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科技的继续发展必将很快灭绝人类
----写在《论人类灭绝》在香港出版时
(本文发表在2008年9月的香港杂志上)
 
        乍看起来,人类的自然灭绝是极其遥远的,这一结论仅从简单的逻辑分析都能得出。因为,今天之前所有物种的灭绝都源于自然的力量,恐龙在地球上生存了1.63亿年,这是因为他的强大所致,人类完成其进化还不到5万年,相对恐龙其历史只是刚刚开始,自然的力量也作用于人类,人类比恐龙还要强大得多,人类还有极其漫长的未来应是理所当然的。那么,我也深入、全面地研究过这一问题,科学研究的结论与这一简单逻辑思考是吻合的。
 
        但是,作为生物史上唯一的智慧物种,空前强大的人类面对的最大威胁其实是自己,如果不采取断然的措施,人类的自我灭绝多则三、五百年,少则百年内。
 
        这是一个凭直观经验不可能得到的结论,但却是一个经过严密论证所得出的科学结论。当然,这也是一个复杂的结论,要真正理解这一结论,必须要就一系列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

\
 
灭绝手段必然出现
        人类整体生存的根本威胁来源于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通常将人与人进行比较,或者人与动物进行比较,若说别人十分钟才能计算出的题目,他5分钟就能完成,这是在赞赏这个人非常聪明;若说一头大象一天能干二、三十人干的活,这是形容这种动物力气非常大。但是,科学对人类能力的提高不是论几倍、几十倍计算的,论千倍、万倍计算也只是一个小数字,论千万倍、亿倍甚至十亿倍计算,这才是科学技术的正常力量。
 
        人类最早将电应用于通讯是有线电报,新奇的人们纷纷打赌,认为马一定比电报快,当百公里之外的信息转瞬传到时,人们惊呆了,因为电传递信息接近光速,光速是每秒30万公里,超过了马速上亿倍。
 
        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运算能力为每秒5000次,在其工作的十年中,有人计算了它的运算量是人类有史以来全部大脑运算量的总和(我虽认为这一计算有些夸张,但不论怎样,这台计算机也是极其了不起的)。人们在感叹机器不仅可以替代手工劳动,还可以替代人脑计算的同时,更是惊叹机器的运算速度竟然比人脑快得多。但今天,大型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已达每秒千万亿次,即计算机在早期那个本来已经极其巨大的运算能力的基础之上又提高了数千亿倍。试想想,千亿倍是多么巨大的概念?!千万亿次又是多么巨大的概念?!
 
        那么,科学技术又把人类的自我毁灭能力提高了多少倍呢?我们暂且不说原始人类,仅说并不久远之前的冷兵器时代,一刀、一箭只能杀伤一人,但今天的一枚核弹轻易就可毁灭一座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前苏联1961年爆炸了一枚氢弹,其威力为5600万吨TNT当量,这一威力比自中国人一千多年前发明火药以来,人类使用的炸药总和还多许多,可见科学技术在造福人类的同时,也将毁灭人类的威力提高了上千万倍。
 
        核武器并不是当前最可怕的毁灭手段,采用转基因技术改造的生物毒素比核武器的杀伤力还大,它是靠传播超级瘟疫杀伤人类的,这样的手段至少几个大国已经拥有,只是由于瘟疫传播难以控制,一般国家都不敢随便使用,因此,人们的关注度低一些。
 
        然而,不论今天的毁灭手段多么可怕,它终不能灭绝人类,包括核武器全部使用只会毁灭数十亿人,并导致核冬天,但不会灭绝人类,这是有关科学家专门讨论后得出的共同结论。因为核威力是在一个点集中释放,它的能量不会简单地均摊到每个人身上。包括转基因生物毒素也不会灭绝人类。
 
        但是,科学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吗?显然没有!只要科学技术不停止发展的脚步,它就一定会往更高层级突破,更高层级的科学技术无疑会更具威力,这种威力既可造福人类又可毁灭人类,这样的毁灭力终有一天可以灭绝人类,即灭绝手段必然会出现。这是一个并不复杂的逻辑推断,这一推断的正确性甚至可以经得起数学计算, 因此是定论,而不只是可能。
 
