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第四节 人口与贫困问题
         第四节  人口与贫困问题
       一、人口“爆炸”
       (一)全球人口的增长及其原因
       20世纪最后的10年,一个令全世界都不安的问题更加让人感到十分严峻,这就是人口的“爆炸”。全球人口十年中增长了将近10亿,也就是说平均每年新增人口将近1亿。
       根据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推测,人类在进入旧石器时代时数量仅为12-15万,进入农业文明的时候世界人口约为500-1000万,这一过程经历了200 万年;18世纪中叶进入工业文明时期,这时的世界人口已经接近8亿,从农业文明初到工业文明初经历了1万年;但是,今天的世界人口已经超过67亿,而工业 文明仅仅200多年。这一增长趋势已经告诉我们,技术革命是人口“爆炸”的根源。
       似乎可以推断,是技术革命带来的财富使人们有足够的食物和条件养活更多的孩子,因此,越富有的人孩子应该越多,收入越高的国家人口增长率肯定会越高,但是,事实刚好相反。
       托马斯•马尔萨斯在他的《人口论》中提出了人口以几何比例增长,粮食以算术比例增长,因此,地球终将不能支撑人口的增加。当时许多人并不同意他的观点,更 多的人认为瘟疫、疾病、饥饿和战争对人类的减少可以平衡人类生育的增加。事实上,在历史上确实有过这种情况,如15世纪的世界人口比13世纪不仅没有增 加,反而减少了,这是因为这一时期欧亚大陆出现的流行病曾使大量人员死亡,而且每一次大的旱灾、水灾、蝗灾造成的饥饿都会导致数十万、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人 的死亡,这一数字在当时世界人口基数只有几亿的情况下是相当大的。
       随着抗生素和化学药物的出现,以及医疗水平的整体提高,婴儿和儿童的死亡率大幅度降低,人们平均寿命普遍提高,然而,相反的是人们生育观念的改变却没有与之同步。
       又由于农业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粮食作物的生产越来越具有保障,以及世界慈善事业的发展,使得全球因饥荒导致大规模的死亡事件越来越少,而且60多亿人口 的基数,纵使有百万人的饥饿死亡也不可能平衡人口每年近亿的增长。于是,人口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快,以至被称之为人口“爆炸”。

       通过对世界人口的增长进行研究,可以得出两个非常明显的规律,即越是贫穷的国家人口增长率越高,越是教育水平低的妇女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越多。
       根据世界银行《2008年世界发展报告》统计,2000-2006年低收入国家的年均人口增长率为1.9%,中低收入国家为1.3%,高收入国家为 0.7%,而且许多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增长还是由于移民所致,特别是在北美地区。因此,低收入国家的人口增长远远高于高收入国家,而且,这一规律几乎适用于 今天之前50年的所有时候。
       根据所掌握的资料,1950年全球人口25.18亿,其中工业化国家7.52亿,第三世界国家17.66亿;2000年全球人口约62亿,其中工业化国家 为11.2亿,第三世界国家为50.8亿。50年间,工业化国家人口年均增长0.8%,第三世界国家年均增长则达2.14%。
       在世界银行的有关报告中将每天生活费用低于1美元的人称为赤贫,低于2美元的人称为穷人。根据2002年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展望与发展中国家》的统计数 据,1999年全球的穷人为27.8亿人,占发展中国家人口的54.7%,其中赤贫人口为11.5亿人,占22.7%。贫困人口比例最高的是撒哈拉以南非 洲和南亚地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穷人占75.3%,其中赤贫占46.7%;南亚的穷人占82.6%,其中赤贫占36.9%。
       那么,根据同期世界发展银行的统计,世界49个最不发达的国家大部分都分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一地区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地区,同时又是全世界人口增长最快 的地区,199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4%;在世界贫困排行榜上名列第二的南亚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8%,略低于中东及北非的1.9%,名列第三。
       其实中东及北非国家也是世界上的贫困地区之一,除了部分高收入的石油国家外,其他国家都极度贫困。这一地区人口之所以增长快,除了贫困之外,其中还有一个 重要因素,就是个别宗教极端主义国家,将妇女的法定结婚年龄大幅提前,并且鼓励生育,而且妇女受教育程度普遍很低。
       越穷生育越多在各国内部的情况也是一样,根据世界银行和Macro国际公司的人口和健康调查数据,在对全世界43个国家的调查中,无一例外地反映出最穷的 人比最富的人其妇女生育数高得多,例如印度的穷人平均每个妇女的生育数为7.0人,而富人妇女生育数则为2.3人;这一数据在巴西分别为7.4人和2.1 人;巴基斯坦为5.1人和4.0人;秘鲁为7.9人和2.7人;越南为3.1人和1.6人;坦桑尼亚为7.8人和3.9人。
       妇女的生育情况与受教育程度的相关度非常高,在对各国妇女受教育程度与生育数进行分析后可以得出,没有接受过中等教育的妇女,平均生育孩子约7人,而受过中等教育的妇女平均生育孩子约3人。
       绝大部分最不发达的国家曾经有过的少许经济增长全部被人口的增长抵消了,结果形成了越穷生育越多,人口增长越快;而生育越多,人口增长越快,又变得更穷。那么,陷入这一窘境的原因是什么呢?
