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第三节 阻力较小的最大变革
   第三节 阻力较小的最大变革
       当明确了实现大统一的技术条件已经成熟之后,便已经告诉我们,只要通过人为的合理运作便可实现人类的大统一。但即使如此,人为运作也有难度大与小的问题, 如果大统一事业推进的难度极其巨大,推进起来遥遥无期,且这一期限已经超过了灭绝手段会出现的时间,甚至要超过人类自我灭绝的时间,再去考虑推进大统一的 问题便失去了意义。因此,有必要对这一次社会变革的阻力大小作一个现实的分析。

       一、社会变革的残酷性
       纵观人类历史,社会变革与血腥杀戮从来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从小的国家政权的更替,到大的具有地区影响或者具有世界影响的社会变革,其残酷性大多都是如此。
       社会变革之所以总是以极残酷的形式表现出来,根本原因是要求维持旧制度的一方与要求变革的一方之间的矛盾是你死我活的。社会变革的主要形式是旧制度下的统 治阶层被新制度下的统治阶层所取代,统治阶层占据着统治地位,必定会利用自己的统治地位来维护自己以及一部分特定群体的利益,这些利益包括经济利益、政治 利益、文化利益等等,由此可以看出,不论是何种利益,都属于幸福价值的范畴。
       但是,如果要实现社会变革,在新的统治阶层取代旧的统治阶层后,便意味着旧的统治阶层以及他们所代表的那一利益群体,其幸福价值将会被剥夺,而被剥夺的这 部分幸福价值则被新的统治阶层及他们所代表的那部分利益群体获得了。因此,这样的社会变革普遍都是以一部分人的幸福价值的失去换取了另一部分人的幸福价值 的获得。于是,对于那些将失去幸福价值的一方必然会极力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对于那些要求获得幸福价值的一方则必然会极力争取变革的成功。
       但这只是问题的开始,对于将失去幸福价值的一方在维护自己的利益时,所采取的手段并不只是限于幸福价值范围之内的,处于现时统治地位的群体,会利用自己统 治地位的优势条件,对寻求变革者不仅会采取流放、监禁、严刑拷打等等剥夺其幸福价值的手段,同时也会以杀害生命,甚至诛杀家族、亲友和同党的手段以达到阻 止变革的目的,这些则是剥夺人的生存价值的手段。
       同样,寻求变革者也深知变革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价值,从表面上看也只是剥夺原有统治阶层的幸福价值,但所采取的手段则绝不可能只限于幸福价值范围之 内便可达到的。如果不彻底打败统治阶层,从根本上使现有统治阶层失去其统治的地位,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于是,暗杀、恐怖袭击、战争这些以剥夺生存价值为 特点的手段便不可避免地都会被使用上。
       所以,任何变革其初衷虽然都只是起于幸福的价值,但其手段则都必将会既包括了幸福价值范畴内的,也包括了生存价值范畴内的,即人的所有最重要的价值都包括 在其中了,这就使得任何社会变革的你死我活的特点表现得十分突出。正是有了这一特点,便使得每一次大的社会变革其难度都非常大,因为任何现有统治阶层都会 使用所有能够用的一切手段来捍卫原有制度,而现时统治者所掌握的手段与资源无疑又有着明显的优势。
       大的社会变革的难度极大还在于这样的原因,统治阶层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必然会推行一系列的相应政策、措施和办法,会采用各种手段影响人们的视听与思想,使 人们从思想深处认同这一统治和制度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这就无疑会导致一种更科学、合理的制度要想让人们去接受其难度变得非常大。从历史上可以看到,一种新 的思想要想让人们不断去接受都要用百年以上的时间,而要最后改变世界则需几百年。
       如下的事实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
       以5世纪末西罗马帝国的灭亡为标志,欧洲进入中世纪,中世纪最大的特点就是天主教的封建统治,这种统治不允许人们对宗教教义有任何怀疑,强调对神的无条件 服从,实际上也就是要求对教会的统治必须绝对服从,因此,中世纪的欧洲不仅人的价值得不到重视,而且抑制了人们的创造力。
       希腊和罗马曾创造过灿烂的古典文明,但此时在欧洲都已失传。十字军东征在中东异教徒的领地带回来大量的典籍,人们发现这些用阿拉伯文书写的著作原来都是自 己祖先的成果,于是便逐步把这些典籍再由阿拉伯文翻译过来。那些理性主义思想家的思想以及那些古代科学家的成果,使人们豁然开朗,就像在黑暗的天空燃起了 明亮的灯塔。于是,一批思想家、文学家和艺术家提出了以古典为师,复兴古典文明的口号,这就是文艺复兴运动的开始。
