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致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

——  一位研究人类问题达30年的学者写在奥巴马总统访华之时
 

尊敬的胡主席、奥巴马总统阁下:

        我作为一个北京市民,人类的普通一员,是怀着万分忧虑的心情给二位领导人写信的。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给中、美领导人写信了,早在2007年初我就曾不顾自己的卑微身份给包括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内的26位人类领袖写过信,并将此信作为了我的《拯救人类》一书的前言。当然,结果是杳无音信。
 
        我想我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以至更多次的打扰。之所以如此执着,是因为对人类问题深入的研究,使我坚信,人类正面临可怕的灭顶之灾,即在百年计算的时间内有整体被灭绝的危险。
 
        想必仅看到此,二位领导人就会不屑一顾地把这当成是骇人听闻的哗众取宠之作扔进垃圾桶,然而,恳请您稍慢一步。
 
        我是无神论者,有着深厚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基础,对人类问题的研究长达30年。在我看来,人类可怕的灭绝危险不在于自然的力量,因为自然力量的灭绝亿万年的长远,当然,也不是宗教的末日预言。人类当前面临的灭绝危机全在于人类自己,这一灭绝危机就是科学技术的发展。
 
        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必定很快灭绝人类,长则二、三百年,短则就在本世纪,这种灾难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防不胜防,一定会出现,这是我的第一个研究结论。
 
        在这里我再一次恳请二位领导人稍有耐心,看完这一个许多人认定是谬论,但在我以及我的支持者看来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性的结论。毕竟这关系的是全人类的生死存亡,毕竟这封信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看完,即使真的是谬论,浪费一点时间也值得。
 
        之所以说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必定很快灭绝人类,人类按现在的发展只有百年(也许还不到百年)计算的生存时间,理由如下:
 
        首先,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既能造福人类,也能毁灭人类,且造福人类的能力越强,毁灭人类的威力就越大,所以,随着科学技术不断向更高层级发展,终究会具备灭绝人类的能力,即灭绝手段必然会出现。其实科学界对早晚会出现能够灭绝人类的科技手段是有共识的,想必也经常会有科学家向二位领导人反映此担忧,但是,由于以下三个问题没有引起人们的认真关注,所以科学技术一直处在非理性的发展状态。
 
        其一、灭绝手段必然会被使用。
 
        当科学技术发展到能够灭绝人类的层级后,灭绝手段以及灭绝手段的研制技术会不断传播,终会传播到敢于使用者手中。尤其是随着科学技术往更高层级发展,新的灭绝手段还会不断涌现,而新的灭绝手段必然会更倾向于一个人也能研制出,一个人也能够独立操作使用,仅使用一次就可灭绝人类。常识告诉我们,集团的行为还好控制一点,人类个体的行为是很难控制的,况且,即使集团的行为,时间长了也不能保准就没有干极端坏事的。因为我们人类是一个特定的物种,具有独立的特性,再好的法律体系,再好的道德宣传,只能是对整体起到较好的约束作用,决不可能保证每一个人都不干极端坏事。
 
        我在与人探讨此问题时,常有人提出,可以通过发展教育,或者是通过设计一些好的社会制度,使人变得善良、理性,不去干坏事,不去使用灭绝手段。但是,让我们看一看人类文明有记录的数千年历史,哪一个时期没有干极端坏事的呢?哪一个地区是人人都善良、理性呢?好的教育与好的制度只能减少坏人,绝不可能根绝坏人,况且人类种群极其庞大,人类历史极其久远,坏人比例再小,总数也极大。关系人类灭绝的大事不允许有一次失误,能寄托在这种绝不可能百分之百地保险的教育与制度上吗?
 
