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第一节 再认识外在威胁
之前两章阐述了人类有可能遇到的外在威胁,以及已普遍认识到的自我威胁,本章将对人类受到的这些威胁进行总结,以便真正认清危害人类整体生存的最重要的因素,并寻求解决的办法。
        外在威胁是一种客观存在,与人类的本性无关,与社会制度也无关,无论我们愿不愿意,也不论我们以怎样的态度面对,都不可避免地要承受这一切。但是,人类的自我威胁则完全不同,它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人类的本性,同时也决定于与人性有关的人类社会的社会制度,及人类已经经历过的历史等多个方面。正因为如此,当我们总结人类所受到的威胁时,也就不能不首先认识我们人类自己的本性以及主要的社会制度,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深刻地认识有可能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各种因素。
 
第一节  再认识外在威胁
 
        通过之前的分析,我们不妨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来看外在威胁问题,甚至可以跳出外在威胁本身,来关注人类未来的道路,由此获得对我们的未来选择有益的结论。

        一、接受极其偶然的事件
        我们知道,像疾病这样的外在威胁几乎是任何人都无法躲避的,人类个体的死亡更是必然会降临在每个人的身上,面对这样的威胁,最终只能坦然接受。但是,个体的死亡并不影响整体的生存,相反,如果只有生没有死,人类将不可能长久生存。因为无限增长的人类,早晚会因缺衣少食而灭绝。
        接受人类的个体死亡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道理,即使多数人都不情愿或者害怕死亡,但都会接受每个人在年老体衰后因病去世的现实。然而,只要是正常心态的人,却不可能接受人类整体灭绝的结局,我们作为人类的一员,理所当然地把人类的整体生存价值看得远远高于其他一切。
        通过之前的阐述已经明确,在各种外在威胁中,许多都涉及到人类的整体生存问题,如黑洞吞噬、微黑洞威胁、反物质星球威胁、恒星撞击、独立行星撞击、近距离的超新星爆发、宇宙终结、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大的小行星撞击、外星人入侵以及人类基因退化等等。任何一种外在威胁让我们赶上,无疑都是人类的末日,那么,人类是否真的会有那一天呢?
        可以肯定地确认早晚会降临到我们头顶、且根据今天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还无法应对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只有两项,一是宇宙的终结,另一是太阳演变为红巨星。
        根据现有宇宙学理论,宇宙总会有终结的一天,但由于宇宙的终结太遥远了,那是许多万亿年之后的事。同时,今天我们对宇宙的终结给人类带来的灭绝灾难根本无能为力,尽管许多未来学家对于应对宇宙的终结也想出了各种办法,但那些都只是停留在科学幻想的阶段,要实现那些幻想,还没有任何可靠的科学根据,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把问题留给未来比我们更具智慧的子孙们。
        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事实上也是足够遥远的,那是50亿年之后的事。虽然依靠我们今天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防范这样的威胁,甚至在可以展望的很长的未来,也不可能具备这样的防范能力,但我们却可以祈祷,50亿年后的人类应该具有相当高的智慧,通过未来漫长的发展与进化,人类势必已经具备足够的能力远离红巨星的太阳,在宇宙的其他安全之地建立自己新的家园。
        在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之前,事实上还有两种威胁是有可能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一是大的小行星撞击地球,另一是人类基因有可能出现退化。但对于这两种威胁人类却已经具备了防范的能力。一颗能够毁灭人类的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可能性,是在数亿年发生一次,那么,以我们今天的天文观测能力再进一步发展,便可以准确地预报这样的灾难,而我们的核技术、宇航技术以及导弹运载技术,只要稍作发展,便可以挡截或者通过其他办法化解这样的天体撞击。
        人类基因的退化发生的可能也很大。由于长期的繁衍,人类难免不会在有些重要器官上出现退化,从而导致无法继续生存下去。发生这样的灾难也许是在几百万年、几千万年后,也许是数亿年后,但早晚这天总会来临。然而,以今天我们掌握的基因工程技术完全可以作出再造人类基因的展望,如果真的出现退化的现象,通过改造人类基因,则可以做到使已经有数亿年生存历史的人类这一物种,重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由此可见,我们的未来是极其乐观的。
        但是,这里说在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之前,人类并没有不能够预防的危及其整体生存的外力,这一分析是在排除了诸如黑洞吞噬、恒星与独立行星撞击、微黑洞与反物质星球威胁以及外星人入侵之后的结论。之所以把这一系列威胁因素都加以排除,是因为这些因素要么是纯理论的推测,并没有得到确切的证实 ; 要么是即使现实存在,也是发生机会极其微小的事。这种机会之小,甚至超过了数万亿年一遇,对于在50亿年后便必须搬离地球的人类,是不应该考虑它的威胁的。
        然而,所谓数万亿年一遇只是一种概率分析的结论,不论其概率多么的小,总不能排除这一因素的存在,而且不论概率多么小,甚至数亿亿年才有一遇的事,也有可能刚好是明天或者明年就会发生,这是概率规律的特点。因此,尽管我们可以十分肯定地下一个结论,即那样的事几乎完全不可能,但却不能够说根本不可能,只要概率不为零,就不能排除数亿亿年一遇的事会十二分凑巧地发生在眼前。
        而对于上述所列举的一系列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利用今天的科学技术是根本不可能预防和躲避的,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很长时间内,我们也不可能具备防范这种威胁的能力。如果真的那么巧之又巧,人类只能接受这种极其偶然的事件。
        反过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防止那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外在威胁,大量地动用人力、物力、财力去刻意进行大规模的研究与投入,因为,这样的威胁只是从理论上存在的一种可能性极其微小的事,在太阳演变为红巨星之前,人类有许多的事需要去做,完全不必劳民伤财地去为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大动干戈。况且,即使动用大量的力量,也基本可以肯定,从根本上是预防不了那样的威胁的。因此,用极其坦然的态度去面对那种概率极其微小,而处置难度又极其巨大的事,是唯一合理的选择。