       事实上的文艺复兴并不是单纯的古典复兴,而是反封建的新文化创造。而由文艺复兴所推动的主要的社会思潮则是人文主义。
人文主义主张以人作为衡量一切的尺度,认为人是万物之本,提倡人权与个性自由,反对天主教的神权,提倡科学和文化,反对迷信,提倡享乐主义,反对禁欲主义。这一切无疑是为推翻天主教会的封建统治,建立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在进行思想铺垫。
       天主教会对此自然十分敏感,想尽各种办法阻止相关科学、文化、艺术以及人文主义思想的传播,并极力维护自己的统治。为此,许多科学家、文学艺术家以及思想 家都遭到过打击与迫害。例如,人们所熟知的布鲁诺被执行火刑烧死,只不过是布鲁诺认同并宣扬了哥白尼的学说。
       文艺复兴运动持续了200年天主教黑暗统治的根基才被动摇。16世纪初,教皇到德意志去兜售赎罪券,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敛财行径,人们对其普遍反感,这种 反感在文艺复兴之前或许也会产生,但绝不会演变为一场大的社会变革运动。然而,在文艺复兴运动的成果已经使人们的思想获得醒悟后,这种反感便很快变成了强 烈的反对情绪,正是在这种情绪下,路德首先提出了抨击教皇出售赎罪券的《九十五条论纲》。《九十五条论纲》而后成为了德意志人民反对教皇和天主教会的共同 纲领和举行反封建起义的信号。以此为契机,欧洲诸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罗马天主教会的宗教改革运动。
       宗教改革运动打破了天主教会的垄断地位,其大量的土地和财产被没收,许多国家和地区都纷纷成立了不受罗马控制的新教组织,这不仅摧毁了天主教会的封建统治与精神独裁,而且对之后的资产阶级革命产生了重大影响。
       由于天主教的封建统治在人们的思想深处烙印深刻,要摆脱这种思想统治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而且要奋起反对并最终推翻这种统治更是需要时日,并需创造各 种条件,这就要求有相当长的思想醒悟过程。因此,文艺复兴运动作为近代人类的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持续时间达200年才产生实质性作用。
       那么,在之后不久掀起的被称为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的启蒙运动,从运动兴起到产生实质效果也用了100多年。
       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其矛头直指黑暗的中世纪,启蒙思想家高举理性主义的旗帜,批判封建的社会制度与政治制度,抨击中世纪的神学教条,并提出了系统的建立合乎理性的社会与国家的理论与设想,从而为近代民主国家的建立,在思想上和理论上铺平了道路。
       近代民主国家的建立是近代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的社会变革,这一变革深刻地影响了全球历史。这次社会变革的目的是要摧毁腐朽的封建制度,建立符合自由、平等、 民主和法制为原则的新的制度。这样的社会变革无疑是残酷的,如北美的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以及19世纪欧洲爆发的一系列革命均属于这次社会变革的一部 分。
       仅以法国大革命为例,便可看出这次社会变革之残酷性。法国大革命经过了五年的历程,发生了三次大起义,并将国王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由于法国大革命不仅 结束了法国1000多年的封建统治,而且对欧洲各国的封建统治也是沉重的打击。因此,欧洲各君主国联合起来对法国进行了空前的武装干涉,于是便有了著名的 拿破仑战争,这场战争几乎把全欧洲的所有大国都牵连了进来,一直打了十几年,死伤人数论百万计。
       正是这次社会变革之巨大,因此也就决定了这次社会变革要比一般的社会变革都残酷,同时,要酝酿这次社会变革所需的思想醒悟过程也特别的长。除启蒙运动历时 100多年外,实际上文艺复兴运动也是这次社会变革的前奏,由此算起,酝酿这次社会变革用了约400年时间。
       共产主义运动也是如此。共产主义运动以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为目标,其社会变革的矛盾的尖锐对立性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而这样的社会变革所需酝酿的时间之长,变革的手段之残酷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社会主义思想的最早设想可以追溯到16世纪初莫尔所写的《乌托邦》,而后,对一种理想社会的追求,以及对社会主义的探索经历了几百年时间,这种探索的过程 实际上也是思想传播的过程。直到19世纪马克思与恩格斯科学社会主义思想的诞生,从而为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提供了理论依据。正是这一思想的进一步传播,最 终导致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以及共产主义的旗帜曾插遍半个世界。
