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有一种冷漠极为可怕(引自2008年4月19日我思我狂的博客)
有一种冷漠极为可怕
(引自2008年4月19日我思我狂的博客)
 
        当你第一个发现新大陆的时候,继而会有太多的人对你冷嘲热讽,这些人的无知就在于他们不知道发现新大陆是多么的辛难。人们的麻木就在于视而无视,即在于对眼前所发生的事表现出不重视、不关心的模样。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所指的麻木就是精神上的麻木。
      
        许多作家(包括学者在内)著作的时候可谓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他们揭露流弊,鞭笞陈腐,陈述自己的精辟见解,一部著作的完成需要花费甚大的功夫。可是当读者捧起作家的著作沉迷于字句间时,可曾想到这字里行间就流露着作者的全部精力以及心血。在许多读者的眼里,这些作家所描述的社会中的腐秽现象,不过耳耳,就这样读者便忽视了作家的心血,这和人们当初去蔑嘲第一个发现新大陆的人无异。作家在奋笔疾书,挥泪砭时弊时,言辞激愤,他们把心中的痛楚表于纸张,若不是他们在人性的旷野中驰骋,这个社会就会暴乱得不堪设想,他们是真正发现了人之劣根性的人,因为他们就是抨击人之劣根性的发起者,许多著作者的光荣就在这里。
 
        有一位叫做胡家奇的作者写了一部《拯救人类之人类的灭绝》一书,其影响十分深远。他作为一位中国北京的普通公民,一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一位普通的学者,一位普通的企业家,会有如此大爱,自觉地以拯救人类为己任。这部巨著耗费了作者近28年的时间,倾尽了作者人生的心血。在我看到这本书之前,我何尝不是和他一样为拯救人性而努力奋斗,就是现在我依然为拯救人性而执笔耕耘。
 
        胡家奇在其文章《科学理论必然突破》中指出:“人们对不断涌现出的科学技术成果变得越来越麻木。……19世纪初当照相技术发明时,照一张相要在阳光下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即使这样,新奇的人们还愿意试一试。X射线刚发现时,人们奇怪万分,很快成为街头巷尾的议论话题,谁都想通过X射线看一看自己的身体内部结构,包括王公贵族也是如此。当电灯还处在试验阶段时,就已经把那些记者惊得目瞪口呆。然而,今天我们却看到,几乎任何一个创造发明或者任何一个新的科学发现却再难以引起人们的惊奇与轰动……”最后作者得出结论:发现麻木必然导致危机麻木,当人们对一切科学技术成果都毫不思考地理所当然地接受之时,也必然会对科学技术成果的负面作用表现出麻木不仁。然而灾难总源于麻木,在滔天巨浪到来之前,海面常常非常平静,但暗流却在海底涌动,当全社会都已麻木不仁之时,一场毁灭性的灾难说不定就在前面不远。
 
        现代的许多进步科技都有负面作用,若人类对其负面作用不加以防范,那么科技便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危机。也就是说,科技代表不了科学,对于科技,人类只有科学地去使用它才不会使人类受其痛毁。人类从“发现麻木”转化为“危机麻木”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但这却是使人类走向自我毁灭的一种捷径。胡家奇以智慧的利眸洞察到这一点,真乃人类之万幸哉!
 
        人们可以对新发现麻木但绝不能“危机麻木”。科技虽然是第一生产力,但科技也是毁灭人类的第一武器。哪一种冷漠最可怕呢?对科技负面作用的冷漠,还是对自然灾害的冷漠?说白了,冷漠的最可怕之处就是没有人关乎人们的以及人类的存亡。
 
        人们总是在进行危险工作时强调“安全第一”,但还是免不了马虎大意,疏于防范而筹成事故,造成人员伤亡。“灾难总源于麻木”,这个世界几乎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都有事故发生,其中有不少事故就源于人们的麻痹大意。
 
        人们对于诸多的科技负面作用并没有厉加防范,由于侥幸心理的作崇使人不再做好绸缪的工作。原子弹在广岛、长琦肆虐地爆发让人类知道什么是怕,环境的污染又狠狠地煽了人类一记耳光,让人类知道什么是痛。难道人类只有亲眼目睹科技的负面作用给人类带来灾难性的危害,才对此厉加防范吗?难道只有让人类领略到怕和痛的时候才会对一些灾难性的危机绸缪吗?如果是这样,人类的自我灭绝就是必然的了。如果说人类最终会被科技所毁,倒不如说人类是被自己所毁,发明科技的是人,操纵科技的也是人,就因为人类的不理智才导致人类被科技所蹂躏。人类若不在自身的劣根性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那么对于人类的拯救都将必是枉然,最终又会被自身的劣根性所毁,所以人之劣根性的突破必须赶在科技突破的前面。目前,能使全人类走向灭绝的手段已有多种,“随着科学的循环突破,科技成果越积越多,也就意味着毁灭手段以及掌握毁灭手段的人都会越来越多”,鬼才知道在几百年之内人们不会研制出成百上千种促使人类走向灭绝的武器呢?这样一来便很容易造成此类武器的流失猖獗。不要认为这几百年之内,人之劣根性的突破已取得很大的进步,这可以降低人类灭绝的风险,但毁灭手段的种类越多以及掌握毁灭手段的人越多都不能使人类灭绝的风险降低,因此人类除了在克制自身劣根性取得突破之外,必须对毁灭手段的研究进行限制或对此制定更严格相应的措施和制度。
 
        现在,人类正站在自我灭绝的边缘,说得郑重些就是:人类正在自我灭绝的行程上,这是根据灭绝手段的不断增多而言的。
 
        不过,我要提醒的是:没有国家政府的干涉或制裁,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就可以毁灭全世界,甚至这个人可以在不经然间使人类走向灭绝。关乎全人类存亡的事不只是国家的事,也是全人类的事,毕竟国家政府不是全能的机构。
 
        国与国之间的敌视冷漠在一定程度上是人类走向自我灭绝的催化剂,因此国与国之间必须保持互援、互助、互谅的美德,这是时代的必然要求,是人类共同图生的必然要求。因为现在,暗流已在海底涌动,“滔天巨浪”的到来只是一个时间和机会的问题。当科技再有划时代突破的时候,国与国之间的敌视冷漠依在,这就更加会加剧人类走向自我灭绝,虽然国与国之间可以凭借武力优势制衡以防止战争的爆发,可是我们别忘了国与国之间敌视并不只是意味着两国政府与政府间的敌视,而同时也意味着两国人民与人民间的敌视,就算国家政府不首先使用具有毁灭性手段的武器,但也不能保证一国之内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不使用该武器。我在这里列举胡家奇所引用过的例子:“据报道,美国利用转基因技术,将一种病毒的DNA分离出来,与另外一种DNA进行结合,拼结成一种剧毒的“热毒素”生物战剂,且私下有人透露,这种生物战剂只需20克,就可以导致全球60亿人全部感染死亡。”作者还指出“从当今情况看,基因技术的发明初衷也是用于造福人类,并且许多生物学家都能够掌握这一技术,然而,把这一技术用于杀戮工具竟然是那么容易,而且毁灭性极强,一个生物学家在自己的实验室不需要多少设备与原料便可轻而易举地获得基因生物毒素”,“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这种掌握在普通人手中的毁灭手段也必将越来越多……” “基因生物毒素”仅需20克就足以导致全球人类的灭绝,这绝不是痴人说梦话,人类的灭绝就在一瞬间!
 
        人类对于危机一定要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不管危机大小,只要关乎每个人的存亡,关乎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就绝对不要危机麻木。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有一种冷漠极为可怕(引自2008年4月19日我思我狂的博客)(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