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致26位人类领袖的公开信

致:
中国国家主席、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英国首相、法国总统、联合国秘书长、日本首相、印度总理、德国总理、加拿大总理、巴西总统、意大利总理、澳大利亚总理、墨西哥总统、西班牙首相、印度尼西亚总统、韩国总统、沙特阿拉伯国王、巴基斯坦总统、土耳其总统、荷兰首相、阿根廷总统、伊朗总统、南非总统、瑞典首相、波兰总统。
 
尊敬的各位领袖:
        这封信,以及这本书,是在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的驱使下完成的。

        虽然我今年才45岁,但这本书却倾注了我近28年的心血,28年来,除了为生活奔波之外,几乎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这本书的研究与写作上,且有6年多的时间是几乎全脱产的。之所以如此,因为固执的我坚定地相信,这本书所研究的问题从根本上关系着人类的命运与前途。

        茫茫宇宙,星空浩瀚,在无数亿的星球中,能够孕育生命者只是极其少数,能够孕育智慧生命乃至文明者更是少之又少,我们生存的这颗蓝色星球就是这样的一个十分难得的佼佼者。
 
        但是,万物都有生有灭,尽管今天地球上的物种达数千万,但却不及曾有物种的百分之一,而那绝大多数的物种则都已灭绝,相信我们人类也总会有那么一天。
 
        任何物种的灭绝都源于对自然环境的不适应,人类是地球生物史上唯一的智慧生命,今天的我们再也不用赤身裸体应对气候的变化,再也不用赤手空拳与猛兽搏斗,我们的食物再也不是单一地靠大自然的简单赐予,而是主要靠创造性地获得。有了这一切,又有怎样的自然环境不能适应呢?人类会不会走一条完全不同的灭绝之路?恐龙生存达1.6亿年,这是因为它的强大所致,人类比恐龙还要强大得多,人类又能生存多少年?
 
        我的一切研究与思考最初正是从人类的灭绝问题开始的。
 
       人类完成进化之后,其创造力推动世界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改变,如果说从蛮荒直到农业文明末期,世界的改变速度已是足够快的了,那么,变化的突然加速则是起始于200多年前的工业革命。在这个时间点上,人们似乎如梦方醒地突然意识到科学技术在物质财富的创造方面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于是,从此之后便将自己最大的热情投入到了科学的研究与技术的发明上,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依靠科学技术的力量创造了自人类完成其进化5万年来所创造财富总和的无数倍。

        然而,科学技术却是一把双刃剑,人类向它索取多少财富,它便会给人类带来等量的毁灭危险,它造福人类的能力越强其毁灭人类的威力也就越大。今天的一枚氢弹的爆发力量达5600万吨TNT当量,相当一列绕地球一圈的火车所载烈性炸药爆发威力的总和,且顷刻间便可摧毁一座大的城市,因此,相对人类早期的杀戮手段,科学技术已将其毁灭力提高了百万倍以上。可是,采用转基因技术改造的生物毒素对人类的杀伤力比这还要大,且这样的杀戮手段由一个高水平的生物学家在自己的实验室便可私下研制出来,这说明毁灭手段正在由集团获得向由个人获得转移,这是非常可怕的事。
 
        但理性考虑,这种毁灭力的提高绝没有达到顶峰。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开始之时人类的科学技术水平还几乎为零,发展到今天如此高的程度仅用了200多年,按理人类的生存还有许多的200多年,且相对过去,如今科学的起点高得多,对科学的投入大得多,科学研究的方法与手段也先进得多,可见科学技术的力量最终必然可以灭绝人类,而且其时间肯定不是论千年、万年计,而是就在前方不远。
 
        人类社会的任何时期都存在一批妄图报复全社会的变态者和亡命徒,他们会千方百计寻求最具杀伤力的手段并会毫不犹豫地使用。灭绝手段只要出现便必然是他们的首选,且总有一天会被他们所获得。人类的灭绝并不仅在于此,由于科学技术具有不可确定性,当科学技术发展到相当高的层级后,科技产品的不慎使用以及科学实验的不慎都可以灭绝人类,正如氟利昂的不慎使用导致臭氧层破坏,以及许多科学实验的不慎都导致了人员伤亡一样。这就告诉我们,当科学技术发展到相当高的层级后,人类的灭绝将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而不可避免,因此要避免人类的灭绝便只能限制科学技术,使之不进一步向更高层级发展。
 
        当然,自然的力量终将也可以灭绝人类,但一系列的研究结果表明,按目前我们已具备的防范能力,人类因自然的灭绝是论亿万年计的,而因科技的灭绝仅仅只是论百年计的,甚至可能更短,可见人类的灭绝将会源于“自杀”,而非“他杀”。尤其是科学技术成果常常会在无意中获得,加之人类的未来极其漫长,所以那些无意的科学发现必定会很多,它们的累积也极有可能导致人类的灭绝。因此,我们对人类灭绝因素重视的方向不仅应该是科学技术,而且必须得尽快地行动起来,严格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因为即使现在就采取行动都为时较晚。
 