       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其残酷性是非常明显的,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都伴随着血腥的战争与武装起义,而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即俄国苏维埃政权 建立后,便即刻遭到了世界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武装干涉,从政权的建立,早期维护以及之后的稳定,经历了非常艰难的过程。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仅因战争 所导致的人员死伤便可论百万人计。这一切无疑都是因为这样的社会变革其现有统治阶层与要求变革的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完全对立所致,这种对立的特点是要求获 得利益的一方必定是以另一方失去利益为前提的,因此,其利益的矛盾便必然是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

       二、这次巨变其根本利益的全人类一致性
       一般而言,社会变革的规模越大,其难度也就越大,这种难度在于占统治地位的现时既得利益集团会不惜一切地努力维护现有制度,而寻求变革的力量又需要相当长 的时间不断地凝聚,只有在双方的力量平衡发生逆转时社会的变革才能够实现。毫无疑问,正是努力维护现有制度的一方与寻求变革的一方,因其利益的尖锐对立, 导致了每一次社会变革难度大、需要时间长,以及非常残酷的情况,这种情况因社会变革的规模越来越大而表现得尤其明显。
       那么,由国家社会向大统一社会的转变其社会变革的巨大性将会远超从前的任何一次社会变革,这是因为过去的社会变革都是在国家社会形态这一制度内的变革,这 些社会变革有的是国家内部的制度变革,有的还涉及国家的合并、分裂和重建,但不论怎样,这些变革都没有脱离国家社会形态这一大的社会制度。而这次变革则是 由国家社会向大统一社会的转变,这种转变是人类社会的社会形态的根本改变,是以所有国家的消亡为前提,从而达到全人类的大统一的,这种转变的巨大性是空前 的,而其开创性意义不仅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那么,这种前所未有的巨大性是否就意味着这次社会变革的困难程度、残酷性程度,以及所需时日也应是空前的 呢?
我们知道,必须走向大统一这只是我们被迫的选择,因为如果不走向大统一便不可能真正做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便会因此很快走向灭绝。所 以,这次社会变革关系着人类的整体生存,每一个人最根本的利益都包含在其中。因为科学技术所带来的灭绝灾难虽然可能不直接危及自己,但却现实地关系其子 孙。
不仅如此,事实上大统一社会又是一个可以为全人类带来普遍幸福的社会,因为当人类统一于一个整体之后,便可以将人类社会打造成一个非竞争的社 会,且可以使民族融合与宗教融合成为可能,加之限制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同时,大统一社会又特别适合推行均富的政策,这一切使得大统一社会将是一个没有竞争 压力与知识更新压力的社会,是一个少有战争与各种犯罪的社会,也是一个普遍富裕且健康长寿的社会(关于这些问题将在之后章节中详细阐述)。因此,走向大统 一不仅可以保证人类整体生存价值的实现,又能够保证人类整体幸福价值的实现。
由此可见,大统一社会所能够带来的好处将可以普遍惠及我们所有的后代 子孙,不论是哪个阶层、哪个群体都可享受到大统一社会为自己所带来的最重要的价值实现。因此,在大统一事业面前,全人类的不论哪个阶层和哪个群体,都有其 根本利益的广泛一致性,并不存在在根本利益方面你的获得便是我的失去这种尖锐对立的矛盾。
当然,虽然大统一事业对于全人类有着根本利益的普遍一致 性,但是,根本利益与视界利益却常常是存在矛盾的,也就是说,一个人以及一个群体,其长远和本质的利益与其眼前和表面的利益常常并不是一致的,那么,长远 和本质的利益需要智慧思考才能理解,只有理性者才会义无反顾地去坚持和维护,至于眼前和表面的视界利益则多数人都会坚持与维护,即使前者比后者常常重要得 多,但也总是会有人为了获得后者而牺牲前者。因此,在大统一事业的推进中便必然会有一批不顾全人类根本利益的极端自私者会跳出来阻碍历史的车轮,因为,大 统一事业必然会影响一部分人的视界利益,而在他们中间无疑会有一些极少数的极端自私者,他们可以不顾全人类的生存与幸福,可以不顾自己子孙的利益,而跳出 来扮演那种极不光彩,遭后人唾骂与不齿的角色。