       工业革命将医药和医疗技术发展的成果传播到世界各地的时候,节育观念并没有随之被广大穷国和穷人所接受。这是因为医疗技术成果只要被社会所采纳,就可以收 到相应的治疗疾病、减少死亡和延长寿命的效果,而生育观念是属于个人的事,必须要让个人具备接受这种观念的条件,并接受这样的观念,才能产生相应的效果。
       自有人类社会以来,人们一直面临着瘟疫、疾病和饥饿、战争的威胁,家庭要繁衍必须要有众多的生育,才可能在被自然淘汰后有少数的幸存者,从而保证家庭和个 人血脉得以传承。这一思想在人们的心目中根深蒂固,很难动摇,在许多民族的文化中都包含了浓重的这种内容,要想改变非常困难。当人们接受了相当的教育后, 就会对现今的医疗技术水平有更多的了解,也会对自己个人在传承子孙中应该做些什么有更清楚的认识。越穷接受教育的程度自然越低,对应该怎样做也就了解得越 少。
       另外,越是穷人,个人的基本生活便越没有保障,越是贫穷的国家,社会保障体系便越不健全。一个人在生育孩子的时候,往往会考虑自己年老力衰、失去劳动能力 时,如果社会还不能保障自己的基本生活,便需要子女来赡养,这也是多生孩子的动力。社会保障体系健全的富裕国家,或者未来生活有保障的较富人群,自然没有 这方面的忧虑。
       贫穷国家生育率高的第三个重要因素是,这些国家往往面对着许多的麻烦事,如动乱、战争、政局不稳等,因此,政府无暇顾及生育方面的教育与宣传。再加上一些穷人连饭都吃不饱,连避孕工具都无力购买,节制生育、控制人口增长也就无从谈起了。
       (二)国际社会采取的行动
       人口问题较早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重视,联合国于1974年在布加勒斯特召开了第一次国际人口会议,并通过了《世界人口行动计划》。之后于1984年和 1994年分别在墨西哥城与开罗召开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国际人口会议。尤其是第三次会议,首次将人口与发展问题联系起来,并将会议名称更改为“国际人口与发 展大会”。会议通过了《关于国际人口与发展行动纲领》,确定了未来20年世界人口与发展的战略目标,呼吁各国加强在人口与发展领域的合作,为控制世界人口 的增长,刺激经济的发展,减少贫困而共同努力。
       2000年9月,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在纽约举行,会议确定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与会各国一致承诺到2015年实现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等8个方面的目 标,且一致认为人口问题是消除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首要问题。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指出,如果人口和生殖健康问题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联合国千年发 展目标,特别是消除贫困和饥饿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但是,人口问题一直都非常严峻,1987年7月11日,世界人口突破50亿,为了进一步引起国际社会对人口问题的普遍重视与关注,联合国人口基金于 1990年6月确定每年的7月11日为“世界人口日”。但就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世界人口却创下了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仅10年就增长了近10亿。
       根据联合国2002年发表的《2002世界人口状况》的预测,世界人口的增长趋势将会继续,到2013年全球人口将达到70亿,2028年将达到80亿,到2050年将达到93亿。
       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人口如此增长,地球将不堪重负,按照生态专家根据全球植物总量进行的相应估计,地球充其量只能养活80亿人,这就是说,再过20多年,我们将会面临全球性的食物短缺。
       也许上述估计偏于悲观,但是人口长此增长下去,早晚会面临食物短缺是完全可以推断的。而且,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与人口的急剧增长都有密切的关系,不仅如之 前所说的贫困问题与此有关,环境问题、资源问题等都与人口问题直接相关,试想,如果没有今天的人口“爆炸”,一个只有10亿人口的世界相比一个60亿人口 的世界,对环境的破坏以及对资源的使用自然会好很多。

       二、贫困与贫富差距扩大
       (一)贫困的现状与原因
       人口“爆炸”与贫困是两个既有关联又相互独立的问题。
