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第三节 对人类灭绝时间的推断
          第三节  对人类灭绝时间的推断
       从根本上而言,人类作为一个生物物种总会有从生到灭的过程,自然的力量最终可以灭绝任何生物,包括人类也不会例外。根据第二、三章的分析可以知道,如果我 们能够接受自然的安排,人类的灭绝应该是50亿年之后的事,那是一个极其遥远的未来,那么遥远的灾难完全不应该是由今天的我们去忧虑的事。
       那么,如果人类的自我灭绝其时间若是同样的遥远,自然也完全不值得今天的我们去操心,甚至自我灭绝只是以万年计算,今天的我们要想袖手旁观也还勉强可以说 得过去。但若是这样的危险只能以百年、千年计算,尤其若是今天不对其警醒,并果断地采取措施,之后要再想采取措施却已经难以弥补的时候,如果我们今天还不 行动起来,那真正就是千古的罪人。为此,我们应该对人类灭绝的时间有一个认真的分析。
       当科学达到今天的水平后,技术的向前发展早已经不能依靠直观经验来处理问题,科学理论早已成为技术进步必不可少的指导。科学与技术的结合是工业革命不久后 出现的现象,当时,虽然工业革命爆发出的巨大创造力使得各种各样的工业产品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但很快人们发现,技术实践若是没有科学理论的指导很难再向 更深入推进,只有依靠科学理论的指导,技术创造与技术发明才能成为一种理性的过程,生产力水平才能够得到快速的提高,更高端的科技产品才有研发出来的可 能。于是,每当科学理论有新的突破,人们便习以为常地在新的理论中尽其所能地去发掘可以转变为科技产品的内容。
       无数次的科学技术实践都反映了这样一个客观事实:每当一个中等学科出现理论突破,其产生的一系列科技产品就可以很大程度上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而一个大的 学科出现理论的突破,其产生的一系列的科技产品则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且这些科技产品既有造福人类的内容,也有祸害人类的内容。
       鉴于上述原因,我们便可以以科学理论的突破作为主线,来大致推断出人类的灭绝时间。
       实际上依靠今天的科学理论已经可以推断出灭绝手段必然会出现,之前所阐述的无限复制的纳米机器人、推动大的小行星撞击地球、制造海洋与地壳的整体核燃烧等 等多种灭绝手段,都是根据今天的科学理论能够推导出的。但是,由于今天的科学理论层级还不太高,要按今天的理论研制出相应的灭绝手段难度是比较大的,因 此,对于依据今天的理论所产生的灭绝手段何时可以出现,还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以下我们便重点以科学理论的向前突破作为依据来进行相应的推断。
       由于物理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处于核心地位,这里便根据科学技术的循环突破规律与裂变加速规律,并以物理学的发展作为参照来分析灭绝手段的产生时间。
       之前已有过分析,伽利略的成果是近代物理学建立的标志,也是近代物理学循环突破的一级革命性理论。按理而言,伽利略的成果必然会指导科学技术有一个大的发 展,人类社会也会因此有一个巨大的改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一成果的诞生并没有对人类社会即刻产生全面深刻的影响。究其原因,伽利略成果的诞生是在工 业革命之前约一个半世纪,那时人们还没有认识到将科学理论应用于技术实践的意义,因此,这一成果虽然并没有即刻推动技术实践的长足发展,也没有即刻演变为 一系列的科技产品,但这并不能说明近代物理学的一级革命性理论就没有巨大的威力。
       牛顿力学是近代物理学循环突破的二级革命性理论,牛顿力学建立之后,其对人类世界的影响今天看来已是一目了然,这种影响是多方面的,其中最突出的影响之一 便是体现在对技术实践的指导上,正是牛顿力学推动了工业革命向更深入发展,没有牛顿力学工业革命的深入发展是不可想像的。我们通常所说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就是指工业革命实现了科学理论与技术实践相结合的阶段,这是工业革命真正具备爆发力的阶段,那么,在这一阶段,对技术实践具有最重要指导作用的一系列科学 理论中,牛顿力学无疑是最重要的理论。
       但是,牛顿力学对技术实践的指导作用,以至对人类社会的根本性影响并不是即刻便显现的,其间有约100年的时间差。这其中的原因一是要将理论应用于实践本 身就有一个过程,任何理论要发挥指导作用都有一定的时间差;另外,牛顿力学建立之初,将科学理论应用于技术实践的思想并没有被人们理解,虽然牛顿力学建立 之后半个多世纪便爆发了工业革命,但此时人们也还没有意识到将科学与技术结合起来的意义,直到又过了几十年人们才认识到理论的重要性。
