性导致的国家竞争是主动性的竞争的话,那么,人性的极端自私性则必然会把国家引向被动的竞争,因为任何国家不参与这样的竞争都会遭淘汰。那么,不论是主动竞争还是被动竞争,当一个国家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都必然会走上扩张与掠夺的道路,在国家形态的人类社会中,任何国家都最终摆脱不了侵略别国或者被别国侵略的命运,谁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三、促进科学技术发展的双重加强效应

  国家的竞争还会导致另一种现象的出现,即国家对科学技术的坚定依赖。

  国家的竞争从整体上比拼的是综合实力,而综合实力的主要维系点在于经济实力与军事实力,但是,军事实力回过头来还是要靠经济实力作为后盾。经济实力的奠定,需要生产效率的不断提高,以及经济财富的不断累积。我们知道,经济效益的创造要靠企业,企业是国家经济实力之源,也是国家的国力之源,企业整体发展状况,以及整体效益好坏事关国家实力的根本。

  从当今形势看,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生活的主要特点,这一特点随着世界经济进一步一体化趋势,在未来的历史中只会越来越加强,而不可能减弱。那么,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要依靠什么呢?

  人类在完成其进化以来的漫长的历史中,一直是在自给自足的状态下生存,其适应与改造自然的能力十分有限。直到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爆发,我们才突然认识到科学技术的巨大威力,蒸汽机推动火车超过了上千匹马的力量,飞机将我们带上蓝天使人类实现了神话中飞天的梦想,电视和电话将数万公里外的影像与声音瞬间拉至眼前,一台计算机的运算速度超过了数十万优秀的数学家……是科学技术创造了一种200多年前从来不曾感受过的潜能,因此,人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科学技术巨大的财富创造能力,并总结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结论,从而使现代企业的竞争变成了科学技术的竞争。

  由于企业整体效益的提高代表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同时,经济实力的增强又可以使国家有能力增加军事的投入,从而提高国家的军事实力,并进而使国家整体实力得到提高,因此,科学技术便成为了牵动着国家全局利益的核心因素。

  事实上,科学技术的发展还能够为军队直接提供更有效的战争手段。一种新的科学技术成果的出现,从来都会优先使用于军事,现代国防的建设,早已脱离了大刀、长矛的冷兵器时代,一支现代化军队需要一系列高科技产品与高科技手段进行武装,并且,未来的军队对科学技术成果的依赖必然会更强。因此,科学技术对军事实力的提高,不仅有间接的作用,而且有直接的重要意义。这一切更加加重了科学技术对于国家利益的重要性。

  由于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上,国家和企业之间有着相同的利益和相同的需求,这一关系必然会促使国家与企业之间在对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上呈现相互加强与相互促进的特点,并形成这样一个逻辑关系:

    ①企业通过对科学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利用可以获得经济效益的大幅度提高,也只有依靠科学技术才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会被淘汰,因此,企业对科学技术的研究和开发其积极性是不可阻挡的;②企业效益提高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国家的实力相应得到了提高,这种提高不单纯在经济实力上,同时也直接导致军事实力的提高,并最终决定了国家整体实力的提高,因此,国家可以通过科学技术的发展获得相应的利益;③于是,国家便会通过自己的权力资源来支持企业对科学技术的研究与开发,促进企业的科技研发热情,并想尽一切办法提高企业的科技研发能力;④当企业通过科技创新进一步得到经济效益的提高之后,又意味着更进一步提高了国家的整体实力,并使得国家有更强的能力来支持与促进企业进行更进一步的科技研发。

  国家与企业就是这样在科学技术的研究开发方面相互促进,相互加强,从而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增添无限动力的。这里称这种国家与企业对科学技术发展的辩证加强关系为促进科学技术发展的双重加强效应,或简称为双重加强效应。

  双重加强效应是国家社会的必然现象,是多个国家并存状态下,人类世界最高权力体之间相互竞争的必然结果。尤其是工业革命之后,这种双重加强的特点显得更加明显,而且双重加强的趋势也更加强烈。这是因为工业革命之后科学技术的威力之巨大变得异常的明朗,这种异常明朗的趋势随着科学技术在之后爆发出的能量越来越大,使企业与国家对科学技术的重要性看得尤其清楚,也就导致了双重加强效应变得越来越强。

  那么,虽然促进科学技术发展的主要因素在于国家与企业两个方面,但是,国家社会不可能控制科学技术发展的根本责任应在于国家,而根本原因则是多个国家的并存。因为,国家作为国家社会阶段人类世界的最高权力体,本应有一项当然而且神圣的职责,这就是要本着对人类负责的态度管理好世界,任何违背人类价值的行为都应该是国家政权必须坚决制止的。这种维护人类利益的任务不可能依靠企业去完成。

