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人性的弱点

  一、人类进化还不完善

  人类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生命进化的结果,在进化的道路上,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最大的特点,是人类是以脑的进化作为开始并作为主要特征的,也就是说,是因为人类的智慧使人类得以适应自然,并最终统治地球。

  进一步具体地分析动物进化与人类进化的区别,那么,从进化的角度考察动物对环境的适应,我们可以把动物的进化称为“普通进化”,普通进化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肢体,第二是本能。

  首先,动物要想不被环境淘汰,必须在肢体的进化上满足环境的要求,这里说的肢体是除脑之外的所有其他的器官。为了抵御寒冷,动物进化出了皮和毛,纬度越高,动物的皮越厚、毛越长,这是由气候决定的;当被子类植物兴起和繁荣时,许多裸子植物灭绝了,一些以裸子植物为食的动物相继灭绝,因为它们的消化系统不能适应新的食物环境;威胁老鼠和昆虫的因素很多,随时都有可能丧失生命,为了存活下来,它们选择的进化方式是在繁殖器官上,这样的动物性成熟非常早,繁殖速度很快,一次繁殖数量也很多,这就使得它们在经过大量的死亡后还能旺盛地生存下来。

  仅有肢体的进化是不够的,任何动物,即使肢体非常符合环境的要求,如果它对周围的一切反应迟钝、木然,就如同行尸走肉,也必然会被环境所淘汰。那么,在动物的进化内容中,还有一项与肢体进化同等重要的方面,这就是本能。不论什么动物都有一种本能,这就是求生的反应,交配的反应,以及获取食物的反应等等。

  在适应环境的进化中,动物只有获得这种本能,加上与之相配套的肢体,才能生存下来,如果不能获得足够的本能,就会被淘汰。

  人类在对待环境方面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就是人类能主动去适应环境,有创造和改变环境的欲望,而且能够主动不断增强自己驾驭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正因为如此,人类在进化的道路上,不仅有类似动物的普通进化(即包括肢体和本能的进化),还有一种动物所没有的进化,这就是“智能进化”。

  除普通进化之外的智能进化,是人类不同于任何其他生物所独有的进化内容。智能进化也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创造力”,第二是“理性”。

  创造力就是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以及主动适应环境的能力,因此,创造力便集中体现在人类对科学技术的掌握与驾驭的能力和水平上。

  如动物对食物的获取和享用是最基本和最简单的,它们追逐食物而走,但不懂创造性地获得食物,它们对食物唯一的调味方式是咀嚼,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手段。人类因为有创造力,原始人类在捕猎后就已经懂得烧烤的肉类比生吃味道要好,这种方法还可把许多不能食用的东西变得可以食用。对于食物的获取人类很早就从简单的采集时代走了出来,掌握了对野生动植物的驯化。今天,我们利用高科技手段,使农作物产量大幅提高、品种大量增加,可供肉食的动物的生长与繁殖速度也大幅度加快。

  动物完全依靠自己身体的机能,通过季节性调节自己皮毛的厚度与长短以应对气候的变化。而人类在很早以前就学会了使用火,在寒冷的冰期,人类身上的毛发没有增多,皮肤也没有变厚,而是依靠火抵御了严寒;原始人类还有一种很重要的御寒方式,这就是利用兽皮缝制简单的衣服,因此,可以顶着寒风在野外猎取食物。而今天,各式各样的服装不仅可以御寒和装饰,还是一门艺术。

  动物也有自己的巢穴,但它们建造巢穴完全是本能所为,且它们的巢穴非常简单。人类建造房屋依靠的则是创造力。最早的人类将泥土做成砖来盖房,屋顶则是茅草,而今天的建筑材料千奇百怪,数不胜数,人们将铁矿冶炼成钢材,将石灰石烧磨成水泥,将石英熔拉成玻璃,将岩石锯磨成石材,利用化工手段合成涂料和壁纸,于是,一栋栋装饰精美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而空调、暖气则使房间四季如春。

  然而,人类最习惯于将最先进的创造力首先用于战争,在对同类的残杀方面从不手软。人类也习惯于将这种创造力用于对大自然的无节制索取,很少考虑大自然的承受能力,以及子孙后代的继续生存。人类在对自然规律的发掘上顽固地坚持勇往直前的一贯精神,却少有考虑科学技术给自己有可能带来的致命报复,也不考虑这样的单向追求是否能够给自己带来真正的幸福。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人类的理性进化程度太低所致。

