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人类一分子的责任(《最大的问题》的序)
(这是刘霆昭先生为我《最大的问题》一书写的序)
人类一分子的责任
 
刘霆昭
      《最大的问题》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学术杰作。为了它,胡家奇先生苦苦研究了28年。
这本书生动地介绍了人类生存发展的百科知识,精心地设计了构建和谐社会和和谐世界的理想架构。“关乎每个人的生存,关乎每个家的福祸,关乎每个 国的盛衰,关乎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它是中国学者关于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的可贵成果,很有可能成为一本有助于促进世界和平和发展事业,甚至改变人类历史 进程的书。
《最大的问题》一书的前身是由同心出版社出版的《拯救人类》,是《拯救人类》一书的精选本。
 
      《拯救人类》在北京与读者见面后,引起各界的特别兴趣和广泛关注,有褒扬的高度评价,也有中肯的尖锐批评。胡家奇先生本着严谨的治学态度,对来自各方的意 见进行认真的辨析、消化和梳理,在此基础上对《拯救人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存其精华,去其枝蔓,使内容更加科学准确,力求达到通俗易懂,从80万字 压缩至40万字,书名也更改为《最大的问题》。
 
      翻开《最大的问题》,如入百科迷宫。眼睛在字里行间移动,身体却好似在太空星月间遨游。眸光在页扉翻动中闪烁,心灵却好似在时空隧道中穿行。“霓为衣兮风 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诗仙李白描绘的仙境,竟然在阅读《最大的问题》有关宇宙的章节中感受到了。
 
      此书仿佛具有强大的磁场,忽儿把你吸入地壳深处,去经受炽热岩浆的烘烤;忽儿又把你抛向数十亿光年之外的星团,验证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地球初始化;忽儿 把你吸入当今社会细胞的内核,观察人类组织结构最本质的精髓;忽儿又把你送回盘古开天地、恐龙称霸的远古年代,去见证人类祖先诞生的奥秘……
 
      地心说、日心说、大陆漂移说,进化论、人口论、广义相对论,红移现象、多普勒效应、“宇宙界”大爆炸,黑洞、红矮星、米诺斯文明,代际正义、红巨星灾难、 史瓦西半径,微黑洞威胁、黄道面、太阳风,地外生命、宇宙寻呼、UFO谜团,全球变暖危害、酸雨、旅鸽灭绝,人口爆炸、七国集团、转基因生物毒素,互联 网、黑客、曼哈顿工程,技术钥匙、国家社会、“三增”规律,国际法、全球化、全新非竞争社会,单一国、复合国、联邦国……
 
      太多太多的知识点、关键词,沿着人类生存命运这条主线,纷至沓来,尽集纸面,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水乳交融,内容涉及天文、地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 环境,哲学、伦理、历史、政治、经济、社会、宗教各领域。不啻为一部中式风格的普及版、浓缩型的百科全书。以仅差一分满分的物理高考成绩跨入大学门槛的胡 家奇,真称得上是编织知识珍珠项链的高手。他用缜密的理性思维的金线,把一颗颗知识含量很高的“珍珠”,编织成一串串璀璨夺目、环环相扣的百科知识的“项 链”。他能够将许多高深的科学理论和奥涩的知识难点,用通俗易懂,生动、幽默,富有人情味和感染力的语言,娓娓道来,不仅能引人读下去,而且能让人看明 白。
 
      自幼信奉并实践“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古训的我,生性好奇,多发天问,加之记者的职业优势,自识阅历丰富,见多识广,但当我一头扎进这本厚厚的书稿之后, 竟然发现,自己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生经历中的点点记忆、丝丝往事,特别是那些难以忘怀的见闻、引发奇想的疑团、心惊肉跳的感触……好似片片树叶,几乎都能够 在这里找到得以依托的枝干和根基;好似滴滴水珠,几乎都可以汇入这条记述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文字洪流。
 
      从孩提时代仰望星空寻找牛郎织女星,到岁岁中秋举杯邀月敬嫦娥;从罗马角斗场深浸着的殷殷血迹,到西非奴隶屋留存着的冷冷铁索;从日寇在东北制造细菌武器 的试验地,到长崎、广岛上空升起的蘑菇云;从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头骨化石,到三星堆纵目人的青铜面具;从剑桥大学成立的反达尔文学说实验室,到格林威治展示 的哈勃望远镜拍到的宇宙大爆炸星云图……
 
      啊,渺小脆弱的人类,可悲可叹的人类!伟大智慧的人类,可作可为的人类!!
 
      如果说深深吸引我的,是那一串串百科知识的珍珠,而深深打动我的则是深浸字里行间的那以关注人类命运为己任的无比崇高和神圣的使命感。
 
      怀抱爱国忧民之心,通常就已经被看作是志向高远之人了。而本书作者的赤子之心,远远超过了对祖国对民族的爱,这是一种超越国界、族界的对全人类的大爱。这种大爱,远非忧国忧民之心所可及,他简直是忧人类,忧天地,忧环球,忧宇宙了!
 