        严格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是否定科学技术对人类的正面作用,更不是拒绝它造福于人类的方面,对于确定无疑安全,且又可很大地造福于人类的少数科学课题还应加强研究,尤其是对于现有的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更是要广泛地推广应用到全球每一个地区,如果能做到这样,足可以保证全人类的丰衣足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点,便可以提出在整体上我们能够严格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会对人类的物质需求产生大的影响。当然,一定的影响肯定是会有的,但是,人类的整体生存高于一切,为了应对灭绝的危险,作出一些其他方面的必要牺牲是理所应当的。
 
        要严格地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在目前的国家社会是实现不了的。人类有一个固有特性,即有永恒的争斗性,竞争、对抗与攀比在任何个体和群体之间都总是存在,而国家社会是多个国家并存,且国家是最高权力体,因此国家之间不仅必然存在竞争,且这种竞争不受约束,常以战争的方式作为解决的手段,这便意味着竞争中的失败者将会亡国灭种。如此高昂的代价谁都不可能轻视,即使人类将会灭绝也是如此,因为人类的灭绝是大家的事,是未来的事,是需要理性思考才能得出的结论,而国家的灭亡是自己的事,是眼前的事,是只需简单思考便可得出的结论。
 
        那么,国家之间的竞争不论是在经济方面、军事方面还是综合国力方面,最重要的着力点则是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因此,为了国家和民族的生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单独放弃科学技术的发展,要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只能是在全球范围内采取统一一致的行动,任何局部的异动都会导致前功尽弃。
 
        然而,各国的主权独立性和最高权力体的地位,使得在多个国家并存的状态下不可能做到全球统一一致的行动,包括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也做不到,因为是大国在左右联合国,而不是联合国在左右大国。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只能将全人类统一于一个政权,即实现人类的大统一。
 
        实现人类的大统一在百年甚至几十年前都是不切实际的空想,那时的通信和交通条件即使治理一个庞大的国家都有很大的困难。而今天一切却变得很现实,现代的通信、交通和传媒手段已经将世界缩小为了一个“地球村”,这说明全人类大统一的硬性技术条件已经具备,当今全球化的趋势以及像联合国和历史上的国际联盟这样的国际组织,不仅反映了全人类有走向一体的自觉与不自觉的举动,也反映了各国政府在许多方面都有协调与统一全球行动的愿望。这一切客观上也是在为人类的大统一进行预演和积聚变革的力量。
 
        大统一社会作为区别于国家社会和过去所有社会的全新的社会形态,在人类历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在我的研究中提出这一设想的初衷只是为了避免人类不久后将灭绝于科学技术,因为这关系着人类的整体生存这一最重要的价值。但人类作为高度智慧和文明的物种,所需求的不仅仅只是生存,还有幸福、快乐、享受等等的价值追求,既然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这个社会便理应要立足于人类的整体,使人类的价值实现达到最大化,这一标准也是人类理想社会的标准。
 
        大统一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价值观等一切社会制度都应按上述标准设计。譬如,今天的物质财富比过去的丰富得多,但今人的幸福感却普遍比过去差得多,历史学家甚至认为还不如旧石器时代晚期刚走出山洞的远古人类,这不仅说明物质财富并不是决定人类幸福感的唯一因素,同时也说明今天人类世界的社会制度有明显不符合人类理想的原则性缺陷。
 
        要解决上述问题,大统一社会重点要抓两点:其一,要把大统一社会打造成一个非竞争的社会,使人们变得平和、友好,因为一个高度竞争的社会人们的心理压力太大,社会的安全性太差,所以幸福感也就很低。那么,在没有了国家之间的对抗与竞争之后,统一的世界政权是最适合弱化社会竞争的。其二,应建立一个均富的社会,因为幸福是在比较中产生的,一个贫富差距太大的社会,不仅不公平,而且多数人都难以获得足够的幸福感。那么,在一个统一的世界政权的领导下,当将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普遍地推广到全球各地后,由于没有政策和技术上的大的差异,便可确保人类在均富状态下的丰衣足食。
 
        因为有上述一切,便可以看出,大统一社会人类将可获得普遍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因此,大统一社会是一个特别适合打造成符合人类理想原则的社会,而不适合打造成一个竞争与对抗的社会。所以,大统一社会不仅是一个人类避免灭绝必备的社会,而且也是一个人类理想的社会。
 