  动物是没有理性的,动物哺育幼崽,那是动物的本能;动物不食同类,也是自己的本能。理性则是人类独有的智慧,是人类从根本上区别于动物的重要方面。

  当人们发现大量排放温室气体会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并因此会带来许多灾难性后果时,各国聚集在一起召开专门会议,并签订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多边协议,这是理性所为;当人们认识到核武器的疯狂发展,必将会给人类带来毁灭,由此倡导了核裁军谈判,这同样是理性所为。

  但是,人类的理性存在两大失衡现象,这里称为智能进化失衡现象,或者简称进化失衡。

  进化失衡首先表现为人类种群内部的失衡。在人类种群内部,少数人理性程度较高,但大多数人理性程度则较低;这样的失衡还表现在同一人类个体的理性水平波动很大,极不稳定。

  第二大失衡现象就是人类理性的进化速度远远滞后于创造力的进化速度。人类创造力的进化经历过几次飞跃,几百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学会使用原始工具,尤其是之后学会对火的使用是创造力的第一次飞跃。大约在1万年前,人类从蛮荒进入文明时期,开始了人类创造力的第二次飞跃,这次飞跃人们习惯地称为农业革命。

  人类第三次创造力的飞跃是在18世纪中期开始的。第三次创造力的飞跃以蒸汽机的创造性应用为标志,蒸汽机以蒸汽作为动力,取代了人和动物的体力劳动,人们看到了机器带来的生产力的极大提高,以及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的轻松与乐趣。由此似乎突然发现,科学与技术对于人类的难以替代的作用,以及潜藏着的巨大财富。于是,从认识自然内在本质入手,发掘一切可供使用的科技力量,以此创造所需要的财富,成为了人们的共识。这是人类创造力产生更高层次飞跃的内在动力,这次飞跃人们习惯地称为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以来,世界已经被彻底地改变了,在这200多年的时间里,我们创造的财富,超过了自有人类以来的几百万年间所创造财富总量的许多倍。我们在文学、艺术以及哲学等社会科学领域的成就自然可以如数家珍,但更值得感叹的是,自然科学和技术领域的无数次突破,并因此带来的世界的巨大改变。

  我们的认识空间最小已经深入到10-10米的原子核内部,最大则可以推广至130多亿光年之遥的宇宙边缘。科学家通过对原子核内部的研究,发现了一种称为“强力”的力量,这种力可以释放出自然界最巨大的能量,于是,制造出的核子武器轻而易举便可以毁灭一座几百万人的城市;科学家通过对电磁感应现象的揭示,能够将看不见、摸不着的电磁波作为“信使”,把各种信息在一瞬间传送到万里之外;生物学家通过对细胞核的研究,终于发现一种称为脱氧核糖核酸的双螺旋分子,它正是生物遗传基因的携带者,于是,他们让鲜花按自己想像的颜色开放,让动物按自己希望的形状生长……

  从人类创造力的进化来看,经历第一次飞跃用了几百万年的时间,经历第二次飞跃用了1万年的时间,经历第三次飞跃仅仅200多年,而世界发生的巨变却远远超过了之前几百万年人类所创造与改变的历史与自然的总和。

  从创造力的进化情况我们可以看出,每一次飞跃其间隔的时间都大幅度地缩短了,但是,每一次飞跃爆发出来的能量,却远比前一次飞跃所产生的能量大得多。这一点与传统的进化论思想是吻合的,这就是生物的形态级别越高进化就越快。

  然而,创造力只是人类智能进化的一部分,智能进化的另一部分是驾驭这种创造力的“理性”。遗憾的是,人类理性的进化速度与创造力的飞速进化形成鲜明的反差,显得十分缓慢。

  就创造力而言,动物与人类已经没有任何可比性,但从理性而言,人类却保留了许多动物的属性,在一些方面甚至连动物都不如。

  最简单的例子,人类与动物一样保留了典型的种内竞争特性,同类相残是人类最不理性的一面。在人类社会形成之前,人们就将最先进的工艺技术首先用于武器,这些武器在对付野兽的同时也用来对付同类。当创造力把人类带入到文明社会后,捕猎野兽已经不是人类食物的必需来源,野兽的袭击也不构成人类的主要威胁。相反,人类的主要威胁变成了同类之间的相互屠杀,于是,人类最先进的技术和工艺便用来制作屠杀同类的工具。

