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人类大统一是时候了
——写在《拯救人类(精选本)》在香港出版之时
作者  胡家奇

 
\
 
一、问题的引出
 
所谓大统一,就是通过世界政权把全人类统一到一起。在接触人类大统一的课题之前,我一直认为那是不切实际的空想,想必许多人都有和我相同的看法。我对这一问题的真正思考,是随着对科学技术的安全性研究不断深入,并认识到问题非常严重,也非常紧迫,在寻求解决之道时开始接触的。
 
        人类的自然灭绝是极其遥远的,而人类的自我灭绝却近在不远,人类自我灭绝的全部原因在于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
 
        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它造福人类的能力越强毁灭人类的威力就越大,这一威力终将可以灭绝人类,且灭绝降临的时间不会很遥远。简单的逻辑推断都可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科学技术的真正起步是从18世纪中叶的工业革命开始的,而今一枚核弹可以摧毁一座千万人的大城市,采用转基因技术改造的生物毒素比核弹的威力还要大。可见这样的毁灭力距灭绝人类并没有极大的差距。
        那么,科学技术从几乎为零的层级发展到差不多可以灭绝人类的层级仅仅只用了200多年。今天,全社会对科学技术的投入更大,科学研究的方法更有效,科学实验的设备与仪器更先进,这一切导致科学成果的产出速度比过去不知要快多少倍。因此,科学技术要进一步达到灭绝人类的层级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
      
        当科学技术发展到可以生产出灭绝手段之后,灭绝手段以及灭绝手段的研制技术会不断传播,早晚会传播到敢于使用者手中,人类的种群极其庞大,这样的人即使再少,绝对数也是较大的。因为,人类是一个特定的物种,进化并不完善,总有非理性者,总有干极端坏事的,而这种极端坏事只要有人干一次就是人类的终结。
事实上,灭绝力量不仅会因心理变态者的故意使用而爆发,即使没有人故意使用也会爆发。
 
        科学技术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即具有不可确定性。我们常常认为最好的科技成果恰恰是最糟糕的,在过去的科学发展中,科学失误导致灾难的事例非常多,这就必然会导致在科学技术发展到可以灭绝人类的层级后,科技成果的不慎使用,以及科学实验的不慎都有可能意外地爆发出灭绝的力量,从而把人类推向万劫不复的灭绝深渊。
 
        所以,只要科学技术像今天这样继续发展,人类被灭绝是必然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且就在前方不远。
 
        这是一个全面、系统、科学的研究结论,在《拯救人类(精选本)》一书中对此有较详细的阐述。由于深感问题的十分严重,而作为严谨的学者,不仅要能够发现问题,还应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正是循着这一对自己最初的要求,在不断的深入研究中才使我真正接触到了大统一的问题。
 
二、大统一的必要性
 
除了极个别的心理变态者之外,相信绝大多数科学家的科学研究都不可能是以灭绝人类为目标的。因为,灭绝力量的爆发连研究者本人及其亲人也会一同被毁灭。因此,灭绝手段的出现,以及灭绝力量的爆发,更多的可能是当科学技术发展到相当高的层级后,水到渠成的结果。由此看来,要避免科学技术灭绝人类就不能再继续发展科学技术,这其中包括以下两个问题:
 
        其一,从整体上科学技术不能再向更高层级发展。可以有这样的形象比喻,因为科学技术有灭绝人类的能力,就好比我们面前肯定有灭绝人类的地雷,首先,我们不知道这些地雷具体埋在什么地方,因为科学技术具有不可确定性;同时,即使能发现一些地雷,也不能保证没有心理变态者去故意踩踏,因为人类的理性是有限的。 鉴于此,为了保证不踩踏到地雷,我们只有不继续向前。
 
        简单地说,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必会灭绝人类,这是因果关系,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因,人类灭绝是果,为避免结果就要去掉起因,即:为了避免人类灭绝就必须停止科学技术的发展。
 
        其二,整体上限制科学技术的继续发展,不是排斥对科学技术的使用,恰恰相反,对于现有安全、成熟的科学技术成果,不仅不能限制其使用,还应广泛地普及到全球各地。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完全可以保证全人类的丰衣足食。
 
