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家奇,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
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我就决定了,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因为,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我们将会万劫不复,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我要努力研究它,要一直呼吁,直至终生。
关于科学、幸福、思想者与人类的前途
关于科学、幸福、思想者与人类的前途
(引自冯学荣2009年3月23日的博客)
冯学荣

        《最大的问题》堪称是一本惊世骇俗的书,作者是胡家奇,这本书主要的内容是指出人类的科学技术如果继续放任发展下去,则终有一日会出现一次性毁灭人类的终极武器,而一旦这样的武器落到亡命之徒手中,则人类就会走向灭绝,故,作者呼吁全世界组成联合政府,中止科学研究,以拯救人类于水火。
 
        大家可以参观他的网站:www.hujiaqi.com
      
        本文就该书一些要点进行点评,希望能抛砖引玉。
 
        古人幸福还是今人幸福?
 
        胡先生呼吁中止科技发展的其中一个论据是:现代人在科技的帮助下,享受着人类前所未有的物质生活,然而,就人生的终极价值---幸福---而言,现代人的幸福感连洞穴里的原始人都不如。
 
        尽管我非常欣赏胡先生,但这个论点我实在不敢下决心表以同意。在古时,儿童的夭折率非常高、产妇死亡率也很高、医疗水平很低,人类为了争夺财产和配偶必然频频互相凶杀,还要面临野兽的侵害、洪水、严寒、食物短缺……这样的人生……如果硬要说古人有多幸福,恐怕大大地值得怀疑。
 
        到底是古人幸福还是现代人幸福?出于严谨,我认为这恐怕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古人是否幸福?有多么幸福?这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而人死无对证,又无科学称量之法,实在无法比较。
 
        为了解端倪,我们恐怕只能从古籍的记载里寻得少许蛛丝马迹,借以管中窥豹。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在浩瀚的古籍中,与李后主“笑向檀郎唾”那样的淫乐相比,恐怕更满目可寻的,则是“石壕吏”、“捕蛇者说”、“卖炭翁”里那些嗷嗷众生的悲苦,触目惊心。
 
        我时常回想起柏杨笔下、转载自古籍的那个“父母死于战乱、孤匍城郊、嚎啕大哭、饥极觅粪而食、不日而亡”的可怜孤儿。身为人父的我,每每不敢去想象那个凄惨的景象:喧嚣的黄土、衣不蔽体的婴孩、苦丧的小脸……饿极食粪……不过时日, 死不瞑目……
 
        我深深认同“人逢乱世命不如刍狗”。
 
        因此,请允许我对胡先生的论点作出少许修正:“古人并不幸福。但虽然现代科技已经解决了现代人很多的痛苦,然而由于人欲难填,现代人也不幸福”,这样来论断恐怕更符合实际一些吧。
 
        中止科学研究?矫枉过正
 
        胡先生认为人类制造武器的技术能力已经上了加速发展的轨道,故如不尽快中止科学研究,则人类迟早能发明出一次性毁灭全人类的武器,而一旦这样的武器落入亡命之徒手中,则人类岌岌可危矣。
 
        不可否认,胡先生的担心是必要的。这是有可能的,甚至在不久的未来。
 
        尽管如此,要以这样的理由来中止一切科学研究,那也未免太武断了,我觉得应该区别对待,应该将人类的科学研究分成“有益”和“有害”两类,对于有益的科学研究,如攻克癌症、艾滋病,更高产农作物等研究,应该继续进行;而对于有害的研究,如核能研究、生化武器等研究,则应该尽快中止,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等,说明人类已经着手在从事这项工作,但,胡先生的顾虑仍然是有现实意义的:目前的世界仍是一个以国家为单位的竞争社会,这些条约不可能得到彻底执行,除非出现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
 
        但是,不知胡先生有否想到:就算有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极少数极端分子如果要灭绝人类的话,他们仍然可以躲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从事灭绝型武器的研究与开发。
 
        人活在世上,总是有风险的---正如我们每次出门都要面临头顶掉砖砸脑而死的风险-----风险总是不能避免的。
 
        世界政府仍遥不可及
 
        然而,很不幸的是,人类是一种非常自私的动物,现在讨论世界政府,确实为时过早,关键在于人类文明目前进化的水平还远远达不到建立一个统一世界政府的时候。
 
        生物学家观察过蚂蚁族群的生活,发现他们在团结、协作方面的能力是人类所远远不达的。想来,与蚂蚁相比,人类其实是一种蛮愚蠢的动物,明明知道世界政府这种东西对全人类是利远大于弊的好东西,但由于各国家、各民族的私利,而偏偏不会去考虑它--- 这就是现实。
 
        回顾历史,两个以上国家或地区统一起来的理由不外有二:
 
        1)同一个民族从分裂的状态走向统一,如中国历史上多次统一、俾斯麦领导的德国统一、欧盟的统一……这种统一,需要群体之间强烈的相互认同,没有这种认同,则是空中楼阁,无从起建。
 
        2)外族征服,如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统一”、旧日本对朝鲜、台湾的“统一”……这与现代人类的价值观念相悖,已经不可再用。
 
        余以为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在现时还不具有现实的可能性,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目前各国、各民族由于肤色、语言、种族、文化、价值观等诸多方面缺乏足够的相互认同,在这样的基础上,是不可能建立起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的。
 
        尽管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可以更有利于共同防御人类的灭绝,但人类偏偏就是一种不见棺材不掉眼泪的侥幸动物,再加上世界上大部分民众的愚笨以及部分既得利益者的阻挠,所谓建立统一的世界政府,谈何容易!
 
        思想家是干什么用的
 
        胡先生也看到了当中困难的巨大,于是他在书的最后“呼唤巨人”,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有利于人类千秋万代的生存与发展,然而这样的丰功伟业,需要“巨人”、需要伟大的思想家和政治家的出现。
 
        我同意胡先生的看法,但我进而认为:人类不但要呼唤一个巨人,而更是需要一大批的巨人…….甚至,这还远远不够,一个世界政府,必然要建立在大多数具有相当智力素质、道德素质、理性精神的世界公民的基础之上,而这样的“群众基础”,更是比一批两批的巨人,更为重要。
 
        而这样的“群众基础”,现在肯定是不存在的。
 
        西哲曾云:“所谓人民,只是一头巨兽”。
 
        而思想家的用处就在于这里:思想家虽然不事劳作、不产物质,但他们的工作,使人类不仅仅满足于物质的丰裕,而更加奋力于社会的进步:从丛林走向法治、从专制走向民主、从野蛮走向理性……人类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少不了思想家对普罗大众的启蒙、少不了思想家对决策者的启发和推动……这就是思想家的作用,它看不见、摸不着,但确确实实地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胡先生的探索,显然是有积极意义的。希望人世间多出一些这样的思想者,不断地启蒙“人民”这头巨兽。也只有这样,人类才可以得救。
 
        而为今之计,我们只能祈求上帝保佑人类------这群自以为是的兽。

页面功能: [ 字体: ][ 打印 ][ 点击:][ 关闭 ]


相关文章article
关于科学、幸福、思想者与人类的前途(2009-05-27)
 


首页 | 通信与交流 | 新闻与评论 | 我的书 | 我的文章 | 我的博客 | 关于我 | 视频