        其二、灭绝手段即使没有人故意使用,灭绝力量也会自行爆发。
 
        科学技术有一个基本特点,即具有不可确定性,常常认为最好的,恰恰是最糟糕的,正如认为氟利昂好,却导致了臭氧层的破坏;认为DDT农药好,却导致了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同样道理,当科学技术发展到能够灭绝人类的层级后,科技产品的不谨慎使用,以及科学实验的不慎都会导致人类的灭绝,到时,人类的灭绝将防不胜防。
 
        有人提出,我们完全可以组织最好的科学家对每一项高科技进行把关。先不论这种设想能否完全实现,即使真的能够实现,也不可能真正把好关,因为不可确定性是科学技术的固有特性,爱因斯坦和牛顿都有许多科学失误的例子,况且并不是每一个科学家都有爱因斯坦和牛顿的水平。
 
        其三、灭绝手段的出现就在前方不远,多半就在本世纪内出现,当灭绝手段出现后再防止人类被灭绝就难之又难了。
 
        我们知道,科学技术在18世纪中叶的工业革命前还处于极低的水平,仅两百多年就发展到了今天这么高的层级,一枚核弹顷刻间可以毁灭一座数百万人的城市,采用转基因技术改造的生物毒素也许比核武器还要可怕。在如此高的科学层级的基础上再往前发展,完全可以想象五十年后,一百年后世界会是怎么样的情况,何况科学技术呈裂变加速状发展,今天比过去发展快得多,未来又比今天快得多。
 
        事实上,在今天的科学研究中,许多项目人们对其安全性的担忧早已经不是它可能会有多大的危害,对它们的担心本身就是这些研究能否会灭绝人类。科学家曾担心 原子弹实验和氢弹实验会点燃大气灭绝人类,曾担心相对论重离子对撞机实验会灭绝人类,当然,事后看来这些担忧都是多余的。今天科学家又担心欧洲强子对撞机 实验会撞出黑洞灭绝人类,还担心纳米机器人的无限复制,以及智能机器人的失控会灭绝人类,但这些科学研究仍然在进行,没有人能够阻止。那么让我们理性地想一想,一些科学研究你认为它们有可能灭绝人类,坚决反对,我则认为它们是安全的,全然不顾地推动它;反过来,另一些科学研究我反对时,你则认为安全,我也阻止不了你。于是,科学技术就这样失去了控制地疯狂地向前,向前,向前。然而,不可确定性是科学技术的固有特性,越是高端科技就越难准确地判断,简单的道理都告诉我们,这种侥幸绝不可能永远延续下去,反对者必有言中的时候。正如常在河边走总会要湿鞋,夜路走多了一定碰见鬼,当这种非理性的行为把科学技术一步一步推向更高的层级,只要我们碰上一次“鬼”,人类的路也就走到了尽头。
 
        人类的事理应由人类自己来管,我作为人类这一物种的一员,同样也有这种情怀。深感灭绝的阴云向我们压过来,我写书;发表文章;借助互联网宣传;到处演讲;和自己能够联系上的有一定影响力的朋友交谈;给领导人写信等等。然而,就是这样苦苦地奔走、呼吁、呐喊,30年来一直的孤军奋战却收效甚微。我深感自己人微言轻,无法引起重视,但是,卑微者的思考就并非没有道理呀!乘奥巴马总统阁下访华之机,我又想到了求助于尊敬的胡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因为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大国,所以你们是最有能力解决人类问题的领袖。
 
        为了我们人类的万世万代,这里我斗胆恳请二位尊敬的领导人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当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的层级后灭绝手段的出现还会很遥远吗?人类社会的各种制度和措施能够绝对地保证一个60多亿人口的世界就没有干极端坏事的,且灭绝手段出现后就一定可以实现万无一失地控制而绝不可能有人使用吗?当在科学技术发展到灭绝人类的层级之后,我们的科学家能够保证每一项科学技术都在他们的绝对掌控之中吗?
 