       那么,当今天我们已经清晰地看到工业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深刻变化,以及这200多年来人类创造的财富远远超过之前数百万年创造财富总和的许多倍这一事实时,已经足以说明牛顿力学,以至物理学领域的革命性理论所能爆发的巨大能量。
       相对论与量子力学是近代物理学的三级革命性理论,这一理论诞生于20世纪初,由于这一理论揭示的科学威力极其巨大,要调动这样的威力其技术难度同样也十分 巨大。但以原子弹的爆炸为标志,三级革命性理论从诞生到成功地应用于实践仅用了约40年时间,这其中的原因在于这时人们已经明确地认识到科学理论应用于技 术实践的重要性和可能性。因此,对科学理论应用于技术实践从各个方面都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同时,由于有明确且一致的认识,这时人们也敢于在此方面投入巨 资。
       近代物理学的三级循环实现突破所爆发出的威力其巨大性仅用两个例子便可以清楚地说明:其一,今天人类的足迹已经踏上了月球,进一步踏上火星已在计划与准备 之中,而无人驾驶的航天器已经飞出了太阳系,并正向宇宙深处飞行,这一切是之前人们只能在神话故事中才能想像的。其二,今天的一枚氢弹爆炸当量已经超过 5600万吨TNT,这是一种怎样的概念呢?它说明一枚炸弹的威力相当于100万节火车(可以绕地球一圈)所载烈性炸药的爆发总量。而上述科技成就的取 得,主要的指导理论就是相对论与量子力学。
       根据以上的分析,如果近代物理学的四级循环实现突破,其革命性理论所指导的技术产品可以直接很容易地产生灭绝手段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其理由是,三级革命 性理论所指导出的科技产品其毁灭力已经极其巨大,这种巨大的毁灭力距灭绝人类所需的威力其实只是一步之遥,而且,根据三级革命性理论实际上已经可以推断出 相应的灭绝手段,只是按三级革命性理论所指导的灭绝手段要研制出来其技术难度比较大,在短期内还不能判断是否能够产生而已,但从长远来看却是必定会产生而 无任何疑义的。
       那么,物理学作为一个在自然科学领域处于核心地位的大的学科,其四级革命性理论相比其三级革命性理论的威力必然会大出许多,在一个差不多已经接近具备灭绝 人类威力,甚至再进一步深入发展便可以具备灭绝人类威力的基础之上,再大出许多的威力,这一威力自然一定可以具备灭绝人类的力量,而且轻易便可以具备这样 的力量。
       那么,今天距近代物理学的四级循环实现突破还需多长时间呢?
       从代表近代物理学一级革命性理论的伽利略的物理学的创立到代表近代物理学二级革命性理论的牛顿力学的建立,期间相距不到100年,这是近代物理学二级循环 的周期。从牛顿力学再到代表近代物理学三级革命性理论的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建立,期间为200多年,这是近代物理学的三级循环的周期。
       于是,我们便可以依此来推测近代物理学四级循环的周期。任何科学理论要实现突破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它是无数科学技术成果不断累积的过程,是无数科学家历 经数代努力而水到渠成的结果。由于四级循环的革命性理论比三级循环的革命性理论高深得多,因此,成就这样的革命性理论所需要的中间成果应该要比成就三级循 环的革命性理论所需的中间成果多得多,由此看来,似乎近代物理学的四级循环要实现突破需要的时间要比三级循环还要长得多。
       然而,我们的思维不能仅仅如此孤立地考虑问题。我们知道,科学的累积呈现裂变加速的规律,随着科学技术的深入发展,科学与技术都在不断地形成分支,细分后 的科学学科与技术门类又都在继续地细分,而每一个科学学科与技术门类都有一批科学家在从事研究,都在遵循循环突破的规律向前发展,都在不断地出成果。由 此,科学与技术的成果的累积速度无疑便越来越快,这就弥补了更高一级科学循环实现突破要求科学成果累积量需要得更多,而产生这些科学成果所需时间似乎也需 要得更多的这一差距。
       物理学的发展也完全是遵循以上规律的,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考虑将近代物理学四级循环突破的周期设定得比三级循环更长些。那么,相对论的建立距今已有百 年历史,参照之前的循环周期,在一个半世纪后物理学的四级循环可以实现突破应是合理的推断。再考虑将理论应用于技术实践的时间,于是便可以得出如下的明确 结论:在不超过200年的时间之内灭绝手段必然可以出现。