  然而,国家却必然不可能肩负起这样的职责。因为只要多个国家并存,人性的弱点便决定了国家之间一定是处于竞争状态,且这种竞争常常会以战争的形式表现出来。而战争是人类群体之间最血腥的杀戮行为,战争的失败者是以国家的灭亡与种群的被屠杀作为代价的,因此,任何国家都必定会把应对战争的威胁,提高国家的竞争实力作为最重要的事情来看待,这种强烈的态度永远都不会改变。

  那么,不论是经济和军事的竞争,还是国家整体实力的竞争,最关键的因素都在于科学技术的竞争,这就决定了作为掌握着人类世界最高权力的国家,不仅不可能会有限制科学技术发展的希望与打算,相反却有发展科学技术的无比动力,哪怕人类的整体生存会因科学技术的发展受到威胁,也不会动摇国家的这种态度,因为人类的整体生存是大家的事,是未来的事,而且,是需要理性思考才能得出的结论;而国家因竞争失败必然导致灭亡则是自己的事,是眼前的事,并且是只需简单思考就能得出的结论。

  三、统一人类的行动

  由于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涉及的方面非常多,任务既艰巨又长远,要实现这一计划必须得依靠人类世界的最高权力体全力以赴的努力,普通的力量则无法肩负起如此重任。正如今天人类世界的最高权力体是国家,离开了国家的努力,要实施限制科学技术发展的行动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今天的情况却是多国并存、各自为政、相互竞争、彼此杀戮,在这一环境下的最高权力体国家注定不可能去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那么,怎样的条件才能够达到目的呢?

  最高权力体要作出这种努力,首先需要有此方面的强烈动机,而要使最高权力体产生这种努力的强烈动机,仅有人类的整体生存受到威胁这样的危机感是不够的,除此之外,还必须使最高权力体在决心限制科学技术发展时,不会担心虽然其他人的生存有了保障,但却因此导致了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或者掌握着最高权力体的最高权力的统治者的地位受到威胁;也不能有这样的担心,虽然自己作出了这方面的努力,却不能排除其他最高权力体也有可能会破坏这样的规则而使自己功亏一篑,甚至破坏这样的规则者反而可以获得大的利益。

  显然,要满足这些要求就不能使最高权力体处于分治的状态,因为只要是处于分治的状态,最高权力体的各自为政便必然产生竞争与对抗,在这种竞争与对抗状况下一切努力都将化为乌有。

  于是,便理所当然地有了这样的结论:既然处于分治状态的最高权力体不可能实现限制科学技术发展这一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将只能考虑采取合适的办法,实现全球统一一致的行动。

  所谓实现全球统一一致的行动也就是指要统一全人类的行动,它要求必须使全世界目标一致、坚定不移地为实现对科学技术发展的限制而共同努力,不允许有任何局部的异动。同时,对科学技术发展进行限制的行动必须是长期的和始终如一的,要求亿万年永不突破这道防线。

  针对人类社会处于国家社会形态阶段,让我们再来进一步讨论统一行动的问题。

  由于在国家社会中国家是人类社会的最高权力体,要求全世界、全人类的统一行动,就是要求各个国家的统一行动,每个国家都必须始终如一地遵循这一原则,不允许任何国家有任何的偏差。只要有一个国家越轨,它所造成的影响便是多方面的,这种影响绝不仅仅在于它会直接产生许多科学技术成果,更重要的是它必然会导致连锁反应,使各个国家纷纷打开禁锢,最后的情况又会像今天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因为,人类本性的弱点决定了人类有着永恒的争斗性,竞争、攀比、虚荣与好斗是伴随人类社会永恒的特点。那么,只要有一个国家开禁对发展科学技术的限制,便意味着它的经济实力与军事实力将会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从而对别的国家形成压倒之势,当这种优势达到相当的程度之后,便有能力对别的国家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甚至任意杀戮,这种情况是任何国家的领导人和国民都不可能接受的。单从这一点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放任其他国家偷偷发展科学技术,而自己则无动于衷。

  而且,只要这个国家开禁对科学技术发展的限制,就意味着它的经济发展水平将会远超其他国家,国民的生活水平也会远远走在世界的前面,并且还会有许多更新、更具吸引力的科技产品的出现。不论经济收入的提高,还是各种新产品的出现,对于其他国家的人民都可以引起足够的眼红,当人们看到这种差别的时候,决不会轻易罢休,他们会强烈要求本国政府也要开禁对科学技术发展的限制,否则,便会群起而推翻政府。对于国家领导人而言,绝不可能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去放弃个人的统治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