        二、确定合理的预警期
        由于一些对人类的生存与幸福有着重大威胁的外力是注定要降临我们头顶的,因此,我们便理应要考虑对这些外力威胁的防范问题。那么,在十分漫长的未来,由于出现这样的外力袭击事件只是在极其个别和特定的时间点上,如果为了防范那些数十万年,乃至数千万年甚至数十亿年才会出现一次的袭击,长期一贯地消耗我们的巨大资源,明显是不合理的。况且,要是长期总在准备一件遥遥无期的事,反而会导致人们思想的麻痹与大意,更不利于真正实施好对这些威胁的防范措施。
        由此,对于防范那些危及人类生存与幸福的重要外在力量,便应确定一个合理并且保险的预警期,以便在科学合理的时间段内,制定并实施一系列针对其威胁的切实有效的防范与应对措施。
        需要强调的是,预警期必须是合理且保险的。例如,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是一个明确无误的外在威胁,这一威胁是关系人类整体生存的,要应对这样的威胁,应留足的预警期可能要在10亿年左右。
        之所以确定如此长的时间,是根据今天我们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和拥有的一切能力并将其引申后作出的综合判断(也许经过许多年后,科学技术有了进一步发展,这种判断会有相应的调整)。理由是,根据人类今天掌握的科学技术知识,要避免这种威胁,我们只能作出搬离太阳系、迁徙到其他星球 ;或者建立巨大的太空人造生存空间 ;或者将地球推移到一个安全的新的恒星附近的设计。然而,要实施上述设计,利用今天的科学技术手段是根本做不到的,要完成这一设想,或者要想提出更加合理的方案,还需要进行更加深入的科学技术研究,这种科学技术研究需要未来无数的科学技术成果作为铺垫,其科学与技术的高深程度,远远超出了当今我们已经掌握的一切科学技术知识。因此,要完成这一任务,仅从科学技术的准备时间就要留足亿年以上。
        同时还应考虑,这是涉及人类整体的生存问题,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所以预警期理应留得尽可能的足够与充分一些。并且,太阳演变为红巨星虽然还有50亿年,事实上,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太阳已经变得不太稳定,它会经常出一些“毛病”,而太阳出一点小毛病地球生态就可能会出大毛病,因此,我们搬离太阳系的时间不能刚好选择在太阳演变为红巨星的那一时刻,而是要在这之前很久,即在太阳还处于稳定的燃烧期时就应该搬离太阳系了。而且,我们说50亿年后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实际上这一时间的确定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还必须留足有可能误判的时间,否则,人类整体就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但是,对于其他一些威胁预警期就应短得多。如应对小行星或者彗星撞击地球,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对此保持密切的观测,如果发现有小天体可能会撞击地球,只要留足几十年的预警期便可以解决问题。理由是,依今天我们所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完全可以通过几十年的准备,制定并有效地实施一整套化解这种威胁的方案,比如用宇宙飞船把核弹送上小天体,将小天体的运行轨道改变,也许就是一个很合理的方案。对于这种方案的实施,实际上只需要几十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
        关于应对基因的退化而留的预警期,应该确定在人类基因已经开始有明显退化迹象时。基因的退化不可能出现整个群体的同时突变,以整个人类作为考察对象,基因要是出现重大退化,一定首先是从个别人或者个别群体开始的。同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退化到马上就不能生存下去的地步,应该是一个缓慢的不断退化过程。这就给我们应对这样的威胁留下了可供准备的时间。
        目前我们已经较好地掌握了基因再造技术,再进一步发展,完全可以十分精确、自如地使用这一技术 ;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扩展性实施,不需要很长时间,便可以准确地了解人类所有基因的内部结构,以及所代表的遗传信息 ;加上今天已经掌握了的“克隆”技术、人工授精技术、基因冷冻与保存技术都还可继续发展。有了上述这一切作为基础,应对基因退化的预警期设定在人类基因出现明显退化迹象时应该是比较合理的。
        应对地磁的消失要留下的预警期可能需要得长一些,原因是对于地磁消失我们还不能十分准确地预测其具体时间。当然,地磁消失对人类带来的伤害肯定不如太阳演变为红巨星大,也没有小天体撞击地球和人类基因退化带来的危害那么大。而且地磁消失带来的危害不是直接的,也许实施相应的防范计划不一定动用那么多的投入,但预警期则应留得富余一些。
        确定合理且保险的预警期,是充分保证人类生存与幸福的必然要求,预警期留得过长或过短,都不利于人类生存与幸福价值的实现。