       显然以上的推断是十分保守的,因为上述推断有几个明显的因素并没有考虑进来,首先,按现有科学理论所推断的灭绝手段通过进一步发展也许在这之前便会出现; 另外,科学理论与科学技术在其他的学科与门类中同样在实现突破,物理学之外的领域同样极有可能产生灭绝手段,正如在今天的毁灭手段中核武器是物理学的成 果,但基因毒素则是生物学的成果一样。那么,其他领域的灭绝手段也很有可能会在200年之内出现。
       最早的灭绝手段也很有可能只会掌握在国家手中,或者是掌握在极少的善良者手中,但极端手段的“三增”规律告诉我们,随着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灭绝手段的 种类将会越来越多,掌握灭绝手段者的范围也会越来越广。不仅如此,而且灭绝手段的品种还将会越来越趋向于只可能由国家这样的集团掌握,发展到能够被个人所 掌握,且总有一天会流入到敢于使用者手中。
       同时,只要科学技术还在发展,当科学理论的发展层级达到相应的高度之后,由此支撑的科学实验和科技产品同样可能会造成无意中的灭绝灾难。由于实验的不慎以 及对科技产品的不慎使用而导致人类灭绝的可能,与有人故意使用灭绝手段给人类造成的灾难具有同等的风险性,因此,当灭绝手段诞生后,其灭绝力量的爆发是随 时都可能出现的,这种灭绝力量的爆发途径有可能是因那些心理变态者对灭绝手段的故意使用,有可能是科学家在实验中的不慎,也有可能是对科技产品的不慎使 用。因此,一旦灭绝手段诞生之后,人类整体的命运已经是悬于丝发,要再想拯救人类已经是难之又难。
       那么,即使如此,这里还是不妨对灭绝力量的爆发估计一个时间:回顾历史上各个历史时期极端手段的使用时间,如今天的极端手段,核弹的使用是在核弹研发出来 之后即刻便投入了战争,转基因生物毒素虽然还没被使用,是因为这一手段研发出来仅十多年。而在此之前的极端手段,大多都是在研发出来后不久便就投入了使 用,而少数投入使用慢一些的,充其量其时间长度也不过几十年。
       当然,灭绝手段与之前的极端手段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使用者也会在对这种手段的使用中同归于尽,因此,对这种手段理性者或者自己本人并不想毁灭者是不会主 动使用的。而且,还由于这种手段对全人类具有绝对的危害性,当这样的手段出现之后,各个理性的权力机构对其的控制力度也会远远强于对其他极端手段的控制力 度,这是这种手段不易被使用的因素,这一因素决定了这种手段出现之后一般而言被使用的时间会延长很多。
       但是,随着时间的延长,另外一些因素又必然会导致灭绝力量的爆发会变得越来越容易:
       其一,随着科学技术向更高层级的发展,新的灭绝手段不仅会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而且必然会呈现这样的趋势:①在新的更高层级的科学理论的指导下,灭绝手段 的研制会变得越发容易;②在新的更高层级的科学理论指导下所研制的灭绝手段其威力会更加巨大,最早的灭绝手段可能需要使用几次或者十几次才能灭绝人类,新 的灭绝手段则只需要使用一次便可以将全人类灭绝;③在新的更高层级的科学理论指导下的灭绝手段会变得越来越小巧,便于携带,也越来越方便使用,尤其是便于 由单个人操作使用,就像最早的计算机需一间大房子才能容纳,而今天一个小口袋就能装下的小计算器便已经超过了它的运算能力一样。这一系列的特点使得灭绝手 段将越来越易于被个人所获得,也越来越易于被单个人所使用。
       其二,科学理论不仅可以应用于杀戮手段的生产,也可以应用于民用产品的生产,由于科学技术具有不可能确定性,因此,我们不可能做到对于每一项科学理论的安 全性都能够进行百分之百地准确判断。 当科学理论发展到可以支持灭绝手段的生产之后,在这一理论指导下生产出的民用产品隐含的威力常常也是同等巨大的,而在这一理论指导下的科学实验其隐含的威 力也照样是同等的巨大。那么,在这一基础之上科学理论要是再向更高层级发展,随着它可以爆发的威力会巨大得多,对其民用产品的不慎使用,或者科学实验时的 不慎,便完全有可能在仅仅只是将其威力释放出来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时,也都足以将人类灭绝。
       其三,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对灭绝手段控制的力度再强,也难免不会在某一段时间变得比较松懈。而与此对应的是,世界上任何时候都存在一批妄图报复全社会的 亡命徒,这些亡命徒并不会因你对灭绝手段在控制松懈时其报复的欲望就会减弱。相反,时间越长,越是有可能会在某段时间出现一些报复社会的欲望极强、寻求极 端手段的欲望极强,且同时又具备相当强的获取极端手段能力的心理变态者。
       上述各种情况都决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灭绝力量会变得越来越容易爆发。即使如此,这里还是将灭绝力量的爆发设定得长之又长,即从最初的灭绝手段出现后考 虑需要300年灭绝力量才会爆发,那么,再加灭绝手段在200年之内会出现这一时间,按此计算人类的灭绝在500年之内便可发生。
