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2007年底和深圳读者李顺保的网络通信
(读者2007年11月22日来信)
胡家奇老师:
你好,希望你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浏览看我的邮件。希望我的思想可以提供借鉴,希望有用。
拯救人类--是个最高端的话题,很容易让人站在世界的高度去思考这个问题,寄望通过呼吁和建议让人类管理层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实际行动起来。可是 漫长的人类文明史发展成今天这个现状,所积累“恩怨”和“思想冲突”等危机是深刻的。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化解这些危机?阻碍化解危机的最大阻碍就是国家区 域的划分,严重阻碍不同文明的深刻交流、思想的碰撞和恩怨的化解,而且各种信息经过国家政府机器过滤后,人民大众所接受的信息都是有利于国家主义和民族主 义的巩固,人民大众成为国家政府利益的巨大后盾。
国家之间好比是对手,对手可以不竞争吗?除非有个人的武功都修炼到最高的境界,感化对方,对抗的境界就是合作。即使大家都有这个“心”,但是谁也不放心别 人的“心”,所以需要一个“中间人”,这个“中间人”不大可能是政治团体利益的代表,因为政治团体精神境界的突然提高有些难度。所以这个这个“中间人”将 来自民间,谁有心,谁行动,谁就成为人类光明的使者。拯救路线不外乎领导层路线和民间路线。
拯救人类涉及人类活动的各个方面,一切都将在“社会制度”保障下运行,共产主义制度可以作为参考。为了提高“拯救人类”的实践性,需要以“企业”为单位的 民间路线先行。企业管理制度作为企业创始人的思想表现,一个企业就是一个小社会,所以需要研究以“拯救人类”为思想蓝本的企业管理制度。辐射整个人类社 会。只要是为广大人民谋求福祉,“拯救人类”是指日可待的。
 
 
 (我2007年11月26日回复)
小李:
我出差刚回,今天才看到你的邮件,回信晚了,对不起.
我这些年思考并形成的观点有四个方面,一.科学技术照此发展必
将灭绝人类,而且时间不会很长;二.只有实现人类的大统一才能解决
上述问题;三.我们应以怎样的手段实现大统一;四.我们应建立怎样
的大统一社会.这些问题你也不妨考虑一下.
我打字很慢,所以回信很短,请原谅.另外,我的新书下月底出来,
请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好寄一本给你.
 
                        胡家奇
 
(读者2007年12月6日再回复)
胡家奇老师:
你好,关于你思考的问题,以我个人知识和思想做如下观点描述:
一.科学技术照此发展必将灭绝人类,而且时间不会很长;
人类因为有创造力,所以自然科学被我们掌握,在这样的发展方向下,人类文明才有了今天的如此璀璨。科学技术是双刃剑,有规律可寻的,只要被合理的精神文明 社会掌握,我们就不需要担心它,因为历史证明,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引领了我们的人类文明,科学技术也在我们认识、掌握和运用中继续。我们需要担心的是人类 的精神文明。科学技术飞跃了,人类文明才能提升。
二.只有实现人类的大统一才能解决上述问题;
能大统一当然好,关键是要求得思想上的共识,和谐相处。要是哪天外星人来到地球了,我们求得也是思想上的共识,和谐相处。
三.我们应以怎样的手段实现大统一;
四.我们应建立怎样的大统一社会.这些问题你也不妨考虑一下.
因为历史原因、人性弱点及思想高度的影响,要通过政治层面直接统一是困难的,希望政治团体们的不断努力。同时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和谐的制度社会,在思想和行 动上辐射以得到全世界的认同和向往。只有一个现现实实的高度文明的社会制度摆在世人面前,一切就好办了。对于我们个人来说,能做的就是响应和推进和谐社会 的建设。
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和谐社会,其实框架已经很明朗。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将这些理论具体化到每个社会活动细节上。一个企业就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小翻版,在企业制度上下功夫,建立一套具有高度责任感的企业制度,当然这需要高度世界观点、思想力和行动力的人或团体去引领。
 
                                                                         李顺保
为了人类文明的和谐发展,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2007年底和深圳读者李顺保的网络通信(2009-05-27)
与读者云崖狐客2007年的网络通信(2009-05-27)
香港读者李纲2009年4月12日来信及回复(2009-05-27)
与读者云崖狐客2009年的通信(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