        三、反思深远原则
        第二章中确定了本书全部的研究依据的两个原则,即“最大价值原则”和“深远原则”,其中深远原则是指我们的研究视野力争做到空间尽可能广阔,时间尽可能长远。由此,我们确定了把空间定位在整个宇宙的范围,而时间则定位在从宇宙的开始到宇宙的终结这一跨越亿万年的时间段。
        根据之前的研究及所得出的结论,可以看到,在50亿年之内没有不可避免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而50亿年之内的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外力因素,即使利用现今已经掌握的科学技术手段稍加发展都可以防范。这就告诉我们,人类完全可以在数十亿年之内,本着平和与坦然的心态,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用在自己现实的切身利益上,因为,需要我们去做的事很多,如果把过多的精力花在那些还遥遥无期的外在威胁上,是一种纯粹杞人忧天、劳民伤财的事,反而会影响人类价值的实现。
        同时,这一结论的明确也特别提示了我们,在外在威胁方面,有足可以供人类长达数十亿年安稳平静生活的时间,这就间接地告诉我们,研究危及人类整体生存的主要注意力可以从外力因素转移出来,而应该把重点放在人类自身的威胁上。
        有上述一系列的结论,再来反思深远原则便会发现,将研究的时间与空间确定得如此之长远和广阔,既不是为了研究我们在未来的亿万年应该做什么,也不是为了研究我们应该深入到宇宙的最深处做什么,而是通过以亿万年的时间长度与整个宇宙的空间广度作为参照与镜子,排除我们不必刻意去做的诸多内容,而最终把关注点聚焦到了这样的一个现实层面上 :那就是在今天或者不远的将来,我们人类应该围绕我们生活的周围世界切切实实做一些什么?应该谨慎地应对哪些有可能出现的现实问题?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第一节 再认识外在威胁(2017-09-26)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