       据统计,占世界人口约17%的24个发达国家,其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份额的79%,而占世界人口83%的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只占世界总值的21%。1983年高收入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发展中国家的43倍,目前则达到了60倍。
       联合国将49个最贫困落后的国家列为最不发达国家,这49个最不发达国家的出口占全球出口总额在20世纪50年代为3%,而现在已经下降到0.5%。根据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有关测算,全世界收入排位最后的20%的人口,只占世界收入的1.1%,而1991年为1.4%,1960年为2.3%。今天世界上最 富有的十个人,他们拥有的个人财富已经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个不发达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
       19世纪初,世界上富人和穷人的人均实际所得之间的比率是3:1,到 20世纪初,这一比率扩大到10:1,到本世纪初的今天,这一比率已经超过60 :1。根据世界发展银行《2008年世界发展报告》公布的数据,2006年高收入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为36487美元,而低收入国家只有650美元,差距 比率是56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最高的国家挪威则达到了66530美元,而可怜的布隆迪只有100美元,差距达660多倍。由此可见,世界贫富差距之大已 经到了十分惊人的程度,而且这种差距还在继续快速扩大。
据美林公司和凯捷咨询公司2006年公布的《世界财富报告》,截至2005年,全世界拥有 高额净资产的人(指流动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个人)已经增加到870万,比上一年增加了6.5%以上,他们拥有的资产增加了8%,达到33万亿美元;拥 有巨额净资产的人(个人金融资产超过3000万美元的人)则增加到8.54万人,比上一年增加了10%。这两部分人拥有的财富占全球总量的24%。
       与之对应的是,世界贫穷者却变得越来越贫穷。以世界上最贫困的撒哈拉以南非洲为例,上世纪70年代GDP实际增长年均为3.3%,80年代为 1.7%,90年代为2.2%,而同期高收入国家分别为3.4%、3.1%和2.4%,作为基数差距本来就非常大的两极世界,平均增幅再有差距,其绝对差 距就是天壤之别了。而且,撒哈拉以南非洲极少的这点经济增长,还被过快的人口增长所抵消了,按人均GDP的增长计算,这3个10年分别为0.5%、 -1.2%和-0.4%,而同期高收入国家的人均GDP增长则分别为2.6%、2.4%和1.8%。
       这就说明撒哈拉以南非洲与高收入国家的相对差距和绝对差距都在加大的同时,本地区人民的绝对收入甚至还在减少。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和预测,这一地区每天生活 费不足2美元的穷人,1990年为3.88亿,1999年为4.84亿,2015年将达到5.97亿。而每天生活费用不足1美元的赤贫人口,1990年为 2.42亿,1999年为3.00亿,2015年将为3.45亿。
       据美联社联合国2006年10月27日电,联合国食物权威专家介绍,2005年底,全球约有8.52亿人“严重并长期营养不良”,这个数字比一年前增加了1100万人。
       为什么工业革命与科学技术的进步不仅没有给大部分人带来富裕,反而给他们带来的是贫穷和失望呢?应该说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最主要的直接原因只有两条:
       其一,世界贸易不平等。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使得任何国家都不能够置身事外,包括贫困国家,如果不参与其中只会更加贫穷和被动。而贫困国家的主要出口产品是以 农产品和不可再生资源为主的初级产品,以及劳动密集型制成品,本来这些产品附加价值就非常低,加之世界贸易规则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贸易壁垒以及高额关 税,使这些国家的出口越来越困难,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份额越来越低。
       其二,科技创新能力的缺乏。这一点比前者更为重要,工业革命以来200多年,人们习惯性地将其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机械发明带动的第一次产业革 命,然后是以电力带动的第二次产业革命,以及现在正在进行的以信息技术带动的第三次产业革命。由于殖民主义、战争、内乱以及各种其他原因,今天的贫困国家 在第一、二次产业革命的浪潮中都是落伍者,面对正在进行中的第三次产业革命,不论从人力、物力、财力还是其他方面,这些国家根本无力与发达国家相比。今天 的世界正处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时期,一项新的科学技术成果所提高的生产效率以十倍、百倍、千倍甚至万倍计算,一项新的科技产品则能够迅速获得巨大的利 润。因此,在科技创新能力上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必然导致贫困国家与发达国家的距离越拉越大。