       灭绝力量的爆发需300年这一时间完全是一个估算值,其依据是考虑人类历史上任何的极端杀戮手段的使用基本上都不会超过五六十年,而大致估算,平均一种极 端手段从产生到使用应是在一二十年之内便会发生,那么,再考虑灭绝手段的使用比其他极端手段长得多,这一比例按20倍评估,因而便得出了300年这一结 论。
       这一结论无疑是极其保守的,简单而言,它仅仅只是考虑了最初的灭绝手段被使用的时间。显然,在最初的灭绝手段出现之后,随着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还将会有 许多各种不同的灭绝手段涌现出来,且这些灭绝手段会更容易生产、更易于获得、更方便使用,因此其灭绝力量毋庸置疑会更容易爆发,而这所有的之后的灭绝手段 其灭绝力量的爆发都没有在考虑之列。
       至于总体来看,人类在500年之内会灭绝的这一评估更是相当的保守了,因为,这不仅在于中间同时考虑了两重保守的因素,即:一是灭绝手段出现的时间其评估 是保守的,另一是灭绝力量的爆发其评估也是保守的。而且按照逻辑判断,试想,工业革命距今不过200多年,而200多年前工业革命爆发之初,科学技术是在 几乎为零的基础之上起步的,发展到今天,宇宙飞船已经可以把我们送上月球,现代交通与通信技术已经把世界连成一个整体,大型计算机每小时的运算量远超过人 类有史以来所有的大脑计算总量,核弹与基因生物武器则将杀戮手段的毁灭力提高了数百万倍。在如此巨大的科学威力基础之上再发展500年那是相当于两倍工业 革命至今的时间长度,而在这段时间中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在知识总量已是非常巨大的基础之上的发展,是在科学研究手段与科学研究方法都先进得多的基础之上的 发展,同时也是在人力、物力和财力在科技方面的投入远远超过从前的基础上的发展。那么,根据裂变加速规律可知,今天一年科学技术的发展量必将远超过昨天一 年的科学技术发展量,况且是两倍工业革命至今的时间长度,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上可以创造出多少难以想像的成果便是可想而知的了。
       由此可以推断,在这其间,任何一次巨大的科技力量的爆发都是足可以灭绝人类的。因此,只要科学技术继续如此发展,人类的灭绝更多的可能是比500年这一保守评估时间要提前许多。

       对人类灭绝时间的推断给我们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提示,即我们已经到了必须该采取行动的时候,这就是要坚决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
       灭绝手段的出现不会超过200年,人类的灭绝不会超过500年,这意味着即使我们今天就采取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都有些来不及。因为许多的科学发现是在偶然 中产生的,许多的科技成果是在无意中发现的,由于自然给予人类的时间极其漫长,在这极其漫长的时间中,即使极少的偶然发现和极少的无意获得,其累积起来也 会是非常的巨大。在科学技术已经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高度之后,再加上一些并不多的科技成果的累积都有可能把人类送入灭绝的深渊,况且是这么多的累积呢!
       遗憾的是,人类智慧的局限性使我们普遍存在跳跃不认同心理和发展麻木现象,人类对于自己的处境还蒙在鼓里,对科学技术的极其巨大的毁灭力远远认识不足,对 每一个新出现的科技成果,以及对每一个正在安排的科学和技术的研究与开发项目,其有可能带来的负面作用和危害性麻木不仁,甚至连最杰出的政治家和科学家对 此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至于采取实质性的防范措施更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人类的精英们更多的是安于对科学给人类带来的各种成果的尽情享受,而对科学带给 人类的各种危害所采取的措施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至于科学一定会给人类造成灭绝性灾难,任何最有权力的领袖们都还没有实质性的觉悟。
       其实,留给人类的时间真的不多!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第三节 对人类灭绝时间的推断(2013-12-05)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