        但是,要从整体上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同时又要理性地使用好现有的科学技术成果,在目前的国家社会是不可能做到的。
 
        人类有一个突出的特性,即具有永恒的争斗性。国家社会多国并存,相互之间是对抗的关系,任何力量都约束不了其行为,由此,国家之间的竞争常常都会以战争这样的极端方式表现出来。战争是以人民被杀戮,国家被灭亡为代价的,因此,任何国家都不会轻视这种竞争。
 
        国家之间不论是军事、经济还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到底都是科学技术的竞争,因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所以,各个国家,尤其是大国绝不可能放弃科学技术的发展。
 
        即使人类快被灭绝也不会,因为人类的整体生存是大家的事,是未来的事,是需要理性思考才能得出的结论;而国家因竞争失败必然导致灭亡则是自己的事,是眼前的事,是只需简单思考就能得出的结论。
 
        只有这样的情况例外,即我限制科学技术发展时必须保证你也一定会限制科学技术的发展。然而,当今世界二百来个国家,这种情况决不可能实现。
 
        怎样才能够从体制上绝对地确保每一个国家都能真正地做到这一点呢?从历史上看,各种从体制上统一世界行动的努力没有过一次成功的先例。从当初的国际联盟到今天的联合国,都远远不能够做到如此。因而,要想做到统一世界的行动,必须要有比国际组织强大得多的社会力量才能够实现。
 
        纵观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最强大的社会力量毋庸置疑是国家。国家有军队、警察、法院这样的政权机器维持其运转,而其他社会力量是远不可能做到这样的。
 
        然而,国家的政权机器只能在本国范围内发挥作用,在本国之外则受其他国家的政权机器约束,因此,要真正做到全人类统一一致的行动,只有采用国家这样的政权机器,同时又要把这样的政权机器的作用范围扩展到全世界。而这一目标就是全人类的大统一,即将全人类统一到一个世界政权之下。
 
三、更多的必要
 
事实上,远不止是为了避免科学技术灭绝人类才提出了人类必须走向大统一的要求,人类当今以至可以预见的相当长的未来,已经和将要面对的一系列最严峻的问题。要想寻求根本性的解决办法,也必须要求人类走向大统一。
 
        以资源问题为例,人类进化完成了5万年,工业革命前人们主要是消耗可再生资源,这些资源是可以持续利用的。全球资源面临枯竭的危险仅仅是从工业革命开始的,而问题变得非常严重则只是近百年的事。究其原因,工业革命以来大量的科学成果的使用,导致人类的消耗能力大幅增加,这样的能力在国家社会又不可能理性地控制,其中有两大因素:其一,因为有国家竞争的因素存在,国家必须总要保证不被其他国家淘汰,于是,尽最大可能保持发展的速度便是每个国家理所当然的选择;其二,各国国民之间是竞争和攀比的关系,如果国家不能快速发展,国民生活水平不如邻国,或者发展速度比其他国家慢,国民就不答应,政府就面临下台,于是,不择手段地寻求发展也就成了必须的选择。那么,所谓发展就意味着资源的消耗,因此,资源的巨大消耗主要是各国在竞争压力下非理性的发展,而工业革命以来的科技成果又为其提供了消耗的能力所造成的。
 
        环境问题的出现也是这样的。各国之间互不关照,各行其是,发达国家给环境带来的危害主要是制造工业污染,与此同时,那些贫困国家连温饱都不能保证,他们没有能力发展科学技术,没有能力进行工业生产,于是,滥伐栽林,在贫瘠的土地上过度耕种、过度放牧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而这一切带来的后果就必然是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
 
        各国的独行其是,无章发展带来的恶果必定如此。就好比一个人要是带着不多的水和干粮穿越沙漠,他会精打细算地消耗这不多的水和食物,从而走出沙漠。但若是一群人也带着不多的水和干粮穿越沙漠,便总会有人多吃多占,且他的这种行为是会传染的,大家会相继效仿,一旦水和食物消耗殆尽便一起完蛋。这是人类改变不了的本性,因为人类是一个特定的物种,我们的理性是有限的。多国并存正就是这样的多人穿越沙漠。
        我们可以看到,北极本是一片净土,但现在各个相关国家都已跃跃欲试,准备在那里开采石油、开辟航道,因为他们谁都担心别人抢了先,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南极更是一片净土,这片净土受着南极公约的保护,但同样也有人在这里勘探石油,他们也是担心被别人抢了先。试想想,若是人类实现大统一,在同一个世界政权的通盘考虑下,这种争先恐后的破坏和掠夺式开采会那么严重吗?
 
