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进化失衡有可能彻底葬送人类
 
 
(本文发表在2008年10月的香港杂志上)
 
一、进化的一般规律
        和所有物种一样,人类是进化的产物。生物进化是以适应环境为特征与进化方向的,以我们人类所在的动物界为例,除人类以外的所有物种的进化都可以概括为两个内容,一是“肢体”,另一是“本能”,我们可以将这种进化统称为“普通进化”。
 
        首先,动物要想不被环境淘汰,必须在肢体的进化上满足环境的要求。为了抵御寒冷,动物进化出了皮和毛,纬度越高皮越厚、毛越长,这是由气候决定的;当被子类植物兴起和繁荣时,许多裸子植物灭绝了,一些以裸子植物为食的动物相继灭绝,因为它们的消化系统不能适应新的食物环境;威胁老鼠和昆虫的因素很多,随时都有可能丧失生命,为了存活下来,它们选择的进化方式是在繁殖器官上,这样的动物性成熟早,繁殖速度快,一次繁殖数量也很多,这就使得它们在经过大量的死亡后还能旺盛地生存下来。
 
        像这类旺盛的繁殖功能、不同的消化功能、快速的奔跑能力、强壮的身体等等,正是动物为了适应环境在肢体上的进化。
        仅有肢体的进化是不够的,任何动物,即使肢体非常符合环境的要求,如果它对周围一切反应迟钝、木然,就如同行尸走肉,也必然会被环境淘汰。那么,在动物的进化内容中,还有一项与肢体进化同等重要的方面,这就是本能。不论什么动物都有一种本能,这就是求生的反应,交配的反应,以及获取食物的反应等等。
        动物的智慧远不如人类,但其本能的反应并不一定比人类差。大雁季节性迁徙,一次要飞翔数千里,在没有目标的天空却能够准确地找到方向;羚羊能够敏锐地察觉到猎豹的企图,飞快地躲避攻击;在生活中我们发现,一个机敏的人若是不借助工具要捕到一只苍蝇都不容易,而苍蝇则只是很低等的动物。之所以如此,都是动物本能进化的结果。本能使动物机敏地获得食物,迅速地躲避危险,顺利地繁衍后代。
 
        在适应环境的进化中,动物只有获得这种本能,加上与之相配套的肢体,才能生存下来,二者缺一不可。

\
 
二、人类的进化失衡
        人类是地球生物史上唯一的智慧生物,人类在身体器官上根本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主要特点是,人类的进化是以脑的进化作为起点与主要特征的。从进化的起点到完成其进化,人类的脑量增加了近3倍。以至在进化的道路上,人类不仅有类似于动物的普通进化(即包括肢体和本能的进化),还有一种动物所没有的进化,这就是“智能进化”。智能进化也包括两个内容,第一是“创造力”,第二是“理性”。
创造力是指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以及主动适应环境的能力,因此,创造力便集中体现在人类对科学技术的掌握能力上。
 
        如动物对食物的获取只能简单靠大自然赐予,但人类却主要是靠创造性获得;动物完全依靠自己身体的机能,通过季节性调节自己皮毛的厚度与长短以应对气候的变化,而人类却可通过衣服、房屋、空调等应对气候的变化。这一切都是人类的创造力所为。
 
        动物是没有理性的,动物哺育幼崽,那是动物的本能;动物不食同类,也是自己的本能。理性则是人类独有的智慧,是人类从根本上区别于动物的重要方面,如人类会计划当前、可以规划未来等,这些都是人类的理性所为。
 
        但是,人类的进化却存在失衡现象,这种进化失衡主要表现在理性的进化速度远远滞后于创造力的进化速度。
 
        人类创造力的进化经历过几次飞跃,几百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学会使用原始工具,尤其是之后学会对火的使用,这是创造力的第一次飞跃。大约在1万年前,人类从蛮荒进入文明时期,开始了人类创造力的第二次飞跃,这次飞跃人们习惯地称为农业革命。
 