当然,也还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由于人类社会必须要实现由国家社会向大统一社会的转变是需要用智 慧思考才能得出的结论,这一结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理解与接受,而在这些不能理解与接受的人群中,刚好有一些又是视界利益受损害者,这些人也必然会反对大 统一事业。由于他们中的大多数纯粹是因为对大统一事业的不理解而产生的反对情绪,因此,只要充分说明了大统一事业的必要性,对于转变这部分人的思想与态 度,并不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最困难的是要转变那些极端自私者的态度,因为他们对大统一事业的坚决反对与抵制不是因他们不理解大统一事业的必要 性,而是在于人性的“恶”根深蒂固地印刻到了他们的本性中。也许他们外表道貌岸然,但他们的品德却坏到了极点,他们为了自己个人或者小的群体的视界小利可 以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包括全人类即将走向灭绝都可在所不惜,要根本上转变这些极坏品德者的态度是非常困难的。
三、阻力分析 
我们知道,由国家社会向大统一社会的变革其阻力主要在于在这一变革的过程中一部分群体的视界利益受到了损害,那么,大统一事业会影响哪些人的视界利益,并会因此受到多大的阻碍呢?要搞清这个问题,可以从以下一些内容入手进行分。
首先,在普通人群中,大统一事业最大的视界利益的受益者将是广大的贫困国家,尤其是中小贫困国家的人民。
贫 困国家之所以有今天的贫困状况,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在历史上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有些经受战火的蹂躏,有些长期受殖民主义者的欺压,这一切,使得他们成 为了现代文明的落伍者。然而,落后就要被动挨打,在残酷的国际竞争中,贫穷者只会变得更加贫穷。因为国际竞争规则是富国、强国制定的,特别是现代社会的竞 争从根本上是科学技术的竞争,中小贫困国家在资金不足、人才不足、管理能力差方面是最为突出的,他们在发展科学技术方面,尤其是技术创新和将科学技术转化 为生产力方面其能力最差,现代文明的成果长期远离那里。在世界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后,一些国家的人民甚至还处在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状态,在科学技术的发展 今天的一天顶过去许多年的形势下,那些国家却还千百年长期一成不变地守着过去的一切。于是,他们的落后与贫穷便是可想而知的了。
但是,实现大统一 之后,世界处于世界政权的一体化管理之下,贫困地区不仅会得到普遍公正的对待,而且他们得到的帮助将是来自全球范围内的,而对他们的管理则是集全球智慧 的。在这其中至关重要的则是,大统一社会虽然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但却要强调对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的普遍推广与应用。在国家社会那些中小贫穷国家是不 具备这种推广与应用能力和条件的,但大统一社会,集全球的人才与智慧则完全可以将最合适的科学技术成果在这些地区加以推广和应用。 随着这种推广应用的深入与普及,这些地区尽快走向富裕将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第二,富国并不需要为大统一事业作出特别的牺牲,而且在政治上可以受益。
实 现大统一后,穷国受益的同时便很容易使人联想到这是富国援助并作出牺牲的结果,那么,富国人民是否因此受到了大的损失呢?其实并非如此,因为穷国的发展与 脱贫,最主要是依靠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的普遍推广与应用。这其中的主要投入是科技人才与管理人才,人才的培养和支援当然需要相当的投入,富国在为 穷国尽义务时自然要求有这种牺牲,但这种投入相对于直接的经济扶植要少得多,而且富国的这些投入还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弥补回来。