        大统一事业作为对于全人类最具意义的伟大事业,理应按最符合全人类利益的方式进行推进,我认为,大统一事业不仅应以和平的方式推进,而且大统一方案应符合可行性、合法性和正义性原则。可行性是指采用的方案能确保大统一事业的顺利推进,合法性是指符合国际法的原则,正义性是指应保障全人类各区域和各群体人民的民主和人权。
 
        据此,我在书中提出了两个设想性方案,由于联合国处于当今国际关系的中心地位,《联合国宪章》处于国际法的核心渊源地位,且联合国又被普遍认为是人类社会由国际无政府状态到世界政权之间的中间过渡体制,因此,这两个方案都是在联合国框架内考虑的。
 
        任何一次大的社会变革都有先期的思想铺垫和伴随血腥的杀戮,变革越巨大,思想铺垫所需时间便越长,杀戮便越残酷。这是因为过去所有的变革都有这样的特点,即要求变革的一方与反对变革的一方其中你的获得必然是我的失去,因此他们的对抗是你死我活的。由于科学技术照此发展下去必然很快就会将人类推入灭绝的深渊,这就客观上要求大统一进程必须尽快推进,那么,大统一事业的推进能否做到这一点呢?
 
        认真分析,大统一事业不仅具有可避免人类灭绝这一关系全人类的普遍利益的一致性,而且,在幸福感、安全感等各方面,全人类又都可以获得普遍的收获。并且,即使在经济利益上人类各群体普遍的收获也多于失去,因为今天的富国之所以富有,是在于它们大量地应用了先进的科学技术,而大统一社会要将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广泛地普及到全球各地,世界各地将因此可以普遍达到今天富国的水平,且富国人民也不会由此受到损失;同时,国家社会因国家之间的对抗,所以军费开支巨大,加之各国处于分治状态,管理成本高、贸易成本高,但人类实现大统一之后,这一切的成本和费用都将可降至最低,由此产生的利益都将会造福人类的每一个体和每一群体。因此,这次社会变革虽然是人类历史上空前巨大的变革,但由于全人类都将普遍地受益其中,所以其遇到的阻力相对而言会较小。
 
        真正在大统一事业中既得利益失去最多的是各个中小国家的政治领袖,而获得最多的则是大国的政治领袖。因为任何大的政治版图的改变都是大国力量的主导,大统一事业的推进也自然主要是大国在主导,而大国领袖在这其中则是处于旗手的地位,小国领袖自然较难获得这种地位。同时,未来的大统一社会将会只有一套最高领导者的位置,这一位置多半可能也只会被大国领袖获得,小国领袖获得的可能性很小。
 
        因此,中小国家的领袖中个别不能以人类大义为重的人可能会出来反对大统一事业,他们是大统一事业最主要的反对力量,而大国领袖则是大统一事业最值得依赖的力量。所以,这里所致信的各位尊敬的领袖除联合国秘书长之外,其他便是国家实力排名前25位的国家的领袖(在我的研究中对国家实力设计了一套计算办法)。
 
        历史巨变的时代也是造就伟人的时代,我在本书中对大统一社会对于人类的生存价值、幸福价值和人类社会的正义价值的实现进行了全面的评估,认为大统一事业对于人类的意义是空前的,它的伟大性同样是空前的,在这一伟大事业中涌现出的伟大领袖其功绩也必将会是空前的,以至他们可以称为旷世巨人,而这些旷世巨人多半会出在大国的政治领袖中。
 
        尊敬的各位领袖,我们正处于巨变的前夜,这是一个极其危机的时刻,同时又是一个极其光辉的时刻,因为人类最终的命运决定于此。经过我们这一代的努力,人类社会极有可能向大统一社会迈出最关键的步伐,于是,我们这一代人必将作为拯救人类的功臣光耀千秋,而在这整整一代功臣中又必将涌现出极少数的旷世巨人,他们是引领我们向大统一社会进发的旗手,而这极少的旷世巨人必将产生于各位尊敬的领袖之中。反之,若是坐视今天的局势继续下去,人类便会很快走向灭绝,要真是那样,我们不仅辜负了万代子孙,也辜负了茫茫宇宙给予了无比厚爱的地球这颗难得的生命与文明星球,其罪恶之深重用什么样的词句都难以形容。
 
        尊敬的各位领袖,是选择千古罪人还是选择旷世巨人,只有您们才有这种选择的权力。人类的命运维系于您们之手,您们的统一行动将可拯救人类于危难,您们避免人类灭绝的旷世功德必将彪炳史册,千秋万代永远铭记在我们后代子孙的心中。为了人类的生生不息,为了我们世代子孙的幸福安宁,无比恳切地请求各位尊敬的领袖能够静心理智地研究这一关系人类最根本、最重大的问题,并尽快地行动起来。
 
                 2007年6月
       于北京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致26位人类领袖的公开信(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