        不仅根据哲学的逻辑推断可以确定无疑有这样的结论,根据现有科学理论也可以得出完全相同的结论。由于科学理论是指导技术实践的依据,根据成熟的科学理论所推断出的科学产品,十有八九都能通过技术的努力研制出来。就像有了电磁学理论就可设想借助电磁波传递信息,于是便有了收音机、电视机和手机;有了质能理论就可设想一枚小小的炸弹轻易便可以毁灭一座大的城市,于是就有了原子弹、氢弹。
 
        我在自己的相关书籍中根据现有科学理论推断出了多种灭绝手段,这就说明即使科学理论不再发展,仅仅只在技术上努力也必将可以研制出灭绝手段。
 
        然而,科学理论不仅没有停止发展,恰恰是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在加速发展,从而形成爆炸之势,因此,人们常常感叹我们赶上了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知识爆炸就是因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呈裂变加速之势所导致的。
假如说采用现有理论通过技术努力都可研制出灭绝手段的话,那么,采用更高层级的科学理论所研制出的灭绝手段必然会有这样的特点:其一、在更高层级的科学理论指导下的灭绝手段更容易研制出,更趋向通过一个人的努力都能获得;其二、根据更高层级科学理论研制出的灭绝手段威力更加巨大,更趋向于仅使用一次就可灭绝人类;其三、根据更高层级的科学理论研制出的灭绝手段更易于使用,更趋向仅一个人单独就可以操作。
 
\
 
 
灭绝手段必然被使用
        相信绝大多数科学家从事科学研究都是为了造福人类,但当科学技术发展到可以生产出灭绝手段之后,灭绝手段以及灭绝手段的研制技术会不断传播,而世界上总会有极少数对社会怀有刻骨仇恨的心理变态者,他们会千方百计寻求最具毁灭力的手段,并毫不犹豫地去使用,且自己也与其同归于尽。由于人类的种群极其庞大,这样的人即使再少,绝对数也是较大的;又由于人类的未来极其漫长,灭绝手段即使再难获得,这样的心理变态者也总有能够获得的一天。
 
        况且,只要科学技术不停止发展,在最早的灭绝手段出现后,又会有第二种、第三种以至许多种灭绝手段会陆续出现,就像最早的核弹只有原子弹,以后又有了氢弹、中子弹、强冲击波弹和电磁脉冲弹一样。而随着科学技术向更高层级发展,新的灭绝手段必然更容易获得、更具威力、更便于一个人独立操作使用,正如今天与核武器毁灭力相当的转基因生物毒素,就是一个人能够独立研制、一个人可以独立操作使用,且使用一次就可以造成巨大毁灭的。国家这样的集团行为还好控制一点,人类个体的行为是很难控制的。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人类是一种进化并不完善的物种,虽然人类社会的各种机构与组织都在致力于采取各种手段减少社会犯罪,尤其是减少极端的心理变态者的恶性犯罪,但是,再好的社会制度,再好的法律体系,再好的道德氛围,都只能是对社会整体起到较好的约束作用,却不可能百分之百地保证每个人都绝对地理性,绝对地不干极端坏事。
 
        纵观人类社会有记录的全部历史,我们经常说到某段时期的某个地区治理得很好时,总喜欢用民风纯朴、路不拾遗来形容,但即使在这样的地区、这样的时期,也有偷盗、杀人者。在我们父辈的回忆中认为上世纪50年代的一段时期,中国大陆可以称得上民风纯朴、路不拾遗,但在那样的时期照样有极端犯罪者。因为人类社会实在太大,人类历史实在太漫长,而人类的理性又不可能做到绝对完美,这样的情况都属正常现象。如果有谁寄希望于有一个绝对完美的社会制度,可以绝对保证没有一个人去使用灭绝手段,那纯粹是书呆子的一厢情愿。而只要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有一次的失误,就是人类终结的日子。
 
灭绝力量无意中也会爆发
        事实上,灭绝力量不仅会因心理变态者的故意使用而爆发,且即使没有人故意使用也会爆发。
 
        科学技术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即具有不可确定性。我们常常认为最好的科技成果恰恰是最糟糕的,这种不可确定性还会使我们在科学实验中常常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实验结果,这些结果有些是有益的,有些则是有害的。这就必然会导致在科学技术发展到可以灭绝人类的层级后,科技成果的不慎使用,以及科学实验的不慎都有可能意外地爆发出灭绝的力量,从而把人类推向万劫不复的灭绝深渊。
 
        一些理想化的书生总喜欢说能否通过百倍的谨慎小心去避免这样的意外?实际上根本不可能!
 