我们知道,由 于在国家社会各国之间的对抗常以战争的形式表现出来,战争的失败者要付出血的代价,因此,任何国家都会将军队的建设与军事的投入放在最重要的地位,所以, 国家社会的军费开支必定会很大。但大统一社会世界融为一个整体,由于国家的消亡,国家之间的对抗也随之消亡了,随着民族与宗教的融合,以及非竞争社会的建 立,人类社会会少有战争与犯罪,军队的主要任务则基本只是维持社会的稳定,以及对自然灾害的救灾行动。这就使得军费开支将只是社会开支中的极小部分,一般 而言可能连今天军费开支的十分之一都不需要。
大统一社会军费开支的极大减少便意味着国家社会的军费开支部分将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用于其他方面的投 入,如果将这一部分投入到贫困地区的发展将是相当可观的资金。因为,仅从今天相对和平的环境而言,2004年全球军费开支达10350亿美元,占全球 GDP总值的2.6%,相当于全非洲GDP的1.7倍; 而冷战时期军费开支占世界GDP总值的比例一般都超过了5%,即相当于当前情况的两倍 ;而在世界大战期间,这一比例更是要高得多。因此,将这一部分支出用于全球各贫困地区的脱贫是绰绰有余的。由此看来,富国仅仅将这一开支贡献出来,便足可 以帮助贫困地区实现发展的目标,而做出这些贡献相对于今天并没有受损失。
关于此,从另一个方面也可予以说明 :经与发达国家商定,联合国提出,到2015年,发达国家应贡献自己国民生产总值的0.7%作为官方发展援助,以支援贫困国家的发展,并认为,如能达到这 一目标,便可以很大程度上保障实现到2015年全球贫困人口减半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而世界的军费开支比联合国提出的目标要高许多倍,由此可见,要是把 全球军费开支用于贫困地区的发展将会收到怎样的效果便是可想而知了。
事实上,大统一社会在其他方面还可以实现费用的减少。例如,随着国家的消亡, 各国最高权力机构消失了,全球只有一个最高权力体,即世界政权,因此最高权力机构体系便只有一套,这就可以大幅减少行政费用方面的支出。又如,随着国家的 消亡,国家区域之间交往的障碍将会消失,尤其是贸易往来的障碍将会消失,这一切均可以导致各项费用支出的减少。若是仅仅只将这些费用用于对贫困地区的援 助,也可以使贫困地区实现脱贫的目标。
那么,在并不需要为贫困地区的发展作出特别牺牲的情况下,富国在其他方面则是有收获的,尤其是在政治利益方 面的收获会更大一些。由于全球统一于一体之后,世界政权对全球利益的平衡将会是在一种公平、公正、合理的原则下实现的,这样的正义原则会体现在社会生活的 方方面面,由于富裕地区对于贫困地区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必将会在其他方面,尤其是在政治方面得到利益的补偿。
这种情况可能在推进大统一的进程中表现得更为明显,由于大统一事业是全人类共同的正义事业,相信大统一事业的推进是以和平的方式完成的,在和平的谈判中,更多的可能是以富国对穷国经济上的支持以换取穷国对富国政治上的让步,因此,总体来看则是平衡的。
第三,中等富裕的国家其人民的经济利益将会有相当的受益,富国人民也会有一定的受益。
当 世界统一于一体之后,随着对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的普遍推广与应用,全球将趋于一个均富的世界,这种富裕的程度将会稳定在今天的发达国家的水平, 或者稍高一些。因为今天的发达国家之所以富有是由于充分地应用了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成果,如果把这些先进的科学技术成果普遍地应用于全球每个地区,这些地区 自然也就会具有今天发达国家的水平。又由于现有的科学技术成果总会有一部分还没有得到应用,但是,这些成果在大统一社会则必定会最终都能够普遍地被推广和 使用,因此,大统一社会人们的生活水平甚至会高于现有的发达国家的水平。由此,中等富裕国家的人民便会有相当的经济受益,而富国人民也会有一定的经济受 益。
第四,世界各国中下层的领导者其视界利益不会有大的改变。
当实现大统一后,如果世界各国的中下阶层的领导者还在其位的话,他们所领导的区域,或者所领导的行业部门,由于其范围仍然还没有大的变化,在他们之上仍然还是有更高层级的领导者与领导部门的领导与管理,因此,仅仅从权力的大小与范围而言,他们的视界利益将不会有大的改变。
第五,中小国家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是视界利益的最大失去者,而大国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则是最大的受益者。
由于国家社会其最高权力体是国家,每个国家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的决定与行为都没有更高层级的干预与左右,因此这些人的决定都是最终决定,他们不仅享受着这种最高层级领导者所享受的荣耀与权力,同时又可因此获得许多的特权与视界利益。