        人类第三次创造力的飞跃是在18世纪中期开始的。这次飞跃以蒸汽机的创造性应用为标志,从而使人们看到了机器带来的生产力的极大提高,以及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的轻松与乐趣,由此看到了科学技术难以替代的作用,以及潜藏着的巨大财富。于是,从认识自然的内在本质入手,发掘一切可供使用的科技力量,以此创造所需要的财富,成为了人们的共识。这是人类创造力产生更高飞跃的内在动力,这次飞跃人们习惯地称为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以来,世界被彻底改变了,我们的认识空间最小已经深入到原子核的内部,最大则推广至了130多亿光年之遥的宇宙边缘。
 
        深入分析人类创造力的进化,经历第一次飞跃用了几百万年的时间,经历第二次飞跃用了1万年的时间,经历第三次飞跃仅仅200多年,而人类所创造的财富以及对世界的巨大改变,却远远超过了之前几百万年人类所做的总和。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每一次创造力飞跃其间隔的时间都大幅度地缩短了,但是,每一次飞跃爆发出来的能量,却远比前一次飞跃所产生的能量大得多。这一点与传统的进化论思想是吻合的,这就是生物的形态级别越高进化就越快。
 
        然而,创造力只是人类智能进化的一部分,智能进化的另一部分是驾驭这种创造力的“理性”。遗憾的是,人类理性的进化速度与创造力的飞速进化形成鲜明的反差,显得十分缓慢。
 
        就创造力而言,动物与人类已经没有任何可比性,但从理性而言,人类却保留了许多动物的属性,在一些方面甚至连动物都不如。
 
        最简单的例子,人类与动物一样保留了典型的种内竞争特性,战争、恐怖袭击与人类历史相生相伴,同类相残是人类最不理性的一面。就创造力而言,今天的人类比2000年前的人类不知要强多少倍,而从理性而言,很难说今天的我们就要强于2000年前的我们的先人。

 
\
 
 
三、进化失衡的灾难
        进化失衡说明人类进化还有缺陷,并不是十全十美的物种。那么,进化失衡将会给人类的命运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从我们与动物共有的“种内竞争”这一特点入手分析,动物之间激烈的种内竞争表现在爪挠、嘴咬,也许有死伤,但只是个别现象,而人类却可将这样的种内竞争发挥到极至。
 
        在人类刚刚开始脱离动物的特征时,人与人之间的打斗也只不过是嘴咬手抓,其伤害程度与动物并无多少差别。但随着人类社会的形成,个别打斗演变成了战争,尤其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战争规模越来越大,杀戮规模也越来越大,其自我伤害的程度早已从根本上区别于任何动物。
 
        直到后来,由于科学技术对武器效率的提高,以及对交通、通讯和传媒手段的革命性改变,以至一场战争可以波及全球,于是有了一、二次世界大战这样能导致数千万甚至上亿人死伤的战争,且如此巨大的杀伤在短时间便可完成。
 
        恐怖袭击也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形成而出现的,对政治人物的暗杀,对社会的仇恨报复,在有人类社会以来就一直存在。可冷兵器时代杀戮手段仅限于刀、箭,兵器一次出手只能杀伤一人。由于这一特点,这时的恐怖袭击往往只会导致个别伤亡。
 
        但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恐怖袭击的危害性便发生了实质的变化。例如,由于飞机的飞行特点,只要在飞机飞行途中有一次实施恐怖袭击的机会,便能够造成数百人死亡;而建筑的不断向高空发展,又为恐怖分子利用飞机和炸药摧毁住有数千人或上万人的大楼提供了条件,于是,便有了飞机撞击大楼和炸药炸毁大楼的事件,在这样的恐怖袭击中可以导致数千人以上的伤亡。
由此可见,由于人类的理性有限,其种内竞争、自相残杀的特点与生俱来,总是以极端的方式表现,且一直延续至今,始终没有得到良性进化。可与此同时,人类的创造力却在飞速发展,远古人类的极端手段只有木棒、石块,这些手段在用于生产、劳作的同时,也在用于自相残杀,但它们不论是用于群体打斗还是用于个别袭击,其杀伤力都极其有限。那时人类群体的组织形式是采集迁徙社会,群体规模非常小,相互打斗的规模也就自然很小,死伤也就自然不多。
 