  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创造力便像火山喷涌一样能量无限地更加显现了出来,然而,人类的理性却还是没有随着创造力的发展获得相应的进化。在人类的创造力使得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科学技术成果爆发出的威力越来越巨大的情况下,掌控这些科学技术成果的使用方向的人类的理性却还和几百年、几千年之前没什么差别。

  任何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成果仍然还是首先用于杀戮的工具,科学技术为人类带来有多大的财富也就同样带来有多大的伤害和痛苦,这一趋势几乎成了固定的规律。科学技术在飞速发展,战争手段也在飞速发展,可以明显地看出,工业革命后,战争手段的更新速度一年超过过去一百年。

  进化失衡现象充分说明了人类的进化还不完善,人性的弱点正是人类进化不完善的具体表现。

  二、人类本性的弱点

  人类本性的弱点是人类这一独有物种固有的特征,人性弱点与人类相生相伴,除非人类有重大进化。人性的弱点其外在表现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时代的不同、区域的不同、群体的不同,其社会环境也千差万别,各种因素都会影响人性弱点的外在表现形式,然而,即使千变万化,但人性弱点的本质特征却不会改变。

  那么什么是人性的弱点?这里认为,一切不利于人类整体价值实现的人类本性的特点,都属于人性的弱点。但是,不利于人类整体价值的人性特点不在少数,要逐一加以阐述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而且也没有这样的必要,因为有一些人性特点对人类整体价值的负面影响很小,不值得一一加以列举。而以下阐述的各条,则是有可能在根本上影响人类价值实现的不利因素,由于这些人性弱点的存在,使人类的生存与幸福遭受严重的威胁,并将有可能最后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与整体幸福,对于这些弱点,我们是无法回避的。

  (一)视界利益性

  摆在人类面前的常常有三大利益矛盾,这就是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矛盾;表面利益与根本利益的矛盾;以及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的矛盾。往往长远利益、根本利益和全局利益并不能直观感受到,它们需要做一些深层思考才能够明朗,或者即使能够感受到,也不能马上享受到它们带来的好处。而眼前利益、表面利益和局部利益则一目了然,并且一旦获得,便能够立即得到这些利益带来的好处,我们称这些在视线范围内很容易感受到的利益为视界利益,也就是已经得到和随时便可以得到的利益,或者说只要获得,便可以即刻感受到其所发挥的作用的利益。

  按理而言,眼前利益包含在长远利益之中,表面利益包含在根本利益之中,局部利益包含在全局利益之中。如果长远利益、根本利益和全局利益受到损害,最终必定会波及到眼前利益、表面利益和局部利益,由此可见,长远利益、根本利益和全局利益的重要性必定高于视界利益,一旦两者之间发生矛盾,后者必须服从前者,这才是符合常理的事。但是,情况常常相反,由于视界利益有一目了然、伸手可得的吸引力,于是,导致了多数情况下人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眼前利益,放弃长远利益,选择表面利益放弃根本利益,选择局部利益放弃全局利益,这就是人类本性中的视界利益性。

  一般人都会陷入这样的思维习惯:总是认为自己面对的问题比别人面对的问题重要;总是认为自己正在处理的问题比将要处理的问题更为重要;总是认为自己遇到的难题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态,使得人们很容易受视界利益所诱惑。

  (二)极端自私性

  我们说一个人损人利己,只为自己不为别人,或者只想自己不想别人,那是一种自私的行为,但是,在人类的本性中有一种弱点,这种弱点把人性自私的特点能够发挥到极致,这就是损人不利己甚至于损人也损己的事情总是有人做,而且这样的行为广泛地存在。一般而言,这种极端自私的行为的初衷是为了自己而损害他人,或者只为自己而不顾及他人,但稍加分析,这种损害他人或者只为自己的行为,一定会即刻反过来危害自己,或者自己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这里称这种人类本性的弱点为人性的极端自私性。

  如战争与人类历史相生相伴,而战争本身就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因为战争的发动者在屠杀对方的同时自己也在被人屠杀,在掠夺对方财富的同时,自己付出的却是生命和鲜血的代价。