        许多事关全人类的大问题的不断严重化,与各国独立算账很有关系。如不论资源问题还是环境问题,与人口的问题都密切相关,工业革命开始时,世界人口仅7亿,而今已达67亿,即加上了近10倍的消耗和污染,问题自然就严重很多。面对如此严重的人口问题,一些国家还在鼓励生育,因为他们的文化就是如此,或者他们在和其他国家比较时,认为自己的相对人口比例降低了,这是会影响国家实力的。另外,还有一些贫困国家连国民的节育措施都无钱实施,却无人帮助他们。那么,若是人类实现大统一,全球通盘运作,这样的情况就不会出现。
      
        包括战争问题、恐怖主义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等国家社会一直无法解决的一系列最头痛的问题,都可通过人类的大统一获得极大地缓解。关于此,在我的《拯救人类(精选本)》一书有较详细的阐述。
 
四、大统一的条件已经成熟
 
人类大统一在一百多年前都只能是“乌托帮”式的空想,但现在已经变得非常现实。
 
        首先,从硬件上看今天已经具备了大统一的条件。
 
        仅在百年前,中国腹地与美国腹地之间要开一个会,从通知到召开会议都需一年时间,这样的状况是无法统一治理的。而今,现代交通、通讯与传媒手段已经把世界缩小到了一个地球村。这就说明全球大统一的硬件条件已经具备,假如还说有什么不具备的条件那只是人为的阻碍因素,而人的因素是可以调整与改变的。
 
        第二,人们有全球协调行动的理性诉求。
 
        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后,因感巨大的人员死伤,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战争,政治家一致认为要建立一个协调世界各国的机制,于是分别成立了国际联盟和联合国。当然,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不论国际联盟还是联合国,都不能够真正起到协调各国的作用,但人们要求全球一致协商办事的诉求却是显然可见的。
 
        第三,全球化的趋势正在自发地形成。
 
        我们走在大街上,可以随时看到各国生产的汽车奔驰而过,走进商场,可以看到各国生产的商品琳琅满目,这是经济的全球化;打开电视机,可以看到韩国的偶像剧、美国的大片,这是文化的全球化。那么,什么是人类的大统一呢?实际上就是各个方面全面、深入的全球化,当达到政治与军事的全球化时,也就意味着人类实现了大统一。
 
        这样的大统一阻力十分大吗?其实并非如此。如果今天全球各国是独裁的君主制政体阻力自然非常大,因为君主制国家元首是终身任职,政权更迭是世袭的,国家领导人一旦失去政权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而今世界主要是民主国家,尤其大国更是如此,国家领导人少则任期一届,多则还可连任一两届。如果有一个充分的理由需要实现人类的大统一,想必多数国家的领导人都不会设置大的障碍。至于我们普通百姓更不会设置大的障碍。试想,要实现人类的大统一,我们会很难受吗?
 
五、历史趋势也表明大统一是时候了
 
        纵观人类历史,政治实体一直都在不断地扩大中,政治实体的扩大是紧随着那个时代交通与通讯条件所能达到的极限而扩张到极限的,也就是说交通、通讯这样的硬件条件能满足多大区域的统一治理,不久后就会有相同规模的国家这样的政治实体的出现。
 
