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邬震宇2008年12月4日来信

(按:这是读者邬震宇2008年12月4日发来的邮件,当时我非常忙,没来得及回复)

    今日偶尔在书店看到你的著作《最大的问题》,心中甚喜。

    书中有许多惊世骇俗的观点,我心中也疑窦从生。譬如:人类终将走向灭亡,而为了避免人类灭绝应限制科学技术向更高层级发展;又如理想的人类社会应是平和,友好,非竞争的,大一统的社会。事实上,人类永恒的本性或固有的特质却是争斗,对抗;而大一统的实现恰恰要根源于人类战争。

    我的困惑还来源于惊异于你的人类情怀。你认为你的使命,责任,价值,理想是立足于人类整体,关心人类的命运和前途。这是不是乌托邦式的幻想?这是不是杞人忧天?人类走向灭绝那是泥牛入海,势不可阻。缈小的个体只能望洋心叹,爱莫能助。我认为做为个体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已份内之事,人人做好了自已的本职工作,人类社会就自然能够得到拯救。最近央视百家讲坛栏目主讲人易中天教授在讲述百家争鸣之儒道之争中诉说了道家这样一个著名论点:“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他认为当今社会之所以大乱,就是因为有人自认为自已是救世主在那里瞎折腾。其实人只有首先管好了自已的事情,才有资格,有能力,有必要去管天下的大事。你对此是何看法?

    追根溯源,我的疑惑更多的源自公与私的矛盾冲突之解决方案。是以私做为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还是恰好相反?哪个更是现实的,符合人性的抉择?这些结我还没有解开。现冒昧请教,恳请做出回答!

    你忠实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