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拯救人类》的结束语
        当我计划要进行这本书的相关内容的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要为之奋斗一生的事。因此,在这本历经了近28年才完成的书即将成稿之时,有许多的话想借此倾诉出来。
 
\
 
        1979年,当我以仅差一分满分的物理成绩考上大学时,所学专业并非物理,为此心中常存遗憾,这导致我之后在凡涉及物理学方面的知识时总是下意识地想去深入了解一下。入学不久,一个问题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在查阅《普通物理学》参考书时有一节是粗略介绍相对论的,由于我来自偏僻的农村,且过去经历的是极其封闭的“文化大革命”年代,上大学前并没有听说过相对论和爱因斯坦。
 
        因此,对于相对论以及那个时间存在于速度中的公式感到无比神奇。以后又接触了另一个狭义相对论公式,即质能公式,根据这一公式可以得出,1克物质中蕴含的能量达2万吨烈性炸药TNT的当量,所反映的自然规律是十分惊人的,核武器便是依据这一公式研究出来的。这再一次给了我震撼。
 
        看到这些不可思议的科学理论,我突然觉得在科学的发展上有一个必须要理性思考的问题:
 
        今天的核武器轻易便可以摧毁一座数百万人的大城市,这已经是足够可怕的了,但是,只要科学技术继续发展,便必定还有比这更可怕的毁灭手段。那么,如果站在许多年之后的未来看,依据当时的科学理论产生的毁灭手段虽然比今天的核武器威力大得多,但仍然不是高不可攀的,只要科学技术不停止发展,比这更可怕的毁灭手段还是早晚会出现。科学技术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科学毁灭力越来越大的趋势也就会一直这样延续下去,由此可以肯定,终将有一天这种毁灭力会大到能够灭绝人类,即灭绝手段必定能够出现。
 
        对于这个简单的推断当时仅17岁的我确实存在疑问,我不禁问自己,这个结论到底能否成立?如果成立那么灭绝手段出现后其灭绝力量会不会爆发?核武器摧毁一座城市,这座城市的人虽然被毁灭,但就整个人类而言还可以继续繁衍、延续,然而,要是人类被灭绝,就再也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想后悔可都来不及,不可能有什么问题比这更加严重了。那么,如果真是这样人类还能生存多久?若人类还能生存许多年,也许我们今天还可以不急于采取行动,但要是人类的灭绝就在不久之后,毋庸置疑,此刻我们一切的计划都必须以拯救人类为中心而展开。因为包括今天全球都在致力于解决的环境问题、资源问题、人口问题和贫困问题等等,在这一问题面前都变得完全的次要。然而,我们能够避免人类的灭绝吗?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正是这一最初动机,支撑着我为此不停地观察、阅读与思考,并形成了此书。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拯救人类》的结束语(2009-05-19)
霍金提出了三个和我一样的观点(2017-03-27)
人类大统一是时候了 (2009-05-27)
第三次致人类领袖的公开信(2013-05-16)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