        我国夏朝、商朝只是很小的区域,而今天的中国如此之大。今天引领世界的西方文明源于古典希腊文明,古典文明时期的希腊都是一些城邦小国,几千人、几万人,最大的城邦如雅典,斯巴达也不过二、三十万。
2000多年前希腊出了个亚历山大,亚历山大打败波斯后听说在印度的东面便是大海,他以为那是世界的尽头,因为根据当时他对世界的认识,以为世界只有欧洲、非洲和亚洲,于是便产生了统一整个世界的念头,为此一路作战,一直打到印度河的上游。他之所以停止征服,是打不下去了,因为受限于当时的交通与通讯条件,它的统治就像狗熊掰棒子,掰一个丢一个,他征服了很多地方,可是能有效控制的只是他身边很小的区域。
 
        历史上最大的军事扩张是蒙古人完成的,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征服了大半个欧亚大陆,但这种征服在中后期已无法进行,论军事进攻实力蒙古人是完全具备的,主要是因为在当时的交通、通讯条件下,如此大的区域已经无法决策与控制,只能分裂成多个汗国。
 
        占美国国土五分之一的阿拉斯加是俄国卖给美国的,卖价是720万美元,完全可以肯定。要是今天美国即使出价720亿美元,俄国也不会卖,可在140年前的交通、通讯条件下,从圣彼得堡到遥远的北美,既难以联系,更难以控制,如果不果断卖给美国,阿拉斯加就会独立,或者被他人抢占。
 
        由此可见,交通与通讯这样的硬件条件允许多大的统一治理就一定会产生这么大的政治实体。
 
        那么,今后全球性治理的硬件条件已经具备,这一条件满足已达百年,按理人类的大统一也就应该在前方不远了。
 
        几十年前要说欧洲统一会有谁相信呢?历史上欧洲从来都没有被统一过,然而,今天我们却看到了欧洲统一的希望。这一切是怎么得来的呢?二战以后出现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而近代历史上引领世界几百年的欧洲被夹在了东西两个大国之间,他们担心自己被边缘化,于是想到要联合起来做点事,由此最早成立了欧洲煤钢共同体。正是这最初不起眼的第一步,之后就有了欧洲共同体,并进而发展成了今天的欧洲联盟,明显可以展望,再往前走就是欧洲的统一。
 
        由此可见,人类大统一需要的仅仅只是人们的共识。试想,若能普遍认识到人类的大统一关系着人类灭绝的问题,这样的理由应比欧洲当时计划走到一起来的理由强大得多吧!如果人们普遍都能认识到这一点,全人类实现大统一还会很遥远吗?因此,实现大统一仅仅只是缺乏将一个严峻的道理传递出去。
其实仅仅只需大国领袖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就够了,因为大国领袖的意见会影响世界。因此,我在《拯救人类》一书中写的代前言就是“致26位人类领袖的公开信”,这26位人类领袖除联合国秘书长外,其他的就是实力最强大的前25个大国的领袖。
 
六、中国的机会与责任
 
人类大统一的实现方案可以有多种选择,但作为避免人类灭绝的无比正义的伟大事业,其方案首先必须具有正义性,如采用和平的方式而非战争的方式实现大统一就必须是基本的选择。除此之外,还应考虑其他的多种因素。关于此,我在自己的相关书籍中从学术的角度有全面的阐述。
 
        但无论怎样,历史上大的政治版图的改变都是大国力量主导的结果,就像今天世界政治版图的确定,就是二战后美、苏、英、中四个大国领袖确定的。人类大统一是自古以来最大的政治版图的改变,因此必然是大国才有可能推动,而且必须是多个最主要的大国的联合行动才有可能推动这一事业。
 
        那么,今天最能够左右世界格局的无疑是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美、中、俄、英、法五国,如果这五个国家采取联合行动,特别是如果还能与日、德、印等大国达成一致,世界上没有办不成的事。
 
        在五大国中尤其以美国实力最强,然而,美国只是一个日落之国,中国才是明日强国。大统一的推动需要一个过程,未来大国更能就大统一事业发挥作用,这正是中国的机会,更是中国对于全人类应承担的责任。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人类大统一是时候了 (2009-05-27)
《拯救人类》的结束语(2009-05-19)
第三次致人类领袖的公开信(2013-05-16)
霍金提出了三个和我一样的观点(2017-03-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