      真是不可思议,作为一位中国北京的普通公民,一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一位普通的学者,一位普通的企业家,怎么会生出如此大爱,怎么会自觉地以拯救人类为己任呢?!
 
      每个人都会对生活、对社会、对世界、对未来有自己的看法,但并非每个人都有如此拳拳赤子心和神圣使命感。人类是由每一位个体的人组成的,只有经过每一个个体的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够承担并最终完成拯救人类的历史重任。
 
      无论对于出版人,还是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个人而言,哪里还有比拯救人类更伟大、更急迫、更有分量的课题呢?!
 
      真正使我感到震撼的,是此书关于人类所面临危险处境的严峻提示:歌舞升平掩盖不住危若累卵的人类生存危机,我们兴高采烈地从事着并为之津津乐道的也许恰是 饮鸩止渴式的自杀行为。这些石破天惊、触目惊心的警告并非杞人忧天,而是客观现实。面对有关人类生存命运的沉重话题,多大的官、多大的款都难免自惭渺小、 魄动心惊。正所谓“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这里的峰和谷,即乃斯书也。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这句振聋发聩的划时代名言,曾成为我们的指南灯塔,至今铭刻在心。至于无产阶级的定义,随着十月革 命夺取政权胜利使无产者成为执政者,以至前苏联及东欧集团的解体,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以至全民性脱贫致富的实践,有了新的解读。本着与时俱进的精 神,我们不妨将这句名言改作“我们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我们自己”。《最大的问题》用大量的不争事实、研究成果和科学推断告诉我们:如果不清醒理智 地正视人类的生存现状,如果不有效改善威胁人类的各种因素,如果不有效地采取自我保护甚至自我捍卫的革命性、全球性措施,切实善待人类,恐怕还没等到解放 全人类日子的到来,人类就已经灭绝了。不言而喻,拯救比解放更重要、更紧迫。
 
      中国加入WTO,迅猛推进了全球经济、文化的一体化,现代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的全球性覆盖,使世界大家庭的交流易如反掌。我们传统意义上所说的机遇和挑战恐怕有必要更换新的内容,即:抓住构建和谐世界、实现世界大同的机遇,迎接人类面临生存危机的挑战。
 
      吃辣子的刚烈性格,湘江儿女特有的革命潜质和历史使命感,胸怀世界、放眼宇宙的宏大气魄,博览群书、严谨治学的深厚功底,使胡家奇先生不仅以激昂的热情提 出了“拯救人类”的重大课题,而且通过对社会制度正义性、人类价值实现的评估,提出了大统一社会的理念,并对其基本架构及社会道理价值标准作了精心的设计 和科学的阐述。
 
      一个个体的人,却关注着整个人类,以全人类的命运为己任,为拯救人类的事业奔走、游说,为大统一社会的实现呐喊、呼号,他的这种执著怎能不使人感动?!这种警示,我等又岂能漠然置之?!
 
      诚然,任何一位作者,任何一部作品,都难免有其一定的局限性,也难以达到十全十美,但作为《最大的问题》一书的总策划,我郑重地向读者推荐此书,读了它, 您至少会眼界大开,心轩顿阔,会从只关注自我扩展到关注整个人类,会从只关注眼前扩展到关注上下数千年,您会突破原有的狭窄的生存时空半径,扩展至全中国 ——全世界——全宇宙。
 
      胡锦涛同志提出了构建和谐社会和和谐世界的理念,并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鼓励哲学社会科学界为党和人民事业发挥思想库作用,推动 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和优秀人才走向世界”,“增强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最大的问题》是在贯彻上述理念和精神方面进行的可贵 的探索和积极的努力。
 
      人类兴亡,人人有责,关于这一领域的研究和探讨,应当有中国学者的声音,这就是我倾力推介此书的初衷。
 
      举生存危机以警世,以拯救人类为圣责,决非杞人无事忧天倾。古人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为此,我们生活在当今的每位人类一分子,都应反躬自问:
    叹衰世,赞盛世,悠悠万世凭孰继?
    思先人,念后人,堂堂今人有何为?!
 
      《最大的问题》一书论证和展示的“大统一社会”可以说是当今人类的科学、美好的理想追求,是继承中国传统的“世界大同”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 论,立足当今世界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发展水平基础上,创造性提出的新的“大同”理念。我料想,如此大统一社会诞生之日,定是小小环球最美之时。
(本文作者为本书总策划,资深记者、著名出版人)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读《拯救人类》有感(引自2009年7月15日中流击水的博客)(2009-07-28)
胡家奇:拯救人类(引自《绿公司》2009年第一期上的三篇文(2009-05-27)
人类一分子的责任(《最大的问题》的序)(2009-05-27)
人类一分子的责任(《拯救人类》的序)(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