        杜邦公司发明氟里昂的时候发现这种物质非常稳定,它无色、无味、不腐蚀金属,也不与空气发生反应,于是认为这是作为制冷剂的最理想产品,并将其广泛地用于空调、冰箱。然而,正是由于他非常的稳定,与什么都不反应,从而可以飘然而上一直到达大气层的顶端,在这里遇上了没经过滤的紫外线的强烈刺激,分解出氯离子,与臭气发生反应,导致了臭气层的破坏。当发现这一问题后国际社会采取了普遍措施,但即使如此,由此造成的臭气空洞却经百年努力也难以弥合。而这仅仅只是一个科技产品的不慎使用导致的灾难。
 
        DDT曾经被认为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农药,因为它对人、畜、鸟类都没害,只对害虫有害,其效用的发现者缪勒因此还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DDT之所以对人、 畜、鸟类没害,是因为它不溶于水,不会被身体吸收。但它却溶于油,殊不知人是要吃油的,鸟类吃下鱼类等食物,鱼身体也有油,于是DDT就成了一种很有害的农药。然而,当发现这一问题后要停止它的危害却非常困难,由于它不溶于水,在自然环境中会长期存在,随时都会造成危害,以至在远离人群的南极企鹅身体中都能发现DDT的含量。
 
        科学技术就是这样防不胜防,难以把握的。今天的科学技术层级还不算高,虽然那些不确定的科技成果已经给我们造成了许多的灾难与麻烦,终还不能灭绝人类,但当科学技术向更高层级发展后,便总会有不确定的成果具备灭绝人类的威力。
 
        1945年原子弹试爆前,参与研究的科学家在为自己即将要完成的科研成果感到兴奋的同时,还非常担心原子弹爆炸的极高温度会点燃大气,因为这种爆炸产生的温度要超过我们过去熟悉的化学燃烧的温度近万倍,如此高的温度到底会导致什么后果,谁都没有经验,谁也不敢断言。但考虑到二战的急需,科学家决定还是冒此一险,所幸原子弹并没有点燃大气,以后的氢弹也没有点燃大气。
        2008年3月,美国有科学家状告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因为后者要在瑞士搞一个强子对撞机实验,这一投资巨大的实验是要模拟宇宙初始状态的粒子碰撞,原告的美国科学家很担心这种碰撞会产生一个稳定的微黑洞,如果真是这样,整个地球包括全人类都会轻易地被吸入这个微黑洞,从而导致人类灭绝。但按现有的科学理论,这样的微黑洞会在瞬间就蒸发,因此不必担心。然而,现有的这一科学理论是没有经过实践验证的,美国科学家正是担心万一这一理论有问题,真的碰撞出一个稳定的微黑洞该怎样办?!
 
        我们在过去的不慎实验中有过许多的灾难,俄国科学家利赫曼在对天电的实验中就被雷击而死,这是由于他不了解天电,因而导致实验失误所致。诺贝尔的弟弟和助手在进行硝化甘油的安全性研究的试验中不幸身亡,这是他们对硝化甘油性能缺乏了解,因此导致实验失误所致。事实上,我们要进行的每一次科学实验,都是因为我们对实验对象不了解或者不完全了解,如果了解了也就失去了科学实验的必要。正因为对实验对象不了解,所以科学实验中经常会出现失误就是难免的现象。然而,这一次在探索科学的未知领域中如果真的出现美国科学家所担心的实验失误,付出的代价就是全人类的毁灭。
 
        这一实验现已启动,当然也许不会出事,但稍加思考,这样的侥幸心理每次都能成功吗?!可以有一次、两次的幸运,也许会有十次、百次的幸运,但幸运之神决不可能永远不撒手一次,然而,仅仅只需要这么一次,就可以彻底地断送人类。
 
自我灭绝仅论百年计算
       那么,人类的自我灭绝到底距我们有多远呢?
 