  我们还可以设想,一个人只带着少量的水和食物穿越沙漠时,一定会合理地安排这些水与食物。而一群人同样带着不足的水和粮食穿越沙漠时,便总会有人多吃多占,而不顾群体的死活,事实上,当这些水和粮食过早消耗尽后,面对死亡的不仅是群体的其他人,他自己也必定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关于这一点,那些多吃多占的人并不是不知道,但只要他生存于一个群体之中,便不会理性地去做,这也是人类本性的极端自私性所为。

  (三)自欺欺人性

  为了给自己的不合理行为进行开脱,人们常常会编制一些自己乐于接受的理由,这些理由不仅是为了欺骗别人,更多是为了欺骗自己,使自己心安理得。这样的行为还表现在遇到危险或者遇到困难时,常常习惯去相信那些明显是荒谬的事物和观点,以此来麻痹自己。这种人性的自我欺骗特性,称之为自欺欺人性。自欺欺人性是人类的非理性所为,它既在于能够安慰自己,也希望能够蒙蔽和欺骗他人。

  人类的自欺欺人性一般会在以下几种情况时表现出来,第一,当遇上棘手的问题后,不愿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解决它,或者遇上危险和困难时,为了寻找一种安慰以排解心中的恐惧;第二,每当自己的视界利益与自己的长远利益、根本利益和全局利益发生矛盾时,为了给自己选择视界利益寻找理由,或者开脱责任;第三,当做了亏心事,既无法向别人交代,也无法向自己交代时,为了开脱罪责。凡遇上述情况,人们会编出许多看似合理实际上根本荒谬的道理,或者愿意去接受那些看似可行,而实际上根本行不通的办法去欺骗和安慰自己,同时也希望欺骗和安慰别人。

  人性的自欺欺人性不仅使人类不能够反思与改正自己的弱点与非理性行为,反而会使人性的弱点与非理性不断地得到加强。因为任何一个重大的非理性行为,往往都被自己的看似合理的理由得到了解释,从而使人心安理得地去做那些与自己的整体价值相背离的事,并一步步将自己的命运推到危险的边沿。

  (四)永恒争斗性

  人类的争斗性源于人类的竞争心理,正因为这种同类之间的竞争心理,便有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嫉妒、争强好胜、虚荣和同类相残。人性的争斗性从婴儿开始感知周围的世界起便表现了出来,从此伴随于一个人生命的始终,同时,这种争斗性也伴随于人类社会的始终,因此,我们称人类本性的这一弱点为人性的永恒争斗性。

  人类的非理性很大程度上产生于人性的争斗性,独立的人类个体往往会努力按自己的理性水平处理问题,但竞争的人群则完全不同。

  战争大多数都是因人类的争斗性引起的,这种争斗性有国家、民族和宗教之间的竞争和嫉妒,有领袖的虚荣心。同样,如果全球只有单独一个国家,温室气体的合理排放可能早就得到了实现,但当多个国家同时存在时,控制温室气体的行动便很难实质性实施。因为,多边谈判的任何一方,都担心自己尽的义务过多而便宜了对方,于是,谈判便久拖不决。

  人类的永恒争斗性反映在人类个体身上,从而导致每个人一生都背负着不停奋斗的重担。一个没有攀比的人,有基本的温饱便可满足生活的需要,但一个处于群体中的人,会时时刻刻注意别人怎样生活,内心深处总在与他人比较而担心落后,这就使得人的一生始终在打拼中度过,直至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心走完人生。

  (五)无穷欲望性

  人类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获得后还想获得,永远都不满足,而且很大一部分人近乎贪婪,这里称这一人类的固有本性为人性的无穷欲望性。

  曾有人认为,要是处于物质极其充足的环境下,当每个人想要什么便可以得到什么的时候,人的欲望便会有填满的一天。事实上,这只是一种想当然的希望,世界可以满足人类所有的需要,但却不可能满足人类的贪婪,只要人类的本性没有出现重大的进化,人类得到满足的一天就不可能到来。

  人类的无穷欲望性推动了物质财富的增长,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但带给人类的除了这些物质的东西之外,还有战争与犯罪,以及人们精神的痛苦,社会的动荡与不安,环境的破坏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