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胡家奇:拯救人类(引自《绿公司》2009年第一期上的三篇文
(第一篇)
胡家奇:拯救人类
      30年来他只有一个生命主题,那就是专注于研究人类命运。出版了80万字的专著,他希望影响人类的巨人进而改变世界。
 
      在47岁的胡家奇眼中,人类正面临有史以来一场最大的危机。
 
      别皱眉,这和金融危机无关。说胡家奇是个商人并不合适,1994年下海成立装修公司,3年后订单超过3亿元,但企业从来就不是他的命根子:“要不是为了支 持 ‘拯救人类’研究,我既不会从政,也不会经商。”准确地说,他是个“人类主义者”,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人类不再有后悔的机会”。
 
“人类需要一次根本性的觉醒!”
      30年来,胡家奇倾注大部分心血于人类命运的研究,出版了80万字的专著《拯救人类》。“科学技术非理性的发展‘必然’导致人类的灭绝。”他用“必然”表 明自己的坚定无比,原因有三:一、灭绝人类的手段正在不断涌现:今天的核武器足以炸毁地球好几遍,实验室里的转基因生物毒素的杀伤力更甚前者,纳米机器人 会永不停歇地复制而后吞噬人类……何况科技的发展还远未到顶峰;二、灭绝手段迟早会被变态者使用报复全人类;三、灭绝手段即使无意,也会因偶然使用而爆 发。“如果科技继续无限制地发展,人类灭绝不是千年、万年的事,而是就在前方不远!”
 
      自西方的工业革命始,地球登上了一列不知开往何方的疯狂列车。胡认为,民族国家之间无休止的竞争,让每个国家都“算小帐”,而不顾我们唯一地球家园的安 危。于是乎,科技无限扩张,世界加速失衡,你死我活的竞争,让今人的幸福感甚至远不如旧石器时代刚刚从山洞中走出的远古人类。
 
      “人类需要一次根本性的觉醒。”胡家奇说,人类历史上有三次伟大的思想革命—文艺复兴打碎了神权、启蒙运动打碎了君权、共产主义思潮动摇了私有制—如果说 它们解决的是人类整体幸福的问题,接下来该登场的第四次思想革命—还没起好名字,但它涉及人类整体幸福,更关乎人类生死存亡。
 
      胡不否认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他认为从此人类应当严格限制科技的发展——甚至是停止发展。依靠现有的科技发展水平,已足够地球上每一个人过上相对幸福 的日子。今天科学技术的使用率还不到30%,如果把已有的、安全的科学技术广泛地普及至全球,地球作为一个整体会比今天的发达国家更富有。
 
“不是我要拯救人类,是人类需要自我拯救!”
      人类需要第一次站在全人类命运的高度考虑问题。胡家奇抛出了他的解决方案——向“大统一”世界过渡。在大统一世界里,政权趋向统一,科技造福的是整个人 类,全球普遍高福利,带来一个“非竞争”(相对目前白热化竞争而言)和“均富”的社会,贫富差距大大缩小,人们的幸福感提高。数千年来为争夺财富、权力而 斗争、殊死搏杀的价值观,也将让位于平和、友好、俭朴、勤劳、宽容、仁慈、诚信和正直。当然,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是大统一世界保证了人类免于自我灭绝, 自然繁衍下去。
 
      曙光已经出现。胡认为,现代交通、通信、传媒手段已将世界缩小为一个“地球村”,大统一的硬件条件已经具备;联合国和欧盟更是反映了人类走向一体的自觉冲 动。“50年前恐怕没有一个人相信欧洲会统一,但被世界边缘化的危机感让欧盟愈来愈紧密,人类灭绝的危机感要比它强大得多吧。”
 
      “除了采取行动的意愿,人类拥有走向大统一的一切条件。”胡家奇对我说。
 
       当普通人每天为自己的生活轨迹喜怒哀乐时,“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的胡家奇不免被人看作异类。在饭桌上往往说了10分钟,别人就不耐烦了,要是直接亮出“大统一”的观点,甚至会被视为巫婆神汉。
 
      胡家奇并不是个狂人,否则你无法解释他经商的成功。在建磊(国际)集团公司,你找不到任何与“拯救人类”相关的痕迹,“企业就是企业,绝不搅合进我的研 究”。不过公司业绩与胡家奇拯救人类的研究,还是呈现出一条清晰而有趣的反比例曲线:埋头写书,业绩飞流直下,重出江湖,也会屡创新高。
 
      儿时在湖南乡下,胡家奇的梦想不过是接工厂父亲的班。1979年以物理差一分满分成绩考入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在图书馆接触到相对论后,本就偏爱物理的他一发不可收拾,钻研之苦被朋友戏称为“胡家奇综合症”。
 
      “不是我要拯救人类,是人类需要自我拯救!”胡家奇反复对我强调,人类的命运不是某个人能拯救的,要靠全人类来拯救,而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呐喊,改变长期主导世人的思维和行动。今年他准备了2.4万套图书、光碟,将寄给影响人类进程的政、商、文化界领袖。
 
      “能保证收到吗?”《绿公司》记者问。
 
      “不能保证,但是我要寄。我总做,这是我一生唯一的事业,一辈子不可能寄不到。”胡家奇说,脸上写满平静。
 
(第二篇)
胡家奇的“呐喊”:
 