        随着技术的发展,生产力水平同时得到了相应提高,人类得以定居下来,形成了村落、部落,以至形成了国家,人类还发明了刀、箭、战车,于是,这样的人类群体组织形式,以及这些当时极端的杀戮手段也都最早用于了自相残杀,从而形成了战争,且战争规模一直都在不断扩大。与此同时,恐怖袭击也与人类社会相生相伴。由此明确地告诉我们,正是人类的理性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自相残杀的行为,而人类的创造力又将人类自相残杀的能力提高了许多倍,这就导致了人类自相残杀的规模比过去大得多。
 
        进化失衡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尤其是工业革命以来显得更加巨大和可怕,因为以这一时间为起点,各种技术手段层出不穷地涌现了出来,与此相生相伴,各种杀戮手段也层出不穷地涌现了出来,枪、炮、军舰、潜艇、飞机等等,人类的杀戮能力不断得到加强,以至核武器和转基因生物毒素的出现,使得一种武器仅使用一次就可以摧毁一座大的城市。而人类的理性仍然没有得到明显的进化,仍然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自相残杀行为,这些比过去杀伤能力大得多的手段仍然还是在第一时间被用于战争和恐怖袭击。那么,用新的杀戮手段支持的新的战争和新的恐怖袭击就自然比过去残酷得多、可怕得多。
 
        因此,虽然任何生物的种内竞争都在对自身的生存构成威胁,可是,人类的种内竞争却因自己的进化失衡将其自我威胁的层级提高了千万倍以上。
 
        进化失衡对人类自我威胁的加强效应远不止是表现在战争与恐怖袭击上,今天国际社会所关注的几乎所有最重大的问题之所以显得前所未有的严重,都是进化失衡现象作用的结果。
 
        以环境问题为例,人类在地球上生存了数万年,任何时候都会造成一些污染,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这样的污染就难免,但直到工业革命之前,自然环境都能保持基本平衡。然而,工业革命之后情况就变得完全不同了,由于科学技术发展所推动的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导致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化石燃料被大量的使用,于是便有了全球气候变暖以及酸雨的危害。
 
        同时,由于科学技术具有不可确定性,一些科技产品还会给自然环境造成意想不到的破坏,有些破坏甚至是极其严重的,如氟利昂对臭氧层的破坏,以及DDT农药对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就是如此。
 
        再以资源枯竭问题为例,自有人类就有对资源的使用,直到工业革命之前,自然对资源的产出与人类对资源的消耗都是基本平衡的,但工业革命以来,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人类对资源的开发与使用能力大幅提高,以致今天,地球的不可再生资源百年内普遍面临枯竭的危险。最严重的无疑是能源,如石油的开采与利用仅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至今全球储量已开采过半,煤炭与天然气也与此类似。我们知道,不论石油、煤炭还是天然气,都是地球几十亿年原始拓荒的成果,如果仅仅两三百年 我们就将其挥霍殆尽,人类还有极其漫长的未来,我们的子孙怎么办?
 