        鉴于科学理论是指导技术实践的依据这一事实,我们可以就此进行分析,一个大的学科出现理论的革命性突破,不仅可以极大地改变世界,而且可以千万倍、亿倍地提高其毁灭人类的威力。由于物理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处于核心科学的地位,不妨就以物理学为例进行相应的分析。
 
        现代物理学的奠基人是伽利略,伽利略对物理学的贡献以及相应的成就可以称为物理学的一级革命性理论,但伽利略的理论并没有即刻对人类社会产生大的影响,这是因为他所处的年代,人们还没有认识到科学理论对技术实践的应用作用。天才的牛顿将现代物理学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牛顿力学在技术实践中的广泛应用,是工业革命得以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牛顿诞生于英国,工业革命就不可能在英国深入下去,而发源于英国的工业革命却改变了全世界,牛顿力学是现代物理学的二级革命性理论。
 
        继牛顿之后是伟大的爱因斯坦,他的相对论,以及他与其他一批杰出的科学家所奠定的量子力学,使物理学实现了第三级革命性理论的突破。那么,物理学的三级革命性理论爆发出了怎样的威力呢?仅举两例,原子弹与氢弹的爆炸是依据相对论理论所研制出的;而人类登上了月球,我们的航天器已经飞出了太阳系,这一成果不仅有相对论的指导,还有量子力学理论的指导。总之,现代物理学的三级革命性理论再一次改革了人类世界。
 
        现在看来,一枚核弹可以毁灭一座千万人的大城市,转基因生物毒素的杀伤力甚至更大,其实如此大的威力已经距灭绝人类并不遥远。进一步看,采用现有的科学理论已经可以推断出灭绝手段,只是由于现有科学理论的层级还不够高,据此要研制出灭绝手段其过程还很复杂,难度还较大。但要是科学技术在此基础之上再获得理论上的革命性突破,情况就会大不一样,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一个差不多可以灭绝人类的威力的基础上,物理学这样一个自然科学领域中最大的学科实现理论的革命性突破,一定可以轻易就会产生灭绝手段。那么,这一突破应是多久后呢?
 
        从伽利略的一级革命性理论的建立到牛顿的二级革命性理论的突破,其间不到100年;从牛顿的二级革命性理论到以爱因斯坦为代表的三级革命性理论的突破,其间用了200多年;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提出至今已有100年,考虑现代物理学的四级革命性理论实现突破的时间可能更长一些,并考虑理论应用于实践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再过200年灭绝手段会产生应是一个合理的推断。
 
        然而,这却是一个保守的推断,其一,根据现有科学理论所推断出的灭绝手段也许会在这之前研制出;其二,物理学之外的其他学科也有可能实现重大的理论突破,这样的突破也有可能会导致灭绝手段的出现,就像今天最大的两种毁灭手段,核武器是物理学的成果,而转基因生物毒素则是生物学成果一样。
 
        简单的逻辑分析也支持这一结论,科学技术的真正起步开始于18世纪中叶的工业革命,距今仅200多年,正是在这短短的200多年中,人类就将科学技术从几乎为零的层级提高到了差不多可以灭绝人类的层级。而今,科学研究的投入比过去大得多,科学研究的方法比过去有效得多,科学实验的设备比过去先进得多,参与科学研究的人员比过去多得多,如此等等。因而,由此带来的科技成果的产出速度比过去快了不知多少倍,以至于人们常常形容,我们赶上了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那么,再过200年,是一个差不多从工业革命至今的时间跨度,科学的发展完全可以产生出灭绝手段,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这里,暂不论这一推断多么保守,仅仅只提醒进一步思考,若是灭绝手段出现后灭绝力量的爆发还会很遥远吗?!
 
        在最早的灭绝手段出现后,只要科学技术还在发展,其他的灭绝手段还会不断出现,随着时间在推移,必定是多个学科都会产生灭绝手段。由此,灭绝力量必将可能以多种方式爆发出来,如心理变态者的故意使用;如科技产品的不慎使用;如科学实验的意外等。那么,只要这样的爆发出现一次,人类的路就走到了尽头。因此,在通过了一系列的科学论证后我认为,如果不采取断然措施,人类的灭绝多则在三、五百年内发生,少则在百年内发生(这一研究过程在我的相关书籍中有专门阐述)。
 
        然而,即使现在就采取措施为时都有些晚,因为科学的发展具有惯性,且科学技术成果还有可能在无意中获得,人类未来的路又太长远,这些无意成果的长期累积都有可能把人类推向灭绝。
 
        据此,恳请每一个人都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今天已经拥有的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如果广泛地推广至全球各地,其实足可以保证人类的丰衣足食。可以清晰地看到,不是企业生产不出产品,而是卖不出去,况且根据有关机构的评估,而今已经应用于生产的科技成果还不到已有科技成果的三分之一,这就说明现有科技成果还有巨大的生产发掘潜力。人类不可太贪婪,不能一味地向科学技术无止境地索取,过分的贪婪必遭报应。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科技的继续发展必将很快灭绝人类(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