       贫富差距不只是体现在国与国之间,在各国内部也同样表现得越来越突出。根据美国经济学家的统计,1979年美国收入排位前5%的家庭的平均收入,是排位最 后20%的家庭平均收入的10倍,10年后的1989年扩大为16倍,再10年后的1999年进一步扩大到了19倍。
       2007年3月,美国有关部门对2005年纳税数据的分析表明,收入排名靠前的30万美国人的总收入几乎相当于社会底层的1.5亿人的收入,前者的收入是后者的440倍,这样的贫富差距大约是1980年的两倍。
       由于科学的迅速发展,以及信息技术的采用,从事生产更多的是依靠机械设备和科学仪器,而不是人的直接劳动。因此,发达国家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失业率却一直居高不下。
       以代表先进经济体的七国集团(即美、日、德、英、法、意、加)为例,根据200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公布的有关数据可以看出,自1983 年以来,这些国家的失业率长期在6%左右。而且这还只是表面现象,政府在解决就业上煞费苦心,各公司和公共事业部门为了解决就业问题,多设置了许多可有可 无的就业岗位,这些部门的薪金是非常低的。另外,还有许多隐性的失业不在其列,如德国为了解决失业问题采取学徒制度,延长学生在学校的学习时间,以推迟进 入失业队伍;英国在实行就业之前对部分人员实行六个月的全日制教育;同样的办法在其他国家也有采用,如荷兰为了降低失业率,实行缩短工作时间,降低薪金待 遇,以增加就业人员。
       有很多未来学家都认为,随着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在不久后肯定会出现无人工厂。这也许是企业家的福音,但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的则是失业的痛苦。
       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必然导致在竞争中获胜的企业其股东与高层管理者越来越富,而大多数人则相对越来越穷。对于失业者,在社会保障体系好的国家可以靠社会救济勉强维持生活,而在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的国家则会沦为赤贫阶层。
       (二)国际社会的努力
       联合国一直致力于消除世界的贫困,在联合国确定的社会发展三大主题中,贫困问题被列在之首。1992年12月22日,第47届联合国大会确定每年的10月 17日为世界消除贫困日,旨在引起国际社会对贫困问题的重视,宣传和促进消除贫困的工作,动员各国采取具体的扶贫行动。
       2000年9月,全球各国首脑齐集联合国总部,189个国家共同签署了《联合国千年宣言》,并达成了8项千年发展目标,提出在2015年前,使每日生活费不到1美元的极端贫困与饥饿的人口减半,并普及小学教育。
       为了落实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2002年3月,在墨西哥蒙特雷由联合国有关机构召开的资助发展国际会议上,作出了提高对发展中国家官方发展援助的决定,由 22个发达国家组成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确定其官方发展援助到2015年应占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7%。
       2005年1月17日,联合国公布了一份由265位专家撰写的研究报告,即《投资发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可行计划》,报告指出,国际社会完全有能力到 2015年实现将全球极贫人口减半,以及普及初等教育的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敦促西方国家应该履行官方发展援助的承诺,因为西方发达国家国内生产总值达30 多万亿美元,无疑掌握着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所需的资源。
       但是,0.7%的官方发展援助目标很难推动,目前为止,仅有丹麦、卢森堡、荷兰、挪威和瑞典5国达到了这一标准,一些国家的官方发展援助不仅没有增加,反 而还有减少,尤其是一些经济总量较大的国家,其援助比率最低,如经济总量排位全球第一和第二位的美国和日本,分别只有0.15%和0.2%,在援助国中排 名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第四节 人口与贫困问题(2013-12-05)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