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前言

前   言

       关于人类的灭绝,我曾与绝大多数人抱有同样的想法,认为那不过是极其遥远的话题,今天去研究和谈论它并无现实意义。但29年前当我无意中被卷入这一研究 后,理性的研究成果不仅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而且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这一问题对于我们的紧迫性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甚至今天就采取避免人类灭绝的行 动都为时有些晚。
       中学时我爱好物理,1979年我是以只差一分满分的物理成绩考上大学的,但所学专业并非物理,为此常存遗憾,这使我凡对涉及物理方面的知识都愿意关注与思 考。第一学期在翻阅《普通物理学》参考书时,其中有一节是粗略介绍相对论的,由于以前我所经历的是泯灭知识的“文化大革命”年代,自己又来自偏僻的农村, 所以并没有听说过相对论和爱因斯坦。
       我了解的第一个相对论知识是那个著名的时间存在于速度中的公式,它告诉我们,当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时间会迅速变慢,这在经典物理学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之后 我又了解了另一个著名的相对论公式,即质能等式,按这个等式,一克物质所含能量相当于2万吨烈性炸药TNT的爆发当量,一克物质只有一颗花生米大,而2万 吨炸药则需三四百节火车才能装下。原子弹和氢弹就是以这个等式为理论依据研制成功的。
       当时,前苏联已经爆炸了一枚当量达5600万吨TNT的氢弹,这一威力意味着一枚小小的炸弹相当于一列绕地球一圈的火车所拉烈性炸药的爆发总量,超过了自 一千多年前中国人发明黑火药以来人类所使用炸药的总和。科学技术的威力真是太巨大、太神奇了,而这巨大与神奇的一切却是千真万确的。
       一系列的震憾导致我突然觉得在科学的发展上有一个必须理性思考的问题,即科学的最终毁灭力到底有多大?会不会有一天将人类灭绝?
       我很快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仅用并不复杂的逻辑推理就至少可以得出三个结论,第一,如此巨大的科学毁灭力肯定不是顶峰,只要科学技术还 在发展,其毁灭力不断增大的趋势就一定存在,终有一天这种毁灭力可以灭绝人类,即灭绝手段必然会出现;第二,科学技术发展的真正起点只是开始于18世纪中 叶的工业革命,仅200多年就达到了今天这样的高度,一枚核弹轻易可以摧毁一座数百万人的大城市、人类已经登上了月球、航天器已经飞出了太阳系,其实科学 的毁灭力距灭绝人类已经并不遥远,因此灭绝手段的出现应是在前方不远;第三,生物的集群灭绝主要是由于自然环境的变化,恐龙能够在地球上生存一亿多年是因 为它的强大所致,智慧的人类比恐龙还要强大得多,按理人类应该比恐龙生存的时间更长,而人类完成其进化还不到5万年,所以,人类的自然灭绝应是许久之后的 事。
       上述结论无疑告诉我们,如果甘愿接受自然的安排,人类的未来应是十分乐观的,但若是人类按今天的价值理念一味贪婪地向科学技术非理性地索取,其灭绝应只是 论百年计算,甚至更短。如果真要是这样,我们此时此刻所关注的一切人类社会的大问题,如环境问题、资源问题、贫困问题、人口问题等等,就不应该是大问题 了,因为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以人类的整体生存为前提的,要是人类不久后便面临整体的毁灭,拯救人类于灭绝自然就应该是高于一切的最大问题,而这样的研究课题 也就应该是高于一切的最重要课题了。
       正是上述最初的想法使得我一头便沉入到了其中。但是,真正展开自己的研究之后才发现,简单说明一些想法并不困难,但要真正研究透这个问题是非常不容易的。 例如:要研究科学技术是否有灭绝人类的威力,首先要对最前沿的科学技术成果有所了解,这是涉及许多学科的问题;而要研究科学技术是否会灭绝人类,还要搞清 灭绝力量会不会爆发,这不仅是自然科学的问题,同时还是社会科学的问题;自然的力量也可以灭绝人类,如果自然灭绝在科技灭绝之前,必然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 自然灭绝的问题,这就要求对最巨大的自然力量有所研究,这又涉及许多的学科;若说科学技术不仅会先于自然力量灭绝人类,而且这种灭绝就在前方不远,则必须 对科学技术的发展规律进行研究。
       还如,一个负责任的学者不仅要提出问题,同时还要指出解决问题的途径,那么,这种解决途径的得出更多是属于社会科学的问题,这就要了解历史、哲学、人类 学、政治学、经济学、宗教学、民族学等等。于是,最初的想法就演变成了一个涉及诸多学科的十分庞大的课题,这个课题的复杂性和困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仅举一个例子,我在准备近十年后,1988年和1989年曾试图提笔时,竟然无法写下去,因为不管涉及哪个内容都总是“卡壳”,因而不得不停下来继续为此 作铺垫和准备。我关于此的研究专著《拯救人类》的最终完稿是又过了一二十年后的2007年7月,从最初准备到完成用了近28年时间。本书正是对《拯救人 类》一书的部分内容提炼后,进行扩充、修改、完善而形成的。
       这一研究左右了我所有的人生计划,不仅过去如此,想必未来也一定是这样。因为,固执的我十分坚定地相信,这一问题对于人类实在是太重要了,远远超过了一切我们认为的重要内容。
       我做过许多被认为是可笑的事,如我冒昧地给包括中国主席、美国总统和联合国秘书长在内的一些人类领袖写信,但一切都石沉大海;我总是主动与许多人就此进行 交流,常遭否定与不以为然。当然,我并不在意这一切。为此万分忧心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不论我的学术观点遭多少人否定与攻击,主流社会坚信不移并津津乐道的 科学技术的发展,都正事实上把人类推向万劫不交的灭绝深渊。
       在您开始阅读本书的时候,我谨提出两点建议:第一,一个好的读者是不受传统观念左右的,他会摒弃经验与习惯的干扰,理性地思考;第二,如果您也认同科学技术照此发展下去人类的灭绝就在前方不远这一结论的话,请您想一想,您本人以及全社会应该还是无动于衷吗?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前言(2013-12-05)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