1,内地已出版著作:《拯救人类》、《最大的问题》;
2,香港已出版著作:《论人类灭绝》、《拯救人类(精选本)》;
3,为香港《亚洲周刊》等杂志撰稿;
4、即将在美国出版《拯救人类(精选本)》与《人类的最大危机》英文版;
5,准备写一本小册子《基本道理》,借鉴美国独立战争时潘恩的《常识》,开启民智。
 
 
“呐喊”之外:
2009年以前:
      1、2007年1月,寄《致26位人类领袖的公开信》给联合国秘书长及世界主要25个大国首脑;(只有伊朗使馆回复,希望得到英文版原著)
 
      2、近年来,在吉利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首都师范大学演讲交流,“效果不如想象中好”;
 
      3、作协等社交活动中推广“拯救人类”思维,“往往引不起领导们的兴趣”。
 
 
2009年以后:
 
1,将4000套中文光碟和图书寄往华语世界的政治、经济、新闻、教育、文化艺术界领袖;
2,将20000套英文光碟和图书寄往全球政治、经济、新闻、教育、文化艺术界领袖;
3,组建自己的影视公司,拍摄6集专题片《拯救人类》,联系CNN等全球主要电视台免费播出;
4,有意发起类似“人类命运研究中心”的全球性非营利机构。
 
 
 
(第三篇)
“人类的整体生存高于一切!”
 
《绿公司》:为了避免人类毁灭而停止科技进步,这会被批评为因噎废食。
胡家奇:要保证人类长远的丰衣足食和幸福感,今天的世界运行方式是不允许的,即使现在采取行动限制科学技术都为时不早了。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啊!
《绿公司》:现在的科技水平已经满足人类需要了吗?一位母亲得了绝症,独生子就只能眼睁睁看她死去吗?
胡家奇:人类必须做出牺牲,人类的平均寿命增长到今天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绿公司》:不能再增长吗?
胡家奇:完全可以,但为了避免人类灭绝,我们只能做出很大牺牲。
《绿公司》:如果这个儿子是你?
胡家奇:非常伤心,但这是全人类的问题,我们一定要算大账,不能算小账。如果你认可我的第一个观点(科技必然导致人类灭绝),那没有别的选择,两害相权取其经,只能是这样。
《绿公司》:即使人类不“自杀”,我们又该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和外星人入侵?
胡家奇:如果我们接受自然的安排,人类的命运应该是数亿年的。根据今天的科学技术,只有50亿年后太阳变成红巨星把地球吞噬这一关我们无法闯 过。外星人入侵几乎不可能,因为按照我的逻辑,其他星际的高级生命也只有两种选择:因科技失速发展自我灭亡,限制科技发展而使星际旅行不可能。
《绿公司》:好了,假设人类世代繁衍下去。可科技不发展了,你的儿子、孙子、世世代代过着差不多的生活,人类会不会从心理上就自我毁灭了?
胡家奇:我就是要解决人类幸福的问题。今人的物质财富比先人丰富不知多少倍,为何还没幸福感?幸福感是在比较中产生的。在一个“非竞争”和“均富”的社会里,人们有更多时间可供休闲和娱乐。
《绿公司》:一个“非竞争”的大统一社会里,你的建磊集团会是什么样?
胡家奇:不是绝对不要竞争,企业之间不能没有竞争,是相对现在竞争已经白热化、你死我活而言。大统一世界里,社会文化会相对淡化竞争。至于企业竞争,一是国家层面不能鼓励竞争;二是对现有科技的使用而不是创新。
《绿公司》:你一直在强调政权的大统一,看来你的思路是政治决定经济。
胡家奇:错,今天谈这个问题正是因为政治上出了毛病了,上层建筑已经需要改变了。经济基础已经决定了可以实现大统一的社会,但政权的阻力是强大的。
《绿公司》:大统一世界,要等多长时间?
胡家奇:现在全球都还没有这种紧迫感,紧迫感仍在于每个国家不要被边缘化。如果人类这个问题认识不明白,千万年都实现不了;一旦人类真正有了这种紧迫感,百年之内就会,甚至二、三十年就可以启动。
《绿公司》:大统一怎么启动?谁来牵头?
胡家奇:这个不能说,说出来有道理都成没道理了。方案不能学者拿,政治家应该做出更大的贡献。
《绿公司》:你的研究和您的企业,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种正比例的关系?
胡家奇:不可能。管理一个企业是方方面面的事,而且现在是一个激烈竞争的社会,你用心做不一定做得好,况且不认真做呢。如果我投入一半的精力到企业上,今年应该是百亿以上的资产,甚至更多。
《绿公司》: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胡家奇: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拯救人类虽然是个理想目标,但它是个现实的威胁。如果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早就写具体方案了,得罪了人我还怎么继续研究?我的几个观点,别人能够接受哪个观点我就先讲哪个,能走一步是一步。
《绿公司》:你想过成为哥白尼、马克思、达尔文吗?
胡家奇:我要向这三个人学习,这三个人都是一生只研究一个题目,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我努力这么做,但我不想这么说。他们在世的时候认可的人少, 打击的人多,我也做好了受打击的心里准备。我还和朋友开玩笑说,死之前搞一个“人类统一奖”就好了,赚100个亿美元,每年几个亿美元,奖励那些为人类大 统一做出贡献的人。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胡家奇:“奇人”?“杞人”?(引自《南风窗》2009年第3期(2009-06-11)
胡家奇:拯救人类(引自《绿公司》2009年第一期上的三篇文(2009-05-27)
读《拯救人类》有感(引自2009年7月15日中流击水的博客)(2009-07-28)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