        那么,如果一切如我之前所述无误的话,就说明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必定很快灭绝人类这一结论是成立的。然而,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我认为,解决的办法只能是限制科学技术往更高层级发展。这是因为有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一定会灭绝人类的逻辑关系,于是就只能有这样一个唯一的解决办法。
 
        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是否定科学技术的作用,也不是排斥对科学技术的使用,恰恰相反,对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更是要广泛地普及到全球各地,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完全可以保证全人类的丰衣足食。
 
        但是,既要限制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又要理性、充分地利用好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在今天的社会却做不到。因为今天的社会是国家社会,多个国家并存,各国各行其是,联合国也不能控制。况且要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对各国的实力会产生根本性影响,从而根本性地影响各国的国际竞争地位,因此,任何国家都不会真正去实施这一措施。即使我这样一位极力主张限制科学技术发展的人也坚决反对中国主动放弃科学技术的发展,因为落后就被动挨打,这是中国近代史给我们血的教训。所以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人类走向大统一,因为人类实现大统一后全球只有一个世界政权,在没有了国与国之间血腥竞争与对抗压力的情况下,世界政权就可以真正立足于全人类的根本利益考虑问题,并处理好人类未来的大事。
 
        其实,必须实现人类的大统一远不仅仅是人类避免灭绝的客观需要。工业文明的迅猛发展,使人类面临一系列的问题,许多问题都已经极大地影响了人类未来的生存和幸福,如环境问题、资源问题、人口问题等等。同时,一些在农业文明时期就存在的固有问题在新的科技条件下则显得尤为严峻,如战争问题、恐怖主义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在国家社会要想很好地解决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但是,如果人类实现大统一许多问题就可以根本地解决,还有些问题则可以极大地缓解与改善。
 
        以环境问题说吧,哥本哈根会议即将在12月上旬召开,想必这次胡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的会晤也应是主要议题之一。那么,哥本哈根会议到底能取得多大的成果呢?好之又好的估计,如果真的能够达成一个限制碳排放的具体共识,也是各国讨价还价的妥协方案,只可能治标,不可能治本。倘若人类实现大统一就不同了,世界政权完全可以立足于全人类的根本利益拿出一个根本性方案,并运用自己政权的力量坚定地实施,这才是真正的治本之道。
 
        50多年前,欧洲各国因为有担心被美、苏两个大国边缘化的危机感,从而想到了将欧洲联合起来,所以有了今天的欧盟,而今天的欧盟又因有被中、美两个大国边缘化的危机感,进一步加快了欧洲统一的进程,从而有了刚刚通过的《里斯本条约》,欧盟“总统”也随之产生。我们知道,欧洲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统一过的,然而在危机感的驱动下,欧洲各国却能够以大局为重创造历史。那么,人类灭绝应该比一个国家被边缘化的危机更深重吧?!理由更充分吧?!
 
        纵观人类历史,政治实体一直处在不断地扩大之中,以至有了像中国和美国这样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的国家。深入分析可知,政治实体扩大的真正阻碍只有交通和通讯这两个硬件条件,民族、宗教、阶级、语言、文字等等条件的差异,都可以通过在政治实体扩大之后慢慢推行的各种合理的政策、措施进行缓解。那么,现代交通、通讯和传媒手段把世界缩小到了一个地球村,人类的大统一是时候了!
 
        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家,是最有资格推动人类大统一事业的,中、美两国的联合行动足可以唤醒全球。
 
        尊敬的胡主席和奥巴马总统阁下,您二位领袖有拯救人类的当仁不让的权威和能力,如若你们共同高举起拯救人类,推动人类大统一的伟大旗帜,世界必定会一呼百应,一个全球性的类似欧洲的联盟必将在不久后诞生,一个全球性的世界政权也将在再之后不久随之诞生。如若真的能够实现这一人类千万年的宏愿,二位领袖拯救人类的无限功绩必定永垂史册,二位领袖的光辉名字必定万古流芳。
 
        尊敬的二位领导人,请您相信这不是一个无知者的痴人说梦,这是一个学者30年不断研究与思考得出的科学结论。

 

胡家奇
 
2009年11月15日于北京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致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2009-11-15)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