国 家社会是许多的国家并存,每一个国家都有其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但是,当人类实现大统一之后,最高权力体将是唯一的,其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人数都 非常有限,在推进大统一的过程中,那些中小国家的领导人能够在大统一事业中扮演主导者角色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因此,他们更多的可能将会是因大统一社会的实 现而失去其权力与特权,且所失去的是顶极的权力与特权,因此,他们视界利益的失去将最多。
对于大国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情况刚好相反,因为任 何政治版图的改变都要依靠大国力量推动,由国家社会向大统一社会的转变其巨大性要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社会变革,无疑这次变革必须得依靠大国的力量去完成, 而其中最能够发挥作用的领袖与群体将毫无疑问是大国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
尤其重要的是,大统一事业是拯救人类的伟大事业,也是为全人类带来 普遍幸福的事业,其无比的正义性毫无疑问是空前的,甚至也是绝后的,在如此具有意义的事业中能够发挥领导者的作用,正是任何具有实力的政治领袖梦寐以求、 终身难得的,如果真的在大统一事业中有所作为,这些领袖将可名垂青史、万古流芳,而最有可能担此重任者毋庸置疑将会是大国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因 此,他们将会是大统一事业的最大的受益者。
    
综上所述,大统一事业不仅有根本利益的全人类一致性,而且在大统一事业中,广大的普 通人群都能够获得视界利益的收获,不论是穷国、中等富国还是富国,其人民群众都可受益其中,尤其是穷国和中等富国的人民更是有大的受益。如果把这一道理对 他们进行宣传与教育,他们将会是推进大统一事业最广泛的力量,这种力量终将可以形成一股巨大的洪流。
在领导阶层中,广大的中下层领导者虽然在权力方面其视界利益不会有多少得失,但他们却是大统一事业所产生的经济效益的受益者,加之大统一事业具有拯救人类的伟大意义,每一个人的根本利益都包含其中,因此,这些群体也将会是大统一事业的支持者与推动者。
大 统一事业最大的阻碍力量将可能来自广大的中小国家的最高领导者与最高领导阶层。因为就权力与特权方面他们都将会是失去者,相信在大统一事业中,他们中的相 当一部分会以全人类的大义为主,成为大统一事业的推动者。但是,其中也必定会有少部分极端自私者,他们可以不顾全人类的生存,不顾子孙后代的幸福,由此固 守自己的权力与特权,而成为阻碍大统一事业的小丑。
那么,如果这些人要反对大统一事业,其所发挥的能量是比较大的,他们会利用自己最高领导者与最 高领导阶层的条件,想方设法动员全国人民来阻碍大统一的进程,他们会扰乱视听,使其人民不能够认识大统一事业的必要性、可行性与能够为其带来多种现实利益 的好处。因此,这些人将会是大统一事业的主要阻碍力量,也是最强大的阻碍力量。
与之对应的则是,那些大国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由于有可能成为 大统一事业的最大受益者,因此,他们极有可能会成为大统一事业的积极推动者。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可以发挥的能量是非常大的,他们会利用自己国家最高领导者 与最高领导阶层的条件,动员举国之力来支持大统一事业。同时,大国的能量并非仅限于自己本身的力量,大国又有号召全球或者区域各国的能力,这些大国虽然只 是全球诸多国家中的极少数,但他们能够发挥的能量却是全球性的,其能力绝不是一些小国可以比拟的。
因此,作为大国的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他们不仅有可能积极地推动大统一进程,也是最有能力推动大统一进程者,如果少数最具实力的国家的最高领袖决意联合行动,世界完全可以彻底改变模样。因此,他们是大统一事业最值得依赖的力量。
那 么,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虽然由国家社会向大统一社会的转变是人类历史上空前巨大的社会变革,由于有人类根本利益的完全一致性,以及全人类视界利益的广 泛一致性,尤其是大国最高领袖与最高领导阶层这一最具能量的群体是视界利益的最大获得者,这就使得这一空前巨大的社会变革其阻力则有可能相对比较小。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第三节 阻力较小的最大变革(2013-12-05)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