        其实,即使有许多可再生资源,也由于我们的使用能力与使用规模的极大增长使其变得不可再生。百年前谁会想到水资源都会枯竭呢?由于工业的污染,以及现代农业与人们生活中大量对化学和其他有害物质的使用,从而导致许多水源都不能使用。由于生物与医药技术的发达,而我们又不能合理的控制生育,使全球人口在 200多年中增长了近九倍,这就自然会导致大量的资源消耗。以至今天全球普遍出现了水资源短缺,且这种趋势还在越来越严重。
 
        由此可见,不论对待环境的破坏还是对待资源的开采,人类自古就没有节制过,都是在以极端的方式进行危害,其呵护与保护的理性始终都没有得到进化,但由于人类创造力的飞速发展使得这种危害能力却得到了许多倍的提高,这无疑便使这种危机的层级提高了许多倍,进而导致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可持续生存变得极其困难。

\
 
 
四、极端的危害
        毋庸讳言,人类创造力在科学技术方面的飞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有益的东西,尤其是物质财富的极大增长。然而,科学技术却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祸害人类,且造福人类的能力越强祸害人类的威力就越大。那么,就在人类创造力飞速发展的同时,人类控制科学技术发展方向与使用方向的理性却没有得到相应的进化,尤其是以工业革命为标志,人类创造力的进化速度发生了革命性的突变,这种创造力不仅已经把科学技术推上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而且还在以裂变加速的方式增长,从而形成爆炸之势。然而,人类的理性却还仍然处于沉睡状态。那么,这种进化失衡现象最终会给人类带来怎么样的极端危害,其实就取决于科学技术的最终危害能力到底有多大。
 
        从今天科学技术的极端危害能力看,一枚核弹能够摧毁一座数百万人的大城市,采用转基因技术改造的生物毒素甚至比核武器的威力还要大,像氟利昂这样仅一种科技产品的不慎使用就可导致臭氧层破坏,且在全球统一行动的情况下通过百年努力臭氧空洞都难以弥合。而科学技术的真正起步只是从200多年前的工业革命开始的,而今,科学技术还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发展,每一次科学技术在重大领域实现突破都可以百万倍、千万倍甚至上亿倍提高其作用的效力,正如电在通迅领域的应用将人类信息的传递速度提高了亿倍以上一样,正如计算机将人脑的运算速度提高了千万亿倍以上一样,正如核武器与转基因生物毒素将人类的自我毁灭能力提高了近千万倍一样。因此可以断言,科学技术终将可以灭绝人类,且为时不远(关于此,在《论人类灭绝》一书中有深入全面的阐述)。
 
        这就告诉我们,如果人类的理性仍然不能使自己做到真正合理地控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并合理地使用好科学技术成果,人类将面临的是灭绝的危险,且为时不远。这才是进化失衡现象真正的极端危害,因为没有任何灾难比人类的灭绝灾难更巨大。
 
        在谈论科学技术的双刃剑道理时常有人反向阐述这一问题,在谈到火药的发明提高了人类的杀戮效率时,人们会强调火药可以开山采石、修桥铺路;在谈论飞机与车辆用于战争的危害时,人们会强调飞机与车辆的使用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与运输;在谈论生物毒素的危害极其可怕时,人们会强调生物技术对医药领域和农业生产的作用;甚至在谈论核武器的巨大危害时,人们还在强调核能源对人类发展的重要意义。那么,假如说这一切都可以纳入正负平衡、损益相当的等式,但是就未来看,假如科学技术的高度发展给全人类带来了数不胜数的财富与享受,但却导致了人类的灭绝,这种平衡与等式还存在吗?
 
        需要反复强调的是,这里丝毫不否定科学技术对于人类的正面意义与巨大作用,同时更认为,没有科学技术的发展与使用,人类的整体生存与整体幸福本身就存在大的问题。但是深入全面的分析,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要是能够广泛全面的推广至全球各地,是足可以保证全人类的丰衣足食的。但当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高度后,全社会还不顾后果地冒然向前,人类将有可能面对的结果便是整体的毁灭,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人类的进化失衡假如说在人类过去数万年的发展中一直在伴随着我们,使我们有得也有失,那么从未来看,人类的理性再不苏醒,灭绝的利剑若是真的降临我们头顶,人类因科学技术所获得的一切都将会随着人类的整体毁灭而变为零。这就是我近三十年研究的真正落脚点,也是《论人类灭绝》一书的根本结论。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进化失衡有可能彻底葬送人类(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